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开始还显得很木讷的图撒将军,这会也玩起的心眼,彻底放开了。

    只不过就是这个晋大夫,每次到他出牌的时候都磨磨蹭蹭的,捋他的胡子,每次都要我们催他,结果他也是没有赢过几次。

    正在他们四个坐一块玩的开心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乱糟糟的声音,他们都抬头朝外面看去。

    院内突然来了几个太监,为首的居然是旺财。

    旺财不是夷蛮君和公主的御用小太监吗?难道…夏叶突然预感不好,然后看向了臧明旭。

    臧明旭放下手里的牌,然后对晋大夫道:“让他们进来。”

    夏叶和他图撒将军也都识趣的起身站在一旁。

    “太子殿下。”旺财进来后朝臧明旭恭敬的行礼道。

    “旺公公何事?”臧明旭冷下来脸问。

    “咱家奉君王之命,来给太子殿下传个口谕。”

    给臧明旭传口谕的?夏叶看了眼臧明旭,发现他也正看着她,然后两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

    “什么口谕?”

    “君王说为了增进吐蕃和夷蛮的交好,在太子殿下入夷蛮为质期间,想请太子殿下指派一名德才兼备的随同入宫暂作君王的议臣,一来可以让君王更了解吐蕃,二来也免得让太子殿下入夷蛮为质期间招待不周。”旺财语调尖锐的说完,然后瞄了夏叶一眼,又低下头去。

    看她干什么?什么议臣?夏叶突然感觉不妙,于是赶紧用眼神发电报求救臧明旭。

    臧明旭淡淡笑了一下:“夷蛮君还真是思路周全,要说本宫随同入质的人中,德才兼备的当属晋大夫。”臧明旭说完,一脸和气道:“不如今日就让晋大夫随公公入宫吧。”

    “下官谢太子殿下器重,下官定不辱使命。”听到从臧明旭口中说出德才兼备四字,晋大夫感激涕零道。

    “这…”旺财看了眼夏叶,略显为难了一下。

    “怎么?难道夷蛮君还要指定人选?”臧明旭看旺财的表情问道。

    “这道没有,那就请晋大夫随咱家一起入宫吧。”旺财挥了下手里的佛尘道。

    晋大夫一脸兴奋的对臧明旭拱拱手:“太子殿下,下官去了,”

    “去吧去吧。”臧明旭挥挥手,重新拿起桌子上的牌研究起来。

    等旺财带着晋大夫离开后,夏叶赶紧坐到桌子旁看着臧明旭:“多谢太子殿下。”

    “我也只是实话实说而已,论德才兼备你确实不如晋大夫。”臧明旭说完叹了口气:“你说这个夷蛮君怎么就跟你对上了呢?不会是因为上次的事所以还怀恨在心吧?”

    “这也难说。”夏叶也觉得奇怪,然后又好奇的问:“议官是什么意思?”

    “议官就是类似于两国和事老,在宫里主要就是叫好话的。”臧明旭解释完又赶紧招呼夏叶:“来李兄,我们继续,晋大夫饱读诗书一定没问题的。”

    夏叶忧心忡忡的一下,心道,也许刚才那个议官的事情并不是针对她呢,也许只是她想多了,这么一想她便开始继续和图撒还有臧明旭打扑克。

    虽然是三缺一,但是也是挺好玩的,就是没了晋大夫那个墨迹鬼,每一把似乎都进行的特别快。

    玩到中间的时候,三个人都无暇分身去倒茶,这是时候晒好药材的太医正好进来充当起了我们的小使唤。

    偶尔太医也会过来看一下,本来夏叶想拉太医一起玩的,正好三缺一,可是太医说什么要研究药理,不跟我们玩。

    最后快到日暮的时候,夏叶他们才玩开心:“天热不早了,再玩最后一把,就各自回各自房间吧。”臧明旭洗着牌道。

    图撒将军和臧明旭都不会洗牌,所以一直是夏叶在洗牌,但是洗多了夏叶就累了,于是中间又教了他们如何洗牌,他微博上轻松一下。

    “好。”夏叶在桌子底下用脚踢了下臧明旭,然后示意他看图撒将军。

    这还真是笨鸟先飞,这大半天下来,最后还就属图撒将军的山药片多呢,所以夏叶就和臧明旭合计着,最后一把连手坑图撒将军。

    臧明旭眨眨眼睛,表示信号收到,一直乐在其中乐此不彼的图撒将军似乎没有发现夏叶和臧明旭之间的小动作,只是一脸期待的看着正在洗牌的臧明旭。

    等臧明旭把牌分好,夏叶凉凉道:“图撒将军,现在可是你的山药片最多了,这最后一把你可要小心了。”随后夏叶奸笑了两声。

    图撒好像很不屑的看了夏叶一眼,然后看着臧明旭道:“太子殿下先出牌。”

    夏叶瘪瘪嘴,然后冲臧明旭使了个颜色,臧明旭咳了一声,然后看着自己手里的牌研究了一会:“对三。”

    这最后一把分的也巧,图撒将军是地主,她和臧明旭连手。

    但是图撒这厮太不行,什么都让着臧明旭先出,所以每次出牌的顺序不管怎么样,臧明旭都是第一个,夏叶也只能在旁边干吃醋,谁让人家是太子呢。

    “太子殿下,晋大夫回来了。”天黑后去外面收药材的太医突然进来禀报道。

    “快让他进来。”臧明旭丢了个炸弹道。

    “下官参见太子殿下。”刚进门,晋大夫就赶紧跪了下来。

    “怎么晋大夫进了趟宫一趟,就行这么大礼了?快免礼,起来吧。”臧明旭忙着玩牌,所以没有看晋大夫垂丧的脸。

    “下官…下官有辱太子殿下众望。”晋大夫继续跪在地上说道。

    臧明旭这才抬眼看了眼晋大夫:“怎么了?”

    晋大夫满脸惭愧把头低的更低了点,才敢开口道:“下官没能当好这个议官,还差点惹怒了夷蛮君,下官无能。”

    “怎么会这样?”夏叶忍不住转过身问。

    “夷蛮君说下官议官能力不济,要求换人。”晋大夫一副罪孽深重,没有完成任务的愧疚感说着。

    本来以为晋大夫去了这大半天,事情就这么定了,结果晋大夫回来居然带回来这么一个消息。

    “换人?”臧明旭冷哼了一声,然后问道:“他想换谁?”

    晋大夫看了眼夏叶,然后说道:“夷蛮君说…要换李侯爷。”

    臧明旭嘭的拍了下桌子,然后怒道:“难道他堂堂夷蛮君,还和我吐蕃一个侯爷杠上了?”

    夏叶更是心惊了一下,但是一想到马上就要回吐蕃了,如果现在因为她闹事,到最后再得罪了夷蛮,恐怕他们回吐蕃的路会更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