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一直在观察有没有人追来,所以也没有听清欧阳灵儿说什么,看她咬嘴唇还以为是在张嘴,直接把手里剥好的鹌鹑塞进了欧阳灵儿的嘴里。

    欧阳灵儿被夏叶突如其来的亲昵羞红了脸,低着头吃了起来。

    味道好像不错,夏叶闻了闻手上的卤味,然后本来想自己剥的,结果欧阳灵儿给她剥了一个,夏叶接过来塞进了嘴里。

    卤汁很入味,不愧是要呈递皇妃吃的,夏叶好吃的点了点头:“好吃。”

    然后偷鹌鹑蛋得逞的两个人开始坐在小树林剥鹌鹑蛋吃,因为夏叶偷的比较多,两个人可是吃了好一会呢。

    吃到一半的时候,夏叶就看到那个胖的追了出来,身上围着围裙,手里拿着铲刀,然后四处看了看,朝另一边追去。

    “看起来好凶的样子。”夏叶后怕道,真不敢想象如果被她抓到的后果会怎么样。

    “谁让你偷了这么多出来。”欧阳灵儿指着一地的鹌鹑皮说道。

    “我想着好不容易偷一次,偷少了也是偷,还不如多偷点。”夏叶一副很不吃亏的样子道:“我可是抓了半盘子呢。”

    欧阳灵儿哈哈笑道:“你这性子随我!”

    这是什么话?夏叶翻了翻白眼,这丫头简直比她还没有女孩子的样子,夏叶无语的看了眼欧阳灵儿,然后用手帮她把嘴边上的卤汁擦了擦。

    “天色不早了我要回去了。”出来大半天了,夏叶觉得她该是时候回去了。

    “好,我让送你回去。”欧阳灵儿把鞭子还给夏叶,然后带她出了小树林。

    “旺财,去找辆轿辇来护送李公子回驿馆。”欧阳灵儿吩咐今天去驿馆叫她的小太监道。

    “每次都这么大张旗鼓的回去真的好吗?”夏叶翻了翻白眼道。

    “我的朋友,就要大张旗鼓的。”欧阳灵儿拽拽道。

    “好吧好吧,真是拿你这个小丫头没办法。”夏叶像看小妹妹一样宠溺道。

    欧阳灵儿甜甜一笑:“回去不要忘了我教你的鞭子哦。”

    夏叶立正站好:“遵命,灵儿公主!”

    坐上轿辇回到驿馆后,天色已经差不多夕阳西下了,刚进驿馆就看到太医在收草药,夏叶凑过去往太医手里塞了两个东西。

    太医狐疑的抬手看了看手里的东西:“鹌鹑蛋?”

    “从宫里带回来的,太医尝尝吧。”因为鹌鹑蛋偷拿多了,夏叶悄悄的塞进袖子里几个,准备带回来给臧明旭尝尝。

    推开臧明旭的房间,夏叶直接走过去给了他两颗鹌鹑蛋,然后又给了一旁的晋大夫两颗。

    “每人两颗鹌鹑蛋,安安全全回吐蕃。”夏叶自己想了个顺口溜道。

    “李兄哪里来的鹌鹑蛋?”臧明旭问道。

    “特意从宫里带出来给大家尝尝鲜。”虽然这种东西不是多珍贵,但是至少是夏叶的一片心意啊。

    因为在夷蛮,他们都是在吐蕃来的,他们就是她的亲人啊,所以有什么夏叶还是会想到他们的。

    “不会是那个灵儿公主给你的吧?”臧明旭剥了吃着问。

    “太子殿下猜喽。”夏叶哼哼着小曲道。

    “看李侯爷好像进了趟宫,心情变好了。”晋大夫说道。

    夏叶掐腰哈哈一笑:“因为我学会用鞭子了。”

    “这么厉害。”图撒将军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外面进来道。

    夏叶赶紧从袖子里又拿出两颗鹌鹑递给图撒将军,然后非常肯定的点点头道:“是的!”

    图撒将军一脸奇怪的看着手里的鹌鹑蛋,然后看着夏叶说:“那李侯爷给我们露两手瞧瞧。”

    “我怕打到你们。”夏叶看着屋子里就这么一点的空间,有点担心道。

    “那还是算了。”臧明旭直接拒绝道,他可不想被殃及道。

    夏叶哈哈一笑,然后吃过晚饭便回自己的房间耍起了鞭子,直到浑身出了汗才去睡。

    第二天一早,夏叶难得起那么早,一大早就开始在院子里耍起了鞭子。

    起来打扫院子的驿丞,停在一边不住的叫好。

    就连臧明旭都趴在窗边看了起来,晋大夫更是文绉绉的吟诗两句称赞:“迅如闪电,银蛇飞舞矣。”

    起床习武的图撒将军经过夏叶旁边时悠悠来了句:“拳脚猫的花把势,也拿来秀?”

    夏叶一听气的一鞭子朝图撒将军挥去,结果被图撒将军经过的躲了过去。

    “看招!”夏叶一鞭又一鞭的朝图撒挥去。

    虽然每一鞭看起来都没有章法,但是准确性还是蛮高的。

    “你是在让我跳绳吗?看来侯爷只是学了点皮毛而已。”图撒将军泼完冷水后回了房间。

    虽然挥了好几鞭都没有打中图撒将军,但是夏叶已经很满足了,毕竟她也是跟图撒将军过了几招的人。

    本来兴致还挺高的夏叶,被图撒将军一打击,瞬间没了兴趣,于是走到臧明旭窗上,冲臧明旭挑挑眉:“以后我也可以保护太子殿下了。”

    臧明旭呵呵一笑:“少废话,来陪我下棋。”

    这是什么表情,不相信她吗?夏叶撇撇嘴,收起鞭子后进到臧明旭的房间。

    “真是无聊,多亏了还有李兄陪着下棋。”臧明旭有一种苦中作乐的感觉道。

    夏叶走了个白棋,然后想起昨天的事八卦的问道:“昨天太子妃信中说了什么?”

    臧明旭哎呀一声:“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李兄就不要问了嘛。”

    “真是重色轻友。”夏叶翻了白眼,然后又问:“那太子殿下知不知道夷蛮太子的事情?”

    “什么事情?”臧明旭走了个黑棋子问。

    “就是夷蛮太子其实是前一任夷蛮君的孩子的事。”夏叶继续八卦道,这个不是他和太子妃之间的事了,总可以聊一下了吧。

    “知道啊。”臧明旭趁夏叶不注意,耍赖走了两个棋子。

    “说来听听。”夏叶好奇道。

    臧明旭没有回答夏叶的话,而是指着棋盘道:“这局我赢了。”

    夏叶毫不关心道:“太子殿下快说来听听。”

    “其实夷蛮君之所以立前一任夷蛮君的儿子为太子,是因为当时形式所迫,当时有前一任的夷蛮后和皇妃把持朝政做要挟,如果欧阳越不答应,她们就不把君位传给欧阳越。”

    原来是这样:“那为什么现在又把太子送到吐蕃做质子呢?按理来说这个夷蛮君才是傀儡才对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