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老伯脸上这才有了好看,然后看着夏叶,一副不相信她会套中的样子。

    那个檀木雕的寿星太大了,圈圈根本不好套中,刚才有一个差点套中结果又弹了出去,让夏叶恼了一把。

    见夏叶几把不中,臧明旭开始慌了:“李兄,要不咱们换个其他的?”

    “今天我就要套那个。”夏叶还就真不信邪了,她今天非要套中不可。

    结果又丢了几个后,檀木寿星没套中,倒是误杀了旁边的一个小瓷鼬。

    这下高兴坏了臧明旭,赶紧去拿了那个小瓷鼬回来。

    夏叶抚平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她不能太冲动了,这样连续投结果只会更糟糕。

    因为寿星摆放的位置不仅远还大,而且不容易下套,所以夏叶对着位置研究了一会。

    如果她投出去的圈可以斜着套中就可以了,那样的话就可以死死的套住了。

    研究了一会,夏叶找好了一个位置,然后投出去,没中。

    但是夏叶这次并没有浮躁,反而悄悄移动了一下脚下,然后第二个圈投了出去。

    “中了!”臧明旭高兴的看着寿星脑袋上挂的那个圈圈:“李兄,你太厉害了。”

    周围在套圈的人也都一副羡慕的样子看着夏叶,夏叶随便又把手里的另外两个圈投了出去。

    分别投了瓷茶杯和手环,怎么找也要凑成一对嘛。

    “老伯,快把那个寿星搬来吧。”臧明旭欣喜道。

    老伯愣在那里没有动,好像要耍赖的样子,这个檀木寿星是这里面最贵的了,他们买的圈钱根本就不够买这个的,本来老伯是想耍赖,结果因为周围人的哄闹,他只好忍痛把檀木寿星搬给了夏叶。

    这做工还真是精致啊,夏叶仔细看了看檀木雕刻的寿星,看来自己的眼光没有错。

    夏叶刚想把这个寿星搬走,套圈老伯却阻止了夏叶:“你们还没给圈钱呢。”

    圈钱?夏叶看了眼臧明旭:“拿钱。”

    臧明旭愣了下:“李兄没有钱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夏叶懵了的问,她哪里会有钱?

    “可是我的钱都被图撒将军拿着呢。”臧明旭小声道。

    一听这个,旁边的老伯直接就怒了,赶紧把檀木寿星护在了身后:“你们什么意思?没钱还想空手套白狼吗?”

    真是天助我也,看来今天这个檀木寿星保住了,说不定还能敲诈他们一笔,老伯奸诈的想着。

    既然都没有钱,臧明旭看了眼夏叶,然后心虚的把手里其他的东西也放下:“既然我们没钱,这些东西我们不拿就是了。”说完便想要带着夏叶走。

    老伯直接拦住了上去:“怎么着?你们看我是老伯就想要欺负人吗?这世界上哪里有空手套圈的。”

    “东西还给你不就行了吗?你还想怎么样?”夏叶看着越聚越多的人,想要快速解决道。

    “怎么办?拿出套圈的钱,你们自然可以走。”老伯因为有理,所以很有气势道。

    周围的人也开始纷纷职责夏叶和臧明旭,说他们欺负老实人。

    这下可让臧明旭和夏叶羞红了脸,站在中间像个小丑一样被人熟络。

    “我们只是没有带钱而已,况且我们已经把套来的东西都还给你了,难道还不行吗?”还真是倚老卖老,夏叶生气道。

    “哎,你这个小伙子,明明是你白套了我的圈,现在怎么反倒还是你有理了?”老伯也生气道。

    “那好,我们拿出套圈的钱,这些套来的东西我们就都拿走。”夏叶也气急道。

    老伯知道夏叶他们拿不出套圈的钱,于是点点头:“好,那你们拿出套圈的钱来。”

    “我来替他付。”一个女孩的声音突然在人群中响起。

    夏叶朝声音看去,然后就看到欧阳灵儿正站在那里看着她。

    “多少钱。”欧阳灵儿走过来问那个老伯。

    老伯愣了一下,然后结巴道:“四十文钱。”

    欧阳灵儿从袖子里掏出四十文钱然后交给老伯:“给你。”

    “李公子,我们带那些东西走吧。”欧阳灵儿走过去看着那些套来的东西道。

    夏叶点点头,然后过去拿东西了。

    臧明旭冲傻眼的老伯做了个鬼脸,让你刚才不让我们走,现在后悔了吧。

    目测光那个檀木寿星可就得一锭银子呢。

    拿了东西后,他们几个人赶紧离开了,只留下那个对着四十文钱发呆的老伯,琢磨着待会该宰谁挣回来这个钱。

    看热闹的人也都一哄而散,一切又恢复了刚才的样子。

    “今天多谢灵儿公主了。”夏叶抱着檀木寿星感动道。

    “李侯爷还好意思说,居然不吭一声就离开了。”欧阳越冷冷的说。

    夏叶尴尬道:“实在是人太多了,被挤散了。”

    欧阳灵儿手里拿着那个很精致的瓷鼬道:“哥,你看李公子套的这个多漂亮。”

    宫里比这好的东西简直不知道多少,他这个妹妹恐怕对这个李公子有意思了。

    欧阳越看了眼夏叶,又对她身旁的臧明旭道:“太子殿下总算找到了,没事吧?”欧阳越淡淡的问。

    臧明旭同样淡淡道:“多谢夷蛮君关心,本宫没事。”

    “太子殿下。”

    图撒将军突然从人群钻出来,然后冲到了臧明旭前面跪下:“末将失职,还请太子殿下赎罪。”

    “你怎么又追来了?”臧明旭好像受到了惊吓一样看着图撒将军。

    “末将一直在找太子殿下,好在太子殿下安然无恙,末将还请太子殿下回驿馆,这里人鱼混杂,实在是太不安全了。”图撒担心道。

    “在汗中孤的脚下,图撒将军何必这么担心?”欧阳越奇怪的问。

    图撒没有看清旁边是谁,看到是欧阳越后赶紧行礼道:“见过夷蛮君。”

    “这夷蛮君脚下自然是不能有什么差池,是图撒将军过于担心了。”臧明旭也附和道。

    “是啊图撒将军,现在夷蛮君也在,图撒将军好像担心太过了,如果图撒将军真担心太子殿下那就在一旁静静的保护着吧。”夏叶提议道。

    图撒明白,现在如果再执意说什么的话也不合适,于是只好默默的退在一旁,并主动接过去了所有的套圈得来的东西。

    他们一行人走在西侧的街道,天空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许多的孔明灯,夏叶指着天空道:“你们快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