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夏叶比较喜欢下白子,所以用黑子会觉得很别扭,严重的强迫症犯了而已:“下官比较习惯用白子。”夏叶直言道。

    “那李侯爷和孤还真像,孤也是喜欢下白子。”欧阳越明显没有打算要给夏叶换棋子的意思。

    夏叶干笑了两声,然后拿过旁边的黑子,直接拿出一颗放在了棋盘上。

    你丫是一国之君,她权当大人不记小人过了,只不过待会下棋可就别怪她手下不留情了,夏叶腹黑的想着,脸上却一点也没有显现出来。

    欧阳越随后一个白子跟上,眼神却一直在观察这夏叶清秀的脸庞。

    这样一个精致的脸庞,他早该看出来破绽的,同时他也很好奇,为什么吐蕃太子却没有发现。

    “夷蛮君,该你了。”夏叶发现欧阳越愣神,提醒道。

    一场棋局夏叶,夏叶先是先发制人,后来再是完胜:“承让了。”赢了后,夏叶挑衅道。

    “李侯爷果然不愧是五子棋的创始人,棋艺果然精湛。”欧阳越输后赞赏道。

    “是夷蛮君承让了。”夏叶继续谦虚道,内心却还在计较刚才白子的事情。

    大约下几个时辰的棋子,欧阳越中间也算略赢了几局,夏叶扭了下酸痛的脖子,然后问道:“夷蛮君棋艺可有精进?”

    欧阳越看着棋局上的布局问道:“李侯爷是不是累了。”

    废话,下了这么长时间棋能不累?夏叶笑道:“如果夷蛮君还想继续下棋的话,下官也只好奉陪。”

    “算了。”欧阳越伸了下腰:“正好孤也乏了,还是出去教李侯爷拳脚功夫吧。”

    不要!夏叶刚想站起来,听到这里又死死的坐了下来:“那个…夷蛮君,我觉得咱们还是下会棋吧,现在天色还那么早。”

    “一口吃不成个胖子,孤今天就先学习到这里了。”欧阳越说完便出了君殿。

    夏叶皱巴了一下脸,然后跟了出去,这个夷蛮君也真是太霸道了吧?

    “还是去凉亭吧。”欧阳越说道。

    “是。”夏叶跟在后面不情愿的回答。

    “又回到这个地方,李侯爷可有什么感触?”走到凉亭,欧阳越突然转身看着夏叶问。

    “下官触感不是很灵敏,没有什么感触。”夏叶低着头,心里暗想,这个夷蛮君还真是够小心眼的,不就是上次在这里小小耍了他一下吗?其实也称不上是耍,当时不是他要她治那个夜不能寐的吗,这也是个法子不是?

    欧阳越淡淡瞄了一眼夏叶,然后走到石台旁倒了杯茶:“孤一开始还担心李侯爷会有什么心里负担,既然李侯爷没有什么感触,那咱们就开始吧。”

    “只要夷蛮君心里没什么,下官自然是没什么。”夏叶两步走上凉亭,然后晃了下脖子,拉了拉架子。

    好歹她也是跟着齐缥缈学过两招的,总不能让人小瞧了。

    看到夏叶一副准备好的样子,欧阳越笑了笑,然后坐到石凳上,看着夏叶:“先蹲马步,孤看看李侯爷的底盘稳不稳。”

    蹲马步?耍人呢?她以前为了练底盘可是没少蹲马路,这完全就是小事一桩乱啊,只不过上来就让她蹲马步,这也太不给面子了吧?

    不过最后夏叶还是撸了撸袖子,然后蹲起了马步:“夷蛮君看我这底盘可还稳?”

    欧阳越饮了杯茶,然后点点头:“倒没看出来,李侯爷底盘确实还挺稳,那孤就开始练李侯爷一些基本的防身招式吧。”

    “好嘞。”夏叶起来,然后活动了下脚腕:“不知道夷蛮君想教下官些什么?”

    “三擒三防。”欧阳越说完站到夏叶对面,然后双手背在身后:“孤先教你三防。”

    三擒三防?听名字还怪吓唬人的,夏叶点点头,也学欧阳越那样背手站直。

    “第一防。”欧阳越双手交叉抵挡,然后就是左右手臂用力,脚下一前一后的姿势。

    夏叶学着做出动作,然后欧阳越在旁边指点:“腰部挺直,防守的时候腰部一定要用力。”

    欧阳越在说的时候,手放在夏叶的腰部顺着弧度划了一下,吓的夏叶一个冷颤,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然后不自然点点头:“下官知道了。”

    感觉到夏叶的不自然,欧阳越嘴角轻勾了一下,然后把剩下的两防直接都教给了夏叶,让她逐一练习。

    学了一会,除了动作不规范让欧阳越指教了一会,夏叶很快便把这三防的招式记住了,然后把三防演练给欧阳越看了一遍。

    等夏叶演示完,欧阳越点点头:“那接下来就是三擒。”说完,欧阳越突然出手朝夏叶袭去。

    一时没反应过来的夏叶被打了个正着,然后吃痛的捂着肚子:“夷蛮君这是做什么?”

    欧阳越没想到夏叶会没有躲开,于是紧张的问道:“有没有事?”

    “没事才怪了。”夏叶捂着肚子,然后装作一脸痛苦的样子。

    “孤刚才就是在给李侯爷演示三擒,没想到李侯爷刚才学了三防,居然没有做出任何反抗。”其实刚才看夏叶没有躲开的时候,欧阳越就减弱了出手力度,本来一开始还挺担心的,结果看到夏叶如此浮夸的演技后,从一开始的担心变成了责怪。

    怪她喽?夏叶继续捂着肚子:“下官只是没想到夷蛮君会突然出手。”夏叶想,她现在受伤了,这个夷蛮君总不好再逼迫她学什么三擒三防了吧。

    “好,那孤接下来出手前会通知李侯爷。”

    夏叶没想到欧阳越居然还来,于是抬眼看着欧阳越:“可是…下官肚子痛。”

    欧阳越眼神冷漠的看着夏叶:“孤刚才只用了十分之一的力气,李侯爷还真是娇气,不如孤叫太医来给李侯爷看看,顺便开几服药服下,看肚子还会不会痛。”

    我靠!太粗鲁了吧?一听说要喝药,夏叶扭捏了几下,然后慢慢直起腰:“一听夷蛮君要叫太医,还别说,下官这个肚子好像没那么痛了。”

    “那就继续吧。”欧阳越说完,一拳又朝夏叶袭来。

    “嚯,还来!”夏叶赶紧拿出刚学的三防防守,难怪刚才这厮让她先学三防,原来是为了在她身上亲身演示三擒。

    几拳猛出,夏叶堪堪躲过,但是却也费力不少,还没等她松一口气,欧阳越又贴近过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