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宫主叫你入宫练习鞭子也就罢了,夷蛮君叫你干吗?”臧明旭狐疑的问。

    “我也不知道。”夏叶摇摇头,继续小声道:“太子殿下还是先救我一下吧。”

    臧明旭看了夏叶一眼,然后对一旁等着的旺财道:“旺公公,本宫今天还与李侯爷有要事商议,还请旺公公回去禀告夷蛮君,改日再让李侯爷入宫吧。”

    旺财看了臧明旭一眼,恭敬道:“太子殿下,君王吩咐奴才今天必须要把李侯爷带进宫,太子殿下还是不要为难奴才了。”说完对门口的两位小太监道:“来,把李侯爷请回轿子。”

    擦,居然敢当着太子殿下的面对她动粗?夏叶紧张的看着臧明旭:“太子殿下,如果我今天日落之前回不来驿馆,太子殿下一定要让图撒将军去救我。”

    “李兄。”臧明旭也严肃起来,看着图撒:“图撒将军?”

    之间图撒将军淡淡的看着夏叶被带走,然后冷静道:“太子殿下放心,李侯爷不会有事的。”

    晋大夫也点点头:“下官也以为,李侯爷不会有事的。”

    “为什么你们这么肯定?”臧明旭好奇的问。

    “依下官看,夷蛮的公主对李侯爷似乎有男女之情的意思,所以纵然夷蛮君想对李侯爷不利,夷蛮的公主也不会答应。”晋大夫一副洞悉一切的表情道。

    是吗?臧明旭陷入了沉思……

    这下八成是她的方法没管用,居然强行带她进轿子这一点不就足以说明了,夏叶坐在轿子里忐忑不安。

    感觉轿子进宫后,夏叶撩开轿帘看了看,结果正好与灵儿公主的轿辇擦肩而过。

    但是只是一眼,夏叶不知道灵儿公主有没有看到她,本想着叫一下灵儿公主,说不定她会看在她替她偷鹌鹑蛋的份上帮帮她,结果她的轿子就转弯了。

    “李侯爷,这道路窄,还请李侯爷收回脑袋。”旺财跟在轿子一旁提醒道。

    两个轿子都能过开,哪里窄了?夏叶没好气的收回脖子,然后坐在轿子里,想着待会该怎么办。

    等轿子到了君殿,夏叶直接走了进去,看了眼坐在椅子上看书简的欧阳越:“下官参见夷蛮君。”

    欧阳越嗯了身,然后道:“李侯爷请坐。”

    咦?看情况安全,夏叶赶紧坐到椅子上:“不知道夷蛮君昨夜睡的可还安稳?”

    “孤昨晚睡的确实很安稳。”欧阳越说完放下竹简:“李侯爷的法子果然有效。”

    夏叶一听暗笑一声,这从电视剧里学来的法子能不管用吗,看来刚才是自己想多了。

    “夷蛮君睡的安稳就好。”夏叶淡定道。

    这下脑袋保住了,说不定待会还会有奖赏呢,夏叶美滋滋的想着。

    放下手里的竹简,欧阳越看了眼好像很开心的夏叶,然后问道:“李侯爷昨天一碗白水就让孤睡的很安心,不知道这白水里可有什么讲究,也好说给孤的那些太医。”

    那不过就是她倒了一杯再普通不过的白水,哪里有什么讲究,这唯一的讲究不过就是他丫的转了一百圈累的,谁累了不倒头就呼呼大睡。

    不过这个可不能说出来,夏叶想了想然后道:“治好夷蛮君夜不能寐的确实只是一碗白水,只不过这讲究确实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如果夷蛮君还想睡的踏实安稳的话,就继续按照下官的方法做就是了。”

    “恐怕是这法子,李侯爷也说不出来吧?”欧阳越突然不悦道。

    夏叶看着脸色突然不对的欧阳越,心里嘀咕起来,然后小心翼翼道:“下官不知道夷蛮君此话何意?”

    “你当真以为孤不知道,你在耍孤?”欧阳越一脸严肃道:“趴那么多圈,谁不累的直接倒床就睡?”

    “但是夷蛮君不能否认,下官此方法确实有效。”夏叶直言道。

    欧阳越看着夏叶,冷笑一下:“你是第一个敢耍孤的人。”

    夏叶赶紧从椅子上起来,跪在地上:“下官不敢。”

    “哥。”欧阳灵儿推门进来,就看到夏叶跪在地上,然后走过来先朝欧阳越行了行礼,然后问道:“哥这是做什么?”

    “你怎么来了?”欧阳越有些预感不好的问。

    欧阳灵儿撒娇的伸伸手指道:“哥,你看,皇嫂一直让我练习女红,我的十个手指都被扎破了。”

    夏叶也偷瞄了一眼,就看见欧阳灵儿的十个手指全部被包了起来。

    “皇妃让你学女红也是为你好,一个姑娘家整天这么不着调。”欧阳越无奈道。

    感觉他一个年纪轻轻的男人也是为了他这个妹妹操碎了心。

    “人家都手指都被扎成这样了,哥你还这么说。”欧阳灵儿偷偷撇了眼夏叶,然后撒娇道。

    欧阳越叹了口气,语气又放软道:“请太医看了吗?”

    “看了。”欧阳灵儿可怜巴巴道,然后又问:“哥今天找李公子什么事?”

    欧阳越就知道欧阳灵儿来是为了这件事,于是看了眼跪在地上的夏叶:“孤找李侯爷有点事商议。”

    什么鬼事情,商议还让我跪着,夏叶气哼哼的想着,但依旧一副就是这样的点点头。

    “那现在哥和李公子的事情商量完了吗?”欧阳灵儿一直看着跪着的夏叶,有点心疼的问。

    “完了。”欧阳越极不情愿的说,其实他是想对夏叶略使惩罚的,不过现在看来是不行了。

    “那我就借李公子一会了。”欧阳灵儿直接道。

    “上次好像孤从你那里借来李侯爷,你还不情愿的吧,然后还把李侯爷给带走了。”欧阳越记仇的想起了上次的事情。

    欧阳灵儿假装失忆的问:“有吗?我怎么会这么做呢,哥一定是记错了吧。”说完,直接耍赖的拉起夏叶,然后就要走。

    夏叶瞄了眼欧阳越然后道:“下官告退。”

    欧阳越看着被欧阳灵儿拉走的夏叶,眼神里闪过一丝复杂之色。

    “我哥跟你说什么了?”欧阳灵儿出了君殿后拉着夏叶问。

    “没什么。”夏叶摇摇头:“多谢灵儿公主了。”

    “我就是听旺财说我哥叫你进宫了,所以跟过来看看。”欧阳灵儿咯咯笑道:“怎么样?我哥没欺负你吧?”

    “欺负我?”夏叶耸耸肩膀:“没有啊。”

    “好吧。”欧阳灵儿对夏叶傻笑一下:“你带鞭子了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