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下臧明旭喝了,夏叶才开始动口,然后喝了一口,就如同品尝到了人间美味一般:“真好喝。”

    接下来便是,夏叶一口臧明旭一口,两个人一同喝完了鸡汤,臧明旭看着夏叶傻笑道:“我还真是第一次见李兄这般推诿。”

    这不是实在不好意思吗?虽然她平时大大咧咧的,但是像这种吃人节食的事情,她还是感觉很窘迫的。

    “太子殿下待我推心置腹,李业一定投桃报李。”果然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刚喝完鸡汤,夏叶就急于表忠心道。

    臧明旭哈哈一笑,然后点点头:“好,那我以后可就要多仰仗李兄了。”臧明旭最喜欢看夏叶一副认真的样子,那感觉就像一个小孩在装大人一样,很逗很可爱。

    擦,他怎么会想到可爱这个词语?臧明旭突然在心里拍了一下自己,真是胡思乱想。

    “哎,对了,太子殿下,吐蕃那边有什么回信了吗?说什么时候让咱们回吐蕃了吗?”夏叶突然想起来,上次说让他们准备回吐蕃的事,怎么到现在了还没音信了?

    “还没有。”臧明旭摇摇头,然后表情恢复正经:“不过晋大夫已经去信给吐蕃了大概过几天就会有回信了。”

    “只要吐蕃那边不出什么变故,咱们晚回去几天倒也无妨。”反正现在也不用跟夷蛮君打交道,就让她安静的在驿馆待个几天也没什么。

    “那倒也是。”臧明旭叹了口气:“时候不早了,李兄早点睡吧。”臧明旭说完便起身出去了。

    “太子殿下慢走。”

    喝完鸡汤的夏叶也美美的去睡觉了,这一觉一直到了天亮。

    第二天一早,夏叶第一时间就是去照了下自己的鼻子,果然消肿了不少。

    这太医给敷的草药还真是管用呢,夏叶把已经干了的药膏从鼻子上揭下来,虽然鼻子还红红的但是已经消肿了,不过碰一下还是有点痛。

    然后夏叶又敷了一天,鼻子才算彻底好了,这时间一点点的过,也真是无聊极了,于是夏叶跑出找驿丞借了些比较厚点的纸,然后剪了一副扑克牌。

    这种消沉的日子,打打牌最好了,夏叶拿着剪好的扑克牌准备去找臧明旭他们了。

    “呦,图撒将军,稀奇啊?”在去臧明旭房间的时候,看到在帮太医晒草药的图撒将军,夏叶忍不住打趣道。

    端着晒好草药的图撒将军,撇了夏叶一眼,不咸不淡道:“李侯爷这鼻子看来是好了?”

    夏叶做了个李小龙的专属动作,然后挑挑眉:“是啊,多亏了太医敷的草药。”

    见图撒将军又不搭理她了,夏叶只好识趣的进了臧明旭的房间。

    刚进臧明旭的房间,夏叶就看到晋大夫正在陪臧明旭那厮下五子棋。

    看来无聊的不止她一个啊,就连一向高冷的图撒将军大概也是闲的无聊了,居然帮太医晒起了草药。

    现在连臧明旭也有了解乏的人,看来她来找乐子来的还真是及时。

    “李兄?”脸上被贴了两个纸条的臧明旭看到夏叶后惊喜道。

    晋大夫也回头撩着满脸的纸条看了眼夏叶:“李侯爷:”

    夏叶走过去看着下的正热火的两个人:“看来晋大夫近来棋艺见长啊,都能贴太子殿下小纸条了。”

    晋大夫笑了笑道:“还是比不得太子殿下。”

    “李兄手里拿的这是什么?”臧明旭看着夏叶手里一沓的纸牌问道。

    “问的好。”夏叶坐到凳子上,然后把扑克牌放到棋盘上:“我新造的扑克牌,玩不玩?”

    “扑克牌?”臧明旭一脸茫然道:“怎么玩的?好玩吗?”

    “当然好玩了,比这个五子棋都好玩多了。”夏叶说完,又看向晋大夫:“怎么样?晋大夫要不要玩了?”

    晋大夫本来就听的新奇,又听说比五子棋还好玩,这会当然肯定是要玩的,于是点点头:“要要要。”

    “切克闹。”夏叶突然嘻哈了一下,然后道:“不过呢,现在三缺一,我去叫个人。”

    夏叶说完便到门外面去叫正在帮太医晒草药的图撒将军:“嘿,图撒将军,你进来一下。”

    图撒回头看了夏叶一眼,然后继续晒着自己手里的草药:“李侯爷等我晒完这些。”

    真是冷淡的家伙,夏叶撇撇嘴,然后转了下眼珠道:“是太子殿下要找你有事。”

    一听太子殿下,图撒愣了下,然后跟太医说了两句便放下了手里的草药。

    还真是将在外有所不受,她这个一品侯爷好歹比他这个御前大将军职位高那么一点点吧?居然这么势利眼?夏叶嗤之以鼻一下,然后回到房间道:“来了。”

    “谁?”臧明旭朝门口看了一眼,图撒将军正好进来,行礼道:“不知太子殿下叫末将何事?”

    臧明旭一脸茫然的看了眼夏叶,然后突然明白道:“那个…图撒将军先坐过来。”臧明旭指了指四方桌空的那一面凳子。

    图撒迟疑了下,然后听命的坐在了桌子上。

    “好,人到齐了,咱们开始哈。”夏叶先洗了洗牌,因为是糙纸,所以洗起来有些困难。

    洗好后,夏叶开始给他们讲解怎么玩,和牌数的大小。

    大致教会他们后,夏叶重新把牌整理好:“咱们今天玩的这个就叫斗地主,大家都听明白了吗?”

    臧明旭点点头,然后道:“我叫地主。”

    “我抢地主。”晋大夫也不敢落后道。

    只有图撒将军来回看了他们几个几眼:“末将,末将还是不太明白…”

    难得看一个威风凛凛,平时又板着脸的大将军,居然有这般窘迫的时候,夏叶只好又重新给图撒将军讲了一遍。

    “这下图撒将军可明白了?”

    “嗯,差不多了。”图撒点点头。

    “好,那咱们就先开始玩一把。”夏叶开始分牌,然后一边提示着。

    玩了几把后,大家开始渐渐熟练起来,现在是臧明旭是地主,夏叶连手晋大夫和图撒将军一起。

    夏叶出了一个炸子,心想这次应该赢定了,没想到臧明旭居然出了王炸,最后赢的变成了地主,他们四个农民都输了。

    因为大家也都没什么钱,所以夏叶特意抓了太医的山药片当钱币做赌注,臧明旭这一赢,他的山药片瞬间多了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