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黑衣人躲开后,欧阳灵儿扶着夏叶担心的问道:“李公子,你怎么样?”

    “小心…”夏叶皱了下眉头,突然用尽全力和欧阳灵儿翻了个身。

    “噗”一声剑插入肉的声音。

    夏叶清楚的看到从肚子上传过来的剑,这次她丫是真的玩完了,夏叶这么想着,然后整个人朝地上倒去。

    “李兄!”臧明旭看着突然倒下的夏叶冲了过去。

    “灵儿…”刚赶来的欧阳越和图撒将军正好看到了这一幕,然后朝剩下的几个黑衣人杀去。

    扑通扑通…

    睡着的夏叶,似乎正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然后和身旁的噪杂声,可是她却觉得眼皮像是困一样,怎么都睁不开。

    “太医,他怎么样了?”欧阳越单独叫太医出来问道。

    太医似乎有所难言之隐,跪在地上犹豫着。

    如果这个李侯爷死了,灵儿恐怕真的会接受不了,毕竟这个李侯爷还是为了救她。

    “太医快说,他到底怎么样了?”欧阳越沉着脸问。

    “回君王,李侯爷她…”太医也觉得不可思议道:“李侯爷她伤口虽然深,但是却幸运的没有伤到要害,只是…只是老臣发现,李侯爷脉象阴盛,此乃女子之脉象。”

    女子的脉象?欧阳越一脸茫然:“你是不是诊断错了?”

    “老臣愿以几十年的行医保证,李侯爷怕是女儿身。”其实不过脉象,刚才太医在替夏叶包扎伤口的时候就感觉不对劲了。

    她居然是女扮男装?欧阳越突然不知道是高兴还是难过,尤其是想到了灵儿。

    “好了,孤知道了,此事不要告诉任何人。”欧阳越淡淡道。

    “是,老臣明白。”太医说完便退了下去。

    云雾台,欧阳越进到房间里,看着一直在旁边伺候的欧阳灵儿:“还没有醒吗?”

    欧阳灵儿红着眼睛看了眼欧阳越:“哥,你说李公子会不会醒不过来。”

    “说什么傻瓜,太医都说了没事。”欧阳越看着躺在床上憔悴的人儿,眼神中突然多了一丝温柔。

    这个女子,她为什么要装的像男子一样?而且还舍命救灵儿,她的性格真的很豁达。

    “李公子都是为救我,所以才会这样的。”欧阳灵儿自责道。

    “别想那么多了。”欧阳越安慰了一下,然后出了云雾台。

    “君王,吐蕃的太子又来了。”旺财守在云雾台外面,见欧阳越出来后禀告道。

    “里面伤的是吐蕃侯爷,他们自然会来,让他们进去吧。”

    “是。”

    回到君殿后,欧阳越召见了国相。

    “国相大人,昨晚之事可调查清楚了?”欧阳越问道。

    国相点点头:“回君王,臣调查到那些刺客都是来自吐蕃,具体是谁人指派,臣还没有调查到。”

    欧阳越拍了下桌子,然后眯着眼睛看着外面:“他们吐蕃也太不把夷蛮放在眼里了,即便有什么恩怨,也不该在我夷蛮动手。”

    “那依君王的意思呢?”国相问。

    “那些人是吐蕃的人可有什么证据?”欧阳越问。

    “证据有,但是不足以说明什么。”国相大人似乎知道了欧阳越的心思,于是继续道:“君王可是打算把这件事情书信给吐蕃的皇上?”

    欧阳越看了眼国相:“依国相的意思呢?”

    “臣以为,此事证据不足,又加上夷蛮实在不易参与别国争斗之中,君王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好。”

    欧阳越没有说话,只是损我所思的看着外面,然后又对国相道:“去调查一下吐蕃李侯爷的底细。”

    国相不明白欧阳越的意思,但是点点头,去照办了。

    时间过的很快,一转眼夏叶就已经躺了五天了,她醒来的时候,外面正下着小雨。

    雨水打着窗外的梨花,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夏叶有些意识还是不太清楚的闭了闭眼,然后又睁开。

    然后感觉被子有点紧,转动眼睛看了下,发现欧阳灵儿正压着被角,睡的正香。

    夏叶没舍得打扰她,于是舔了下干涩的嘴唇,她好渴。

    “你醒了?”

    欧阳越进来后就看到夏叶在舔嘴唇,于是走到桌子旁边倒了杯水给夏叶。

    大概是睡了太久的原因,夏叶刚张嘴,嘴巴就干裂出了血,只好没再说话,看着欧阳越手里的杯子。

    “我喂你。”欧阳越看着夏叶干裂的嘴唇皱了下眉头。

    然后用勺子一点一点在喂夏叶喝水。听到声音的欧阳灵儿醒来,第一时间就是看夏叶,然后就看到正在喝水的夏叶。

    “李公子,你醒了。”欧阳灵儿欣喜的看着夏叶,然后结果欧阳越手里的茶杯:“哥,我来喂。”

    欧阳越把茶杯给了欧阳灵儿,然后坐到旁边的桌子旁。

    “李公子,你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欧阳灵儿红着眼睛问。

    夏叶摇摇头,然后哑着嗓子道:“我没事,就是肚子好痒好热。”

    “热,大概是纱布缠的多,痒,就说明李公子的伤口正在长肉呢。”欧阳灵儿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啊,夏叶点点头,喝了点水后又昏睡了过去。

    等夏叶再醒来的时候,房间里出了欧阳灵儿还有臧明旭和欧阳越两个人,正在下棋。

    “你们好兴致啊。”夏叶歪着头道。

    “李兄,你醒了。”臧明旭围过来看着夏叶。

    “嗯,我以为我不会醒了。”讲真,被刺中的一刻,看到剑穿破自己的肚子,真的以为自己活不成了,结果她还是醒了。

    臧明旭一听赶紧呸了两口:“李兄胡说什么。”

    夏叶闭上眼睛嘿嘿一笑:“太子殿下没事就好。”

    “李公子,你刚醒还是不要说这么多话了。”欧阳灵儿担心得了看着夏叶道。

    是啊,她感觉她现在好虚弱,然后乖乖的听话重新闭上眼睛睡觉,她只希望可以一觉醒来伤口就好了,可以下地了,这样醒着还不如睡着。

    接下来的几天夏叶除了养伤口就是和臧明旭他们聊天。

    欧阳越和臧明旭说,怕她无聊,所以每次下完朝后就会坐在云雾台下棋给夏叶解闷。

    臧明旭不愧是她一手调教出来的,下棋完虐欧阳越,欧阳灵儿除了照顾她六七十看他们下棋。

    就这样又大概修养了大半个月,夏叶终于可以下地了,太医说伤口恢复不错。

    “多谢夷蛮君和灵儿公主这些天的照顾,我感觉我已经好多了,今天就跟着太子殿下回驿馆了。”夏叶是在是住不惯生地方,尤其是还霸占了别人的床,害得灵儿公主每次都是打地铺或者睡桌子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