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李公子伤刚好,还是留在宫里等伤好全后再回驿馆吧。”欧阳灵儿挽留道。

    “多谢灵儿公主,我已经好多了,实在是再留在宫里不合适。”夏叶婉拒道。

    臧明旭开口道。“驿馆也有太医,还是让李侯爷回驿馆休息吧。”

    “那好吧。”欧阳灵儿转身到旁边拿了个东西,然后交给夏叶。

    “这是?”夏叶拿着手里的东西,有点发愣道。

    “这是我学会女红后绣的第一个荷包,虽然绣的不怎么好看,但是我想送给李公子,表达感激李公子的救命之恩。”欧阳灵儿真诚的看着夏叶说。

    这古代送荷包是不是寓意着什么?夏叶拿着荷包不知所错的看了眼臧明旭然后又看向欧阳越。

    “既然是灵儿一片心意,李侯爷还是收下吧。”欧阳越放下手里的茶杯,眼神犹疑的说。

    这…夏叶抿抿嘴:“那就多谢灵儿公主了。”

    回到驿馆后,夏叶就被保护起来一样扶回房间休息了。

    回想她来到夷蛮,不是受伤就是受伤,看来这趟真是不该来。

    “李兄,在想什么?”臧明旭进来看到夏叶发呆后问。

    夏叶回过头看了臧明旭一眼:“没想什么。”

    臧明旭坐到凳子上,然后看着夏叶手里的荷包:“看来这个灵儿公主八成真的是喜欢上李兄了。”

    “这个太子殿下可不要胡说。”夏叶突然紧张起来,她真怕灵儿公主喜欢上她,到时候要是知道她是女的该多伤心:“这个荷包灵儿公主只是想表达对我的感激罢了。”夏叶自我安慰道。

    然后又问:“前几天的事情,怎么样了?”

    “事情已经有了眉目,晋大夫已经写信回吐蕃了,相信父皇会做些什么了。”臧明旭冷哼一声:“两次他想置我于死地,我现在都好好的活着,等我回到吐蕃就再也不是任人欺负的了。”

    看来这个五王一定是被什么逼急了,夏叶突然看不透了,只好躺下继续休息了。

    过了两天,夏叶正休息就听见外面有声音传来,好像欧阳越的声音,夏叶起身走到床边看了看,发现院子里真是欧阳越。

    正在和臧明旭说话的欧阳越看到夏叶后直接进了夏叶的房间,臧明旭也赶紧跟了进去。

    “夷蛮君。”夏叶行了行礼。

    “李侯爷伤口刚愈合,不必多礼了。”然后吩咐身后的旺财:“这是大补的药材,还有些吃的,给李侯爷补补。”

    “这些东西,让下人送来就好了,哪还劳的夷蛮君亲自走一趟。”夏叶有点受宠若惊道。

    欧阳越却不以为意,反问道:“李侯爷可会武功?”

    夏叶摇摇头:“会点三脚猫,还称不上武功。”

    “你这守在太子殿下身旁的,不会点武功怎么保护太子殿下?”欧阳越说完,不容夏叶尴尬就直接道:“日后,我就教你几招防身的武功,到时候不仅可以自保还可以保护你们的太子殿下。”

    擦,她有师傅的好吗,而且还是很厉害的:“这个…恐怕不太妥吧?”夏叶干笑道。

    “这种事情怎么敢劳动夷蛮君亲自,本宫自会教他,只是李侯爷不是习武的材料,夷蛮君还是不要强求的好。”臧明旭总是能在夏叶尴尬的时候解围,让夏叶忍不住给他点了个赞。

    “不学习怎么知道不是。”欧阳越顺眼不再说什么,看了眼夏叶后径直离开了驿馆。

    “下官恭送夷蛮君。”夏叶不明所以的看着突然走的欧阳越,然后透过窗子目送欧阳越离开驿馆。

    “这个夷蛮君怎么那么奇怪,他这是想替灵儿公主调教一下未来的夫婿吗?”臧明旭也有些搞不懂的问。

    夏叶一怔,这个倒也不是没有可能连臧明旭都看出来的情况,欧阳越一定早就看出来了。

    她怎么敢觊觎公主,况且她丫还是女的,看来以后要个灵儿公主保持距离了,夏叶担心的想着。

    见夏叶发呆,臧明旭突然打趣道:“不知道为什么,听说灵儿公主喜欢李兄我居然心里还会有些小小的吃醋,你说我不会是性取向有问题了吧?”

    噗,夏叶呛了两下,然后扶着窗户道:“太子殿下就不要在这个时候开玩笑了,我要休息了。”

    “好吧,那李兄就休息吧。”臧明旭勾了下嘴角,眼神却是在掩饰什么。

    其实臧明旭走后,夏叶并没有去休息,而是吃起了欧阳越拿来的食物,据说大补。为了伤口好的快,那她多吃点好了。

    “李侯爷,君王有请侯爷入宫一趟。”旺财突然出现在驿馆道。

    养了好几天的夏叶刺客正在晒着太阳,听到旺财说的话夏叶先是一愣,后来又琢磨了一下,这个夷蛮君不会真的跟他上次来的时候说的那样,要教她拳脚功夫吧?

    这两天灵儿公主说完让她进宫去挥鞭子,为了避嫌,夏叶还特意找借口避开了。

    结果这个夷蛮君又找她,那她要是现在去岂不是伤了灵儿公主,不去的话…夏叶瞅了眼门外,好像今天就来了旺财一个太监。

    “那个…”夏叶试探性的问:“我感觉身体还没好利索,可以不去吗?”

    旺财点点头:“那奴才回去复命。”

    这么顺利?夏叶有点不相信的看着旺财,直到驿馆门口的马车彻底离开。

    又过了两天,旺财又来了,这次还是夷蛮君请她,这么些天了,她要是再以身体不舒服为理由不去,好像有点说不过去了。

    夏叶只好答应去了,顺便去看看灵儿公主,就这样夏叶又进了宫。

    虽然这次是夷蛮君叫的她,但是她还是第一个去见了灵儿公主。

    刚到云雾台,就看到正在挥鞭子的欧阳灵儿,夏叶走过去叫了声:“灵儿公主。”

    欧阳灵儿回头看了一眼,然后惊讶道:“李公子,你怎么来了?”

    “夷蛮君召我入宫。”夏叶去试试说:“顺便来看一下灵儿公主。”

    “才是顺便吗?”欧阳灵儿有点吃醋道:“怎么我派人去请李公子,李公子都没有来过。”

    这样真的好吗?夏叶汗颜道:“虽然是顺便,但是我第一个来看的可是灵儿公主。”

    “真的吗?”听夏叶这么一说,欧阳灵儿才开心点:“李公子伤彻底好了吗?”

    夏叶点点头:“托公主的福,已经好了。”然后从腰间拿出鞭子:“以后我也会像灵儿公主一样随身带着鞭子,虽然现在暂时还不能陪灵儿公主练鞭子。”

    欧阳灵儿嗔怪道:“李公子还是把伤养好,别落下了什么病根才是。”

    “是,多谢公主挂心了。”夏叶言语间尽量保持着距离道。

    “公主,皇妃派奴婢来请公主。”一个小宫女进来云雾台通报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