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样看起来感觉还不错呢,而且还可以备不时之需。

    今日进宫,夏叶不知道该说来的巧还是晚,反正她刚进君殿就看到黄浦一脸笑意的出了君殿。

    “下官见过夷蛮君。”夏叶行礼道。

    “李侯爷请坐吧。”

    “这黄使者每天都来的挺早的哈。”夏叶好奇的问。

    欧阳越抬了抬眼,然后点点头:“嗯,是挺积极的,看来他滑族想和我夷蛮交好确实是诚意可见。”

    “这么说夷蛮君是答应与滑族交好了?”夏叶问。

    “对,刚才孤已经和黄使者商量好了。”欧阳越淡淡道。

    难怪刚才她看那个黄浦一脸笑意的出了君殿,夏叶挑挑眉毛没多在意,刚想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喝茶却看见欧阳灵儿急匆匆的进了君殿。

    “灵儿见过皇兄。”欧阳灵儿行礼道。

    欧阳越惊讶的看着欧阳灵儿:“今天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灵儿居然称孤为皇兄,还行如此大礼,真是稀奇。”

    欧阳灵儿咬咬嘴唇,然后看了眼夏叶,又突然跪在地上。

    这个举动直接让夏叶也懵了,刚开始像行礼那种,她倒没多在意,毕竟这个古灵精怪的丫头,偶尔有一天不正常也可以理解,可是这突然下跪,她直觉一定有事。

    “你这是做什么?”欧阳越也收起打趣严肃的问。

    “灵儿今天想跟皇兄请一道圣旨。”

    “什么圣旨?”欧阳越奇怪的问。

    “灵儿…灵儿已经有了心上人。”说完欧阳灵儿看了眼夏叶,然后继续道:“灵儿想向皇兄请一道婚旨。”

    糟了!灵儿公主说的不会是她吧?夏叶突然心跳加速的紧张了起来,不是因为激动,而是因为害怕。

    欧阳越也看了眼夏叶,然后问道:“那人是谁?”

    “他…”欧阳灵儿继续看向夏叶:“他就是李公子。”

    “我…”夏叶突然惊慌的看着欧阳越,他不能娶公主啊,可以现在她要怎么拒绝呢?

    如果没有合适的理由拒绝,暂不说会不会被夷蛮君问罪,灵儿公主一定会伤心欲绝。

    但是如果她说出她女扮男装的事情,恐怕牵扯的事情更麻烦,左思右想夏叶不得其解,难道她又要重演历史上女驸马的悲剧吗?

    人家冯素珍是为了救夫君,她为什么啊…这到头来还不是一样死路一条?

    欧阳越沉思了一下,然后看着夏叶,看到夏叶眼中的慌乱后,欧阳越紧了紧手中的方巾道:“不行。”

    “为什么?”欧阳灵儿一脸茫然的问。

    夏叶更没有想到欧阳越居然不同意,她以为欧阳越这么宠爱他的妹妹会同意呢。

    “总之就是不行。”欧阳越脸色严肃道。

    “哥,你凭什么这么霸道?人家李公子还没说他同不同意呢,你凭什么替他做决定。”欧阳灵儿说完看着夏叶:“李公子,你说你愿不愿意娶我为妻?”

    “我…”

    夏叶知道,欧阳灵儿一个女子,肯拉下面子这么说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甚至赌上了尊严,可是她不能…她不能害了她。

    “灵儿公主,有些事情我们应该商量一下的。”现在闹成这个局面,夏叶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拒绝的话。

    “没关系,我们现在就商量,李公子就说愿不愿意娶我?”欧阳灵儿觉得夏叶戴上了她的荷包就是一定对她有男女之情,所以才鼓起勇气来君殿向皇兄请圣旨,所以她有信心。

    “灵儿公主,可能有些事情你真的误会了,我其实…”夏叶哏了下,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的好。

    “李公子不想去我为妻?”欧阳灵儿一脸不相信的问。

    “我没有,灵儿公主是的好姑娘,但是我真的有苦衷。”夏叶干脆的跪在地上,然后开始请求夷蛮君:“还请夷蛮君允许下官送灵儿公主回云雾台。”

    这一切都只是个误会,夏叶决定亲自跟她解释清楚。

    “我不回去,我今天就要李公子一个答案。”欧阳灵儿脸颊划过一丝清泪倔强道:“不管你有什么苦衷,你说出来我们一起解决。”

    我擦!这个是不能解决的好吗?这古代又没有变性手术。

    “灵儿,你不要再胡闹了。”欧阳越脸色严肃到了极致:“孤已经把你许给了滑族的抚子。”

    什么?夏叶一脸错愕的看着欧阳越。

    欧阳灵儿更是如同五雷轰顶:“什么滑族抚子?哥不是答应灵儿,要让灵儿自己选自己喜欢的人吗?”

    “孤已经答应了和滑族交好,为了表示诚意,只有委屈灵儿和亲滑族。”

    “我不要!”欧阳灵儿哭的满面梨花:“我才不要嫁给滑族什么抚子,我就要嫁给李公子。”

    “李公子,你说,你会娶我。”欧阳灵儿哭的双眼通红,双手抓着夏叶,眼神里除了无助还是无助。

    “夷蛮君…”夏叶看着欧阳越,突然觉得很陌生。

    他不是最疼爱他这个妹妹的吗?怎么忍心会让她和亲滑族抚子?难怪都说自古帝王无情。

    欧阳越何尝是不舍的,但是为了夷蛮,这是他唯一能做的决定。

    夷蛮看似稳固,实则内里势力混杂,他实在不宜和滑族闹僵。

    “滑族抚子是以后继承滑族主上的储君,你嫁过去就可以当母仪天下的主后,有何不好?”欧阳越知道这样委屈了灵儿,所以已经替她考虑好了一切,嫁给滑族抚子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到时候灵儿便是滑族母仪天下的主后,她的子嗣会成为滑族以的主上,这一切都是她身为公主最好的命路。

    “我才不要当什么主后,我才不要嫁去滑族,李公子…你说…你说你会娶我…这样我哥就不会把我和亲去滑族了。”欧阳灵儿可怜的看着夏叶哀求道。

    “灵儿公主…”夏叶无力的看着欧阳灵儿,然后又看向欧阳越:“夷蛮君,难道就没有别的方法表示诚意了吗?”

    “这是她最好的路。”欧阳越冷淡道。

    欧阳灵儿突然颓坐在地上,然后看着夏叶哽咽了两下终究没有再说什么,然后擦干眼泪跑了出去。

    “灵儿公主…”

    夏叶一脸茫然的看着欧阳越,难怪他不同意,原来是早就把灵儿公主许给了夷蛮:“夷蛮君可真正为了灵儿公主考虑过?”

    “若不是太为她考虑,孤早就把她许给别国了,如今既可以向滑族示好,又可以给灵儿一个安稳的后半生,孤就满足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