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353章 给孤削个苹果
    原来旺财今天被灵儿公主叫去了,难怪今天去接她的是个陌生小太监。

    欧阳越跨前一步好奇的问:“我们灵儿什么时候也这么热心肠,喜欢帮助人了?”

    “我这不是想尽快帮李公子摘完苹果,然后带他去练鞭子嘛。”欧阳灵儿撒娇道。

    一听欧阳灵儿要借走夏叶,欧阳越直接不乐意了:“这次可不行。”

    “为什么?”欧阳灵儿问。

    “他现在是孤的议官,可不能再让你随随便便叫来叫去了。”欧阳越严肃道。

    “议官?”欧阳灵儿挠挠头:“可是…我想…”

    “你想什么?赶紧别想了。”欧阳越说完拍了下欧阳灵儿的大脑门:“李侯爷,随孤回君殿,孤还有事要于李侯爷商量。”说完便转身朝君殿走了。

    欧阳灵儿捂着脑袋一副委屈的看着夏叶。

    夏叶舔了下干裂的嘴唇,然后左右为难了一下,她当然是想跟灵儿公主去练鞭子了,毕竟女人跟女人在一起才好玩嘛。

    但是如果不跟着欧阳越回君殿,恐怕那厮又要发怒了,思前想后,为了顾全大局,夏叶还是决定跟着欧阳越回君殿。

    “那个…公主,我还是先去看看夷蛮君有什么事,改天再陪公主练鞭子。”说完,夏叶一溜烟赶紧跟了上去。

    看着走远的夏叶,欧阳灵儿嘟了嘟嘴,她有心落花,不知道这位李公子流水有情否?

    “夷蛮君,不知道找下官有何事商议?”夏叶跟着进到君殿后问。

    欧阳越走到桌子前拿了个苹果,然后转身丢给夏叶:“给孤削个苹果。”

    “什么?”夏叶拿着手里的苹果惊讶的问,她以为自己是听错了。

    结果欧阳越走到主位直接坐下,让他抬头斜睨了夏叶一眼:“给孤削个苹果。”然后便拿起书简看了起来。

    削苹果?夏叶气不过的冷哼一下,然后生气的把苹果放到桌子上:“对不起夷蛮君,下官是来当议官的。”

    欧阳越放下书简,然后突然语气一变问道:“那孤可以要求李侯给孤削个苹果吗?”

    哎呦喂,这偌大的皇宫,她还就不信找不到一个削苹果的宫女了,居然指使起她来了。

    好,削,我给你削,夏叶拿起苹果然后削了起来。

    见夏叶在削苹果,欧阳越嘴角微微扬起,便继续低着头看书。

    过了一会,夏叶走过去,然后把削好的苹果递给欧阳越:“喏,苹果削好了。”

    欧阳越没有抬头,直接伸了手,然后夏叶把苹果放在他的手上,这欧阳越才抬眼看了下。

    看到手里的苹果后,抬头看了眼夏叶:“这是李侯爷削的苹果?”

    夏叶把刀子放在一旁,然后拍拍手,拿起桌子上的那条苹果皮:“对啊,夷蛮君看下官削的这苹果皮,一条线呢。”

    “李侯爷这苹果皮确实削的好,但是未免削的也太厚了点吧?”欧阳越看着一个大苹果被削的差不多只剩苹果核了的苹果,不怒反笑了起来,这个丫头还真是有趣。

    “厚点好啊,不容易断。”夏叶捏着苹果皮弹了弹说道。

    “可孤要的不是苹果皮。”欧阳越拿着手里的苹果核道。

    “那真是不好意思了,下官削苹果平时就是这样的。”夏叶把苹果皮丢到桌子上,然后又问:“夷蛮君可听过一句话?”

    “什么话?”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夏叶淡淡道。

    “这么说,你是不愿意给孤削这个苹果了?”

    夏叶砸吧砸吧嘴:“可是愿意不愿意,下官不都削了不是?”

    欧阳越哈哈一笑,然后看着一脸不愤的夏叶道:“那接下来就说个正事。”

    “什么正事?”夏叶凑过去,心想着这次不会又是在逗她吧?

    “近来,朝中一直在议论滑族朝我夷蛮示好的事情,李侯爷怎么看?”欧阳越问。

    “滑族?”夏叶愣了下,然后就看着欧阳越又拿出来一张地形图,然后指了指夷蛮西南方向的一块地方:“这里就是滑族。”

    夏叶皱了下眉头,这个滑族的位置和夷蛮很近,就像夷蛮和吐蕃一样属于邻国,但是滑族和吐蕃却不依附。

    现在欧阳越告诉她滑族像吐蕃示好,这是几个意思呢?夏叶看了眼欧阳越没有说话,静待他接下来的话。

    “滑族和吐蕃两国,一同要与我夷蛮交好,这也是我夷蛮的一大幸事,如今吐蕃太子已经来我夷蛮为质,接下来的就要看他滑族的诚意了。”欧阳越点了点滑族的位置,露出一副匪夷所思的笑。

    按理说,这各国与各国之间交好,倒是没有什么,可关键是这滑族与吐蕃向来没有交情,所以这夷蛮君说这番话倒还真是别有风味了。

    再说了,吐蕃至少比夷蛮大了一倍,当初也是夷蛮主动要交好吐蕃的,莫非现在这个滑族要示好他夷蛮,他夷蛮君就趾高气昂,敢威胁吐蕃了?夏叶撇撇嘴,在暂不知夷蛮君意思的情况下,还是决定撇清一下。

    “滑族向夷蛮示好,这本是夷蛮国事,下官身为吐蕃官员不好插议。”

    看夏叶的样子,欧阳越笑了笑,然后看向门口。

    “君王,滑族派使者入我夷蛮了。”旺财突然进来禀报道。

    夏叶转身看着旺财,心道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既然滑族的使者来了,那她就先退下好了。

    “那…下官就先回避一下?”

    “不必。”欧阳越摆摆手,然后让夏叶继续坐回去。

    这是什么意思?夏叶愣了下还是先乖乖坐回位置上了,夷蛮君明知吐蕃与滑族没交情,却在会见滑族使者的时候让她在场,他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就在夏叶疑惑的时候,滑族的使者已经来到了君殿,粉光油面的,看起来倒像是个书生。

    “下官黄浦,见过夷蛮君。”

    欧阳越先是看了夏叶一眼,然后才应道:“黄使者免礼吧。”

    黄浦站在殿内,看了眼夏叶,然后开口问道:“不知这位可是吐蕃的议臣?”

    “李业。”夏叶微微颔首道。

    “黄使者先坐吧。”欧阳越一副淡然不惊的样子,撇了眼黄浦。

    “谢夷蛮君。”黄浦入座到夏叶对面,眼神一直打量着夏叶。

    夏叶不自然的鼓鼓脸,然后低着头没有看黄浦,毕竟她觉得这样一直盯着人看没有礼貌,而且别人这样看她也让她感觉很羞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