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367章 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要不是上次太医诊断出来她是女子,他也很难发现她是女扮男装,可见她身上男子气有多重。

    一想到以后日夜伴自己的是个假小子,欧阳越就觉得怪怪的。

    这个不许那个不要,还真是一副十足的帝王架子,夏叶砸吧砸吧嘴撇了眼欧阳越,顺从道:“李业明白了,记下了。”

    “孤都是为你好,今晚过后你就是孤的妃子了,以后孤都会抽出时间来陪你,难免你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身边没个贴己的人孤单。”

    夏叶抽了下嘴角,然后干笑两声没有说话,他丫还真当自己是霸道总裁遇到爱了?

    “夷蛮君,我可以问你个事吗?”夏叶放下筷子道。

    “什么事?”

    “你为什么要我留下做你的妃子?而且还做出那么大的赌注?”总归今晚是要走了,夏叶突然又觉得有点对不住他,她这样算的上是欺骗吧?

    欧阳越盯着夏叶看了一会,然后又把目光移开:“孤喜欢你。”

    “你喜欢我哪里?”好像她除了是个女的外,没什么让他欣赏的了吧?当然,脸蛋是漂亮那么一点。

    “孤喜欢你的全部。”欧阳越凑近夏叶语气暧昧道。

    夏叶浑身打了个恶寒,然后赶紧远离欧阳越继续吃饭。

    其实欧阳越也不知道他喜欢她哪里,并且愿意用任何东西换她留在他身边,但是他就是喜欢和她在一起的感觉。

    尤其是看到她换上女装,欧阳越觉得她的整个心都被填满了,至少到目前为止,他没有这样痴迷过一个女子。

    也许,是夏叶正应了他心中一直期望的女子吧。

    这世界上每个男人对自己心爱的女人心中都有一个模糊的幻影,而夏叶就是正好符合了欧阳越的选择。

    有时候感觉就是这么奇妙的东西,不需要太多的其他东西,只是简单想要你留在身边。

    但是欧阳越做的这一切,在夏叶看来完全就是白痴理论,为了一个女人牺牲那么大的筹码,也真是为了美人不要江山了。

    吃过饭后,欧阳越便去批阅奏折了,临走的时候还对夏叶深情道:“今晚,等孤。”

    夏叶无语的看了眼欧阳越,然后更加坚定了内心逃跑的想法,想让她留在宫里做一个贤良淑德的妃子,真是痴人说梦。

    但是过了一会后,夏叶突然感觉这一切好像是她在痴人说梦了。

    因为欧阳越走后不多久,夏叶发现门外突然平白多了许多侍卫和宫女,这丫明显的是怕她逃跑啊。

    我去!这下跑出去岂不是更难了?夏叶无线悲凉的透过门缝看着外面,难道是刚才吃饭的时候,她哪里让欧阳越感觉出来她想要逃跑了吗?

    还是?还是说灵儿公主走漏了风声向欧阳越告了密?

    这个也不是不可能啊,毕竟人家是兄妹,出卖他也是有可能的啊。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她岂不是连一个外应都没有了?夏叶突然坐立不安的开始在房门踱步。

    开始做最坏的打算,如果灵儿公主真的叛变了,那她也要拼死逃出去,外面风光大好,她才不要被困在这里。

    就在夏叶做打算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乱糟糟的声音,夏叶赶紧趴到门缝那里往外看了看。

    “怎么着?难道你们连本公主都要拦?”欧阳灵儿站在阳春台外面,对着一个侍卫鼻青脸肿道。

    “君王有令,今晚之前任何人都不得入阳春台。”

    “岂有此理。”欧阳灵儿见说不通开始直接要硬闯:“我今天还就是要进去不可,皇兄要怪就怪我好了。”

    “公主,您别为难奴才们了。”

    欧阳灵儿一脚踢开一个侍卫,然后抽出腰间的鞭子:“今天你们谁要是再敢拦本公主,就别怪本公主不客气了。”

    “是灵儿公主。”夏叶透过门缝看到后赶紧打开了门。

    “让灵儿公主进来。”

    夏叶不想待会事情闹大了,如果闹到欧阳越那里,恐怕这守卫更要严格了。

    “可是娘娘,君王有令,今晚之前任何人不得入阳春台。”

    夏叶笑了笑道:“你们怕什么?一个是要做妃子的人,一个是公主殿下,门外还有你们这些守卫,你们怕什么?怕我逃跑还是怕公主对我不利啊?”

    “这…”守卫低着头,开始无言以对。

    “我和公主是感情很好的姐妹,今天公主来找我无非是来聊聊天,毕竟我都是要做妃子的人了,难道连这个你们都要拦?你们就不怕日后我做了妃子连个公主一起教训你们?”

    夏叶开始威逼利诱道,见小侍卫开始犹豫,夏叶亲自走过去拉住欧阳灵儿:“这就对了嘛,有你们这些守卫在,你们怕什么呢?今日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我就和公主聊聊天叙叙旧,你们在外面继续守着就好了,只要你们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呢?”

    夏叶现在侍卫旁边,晓之以情动之以理道。

    三言两语,直接说的那些个侍卫让开了路,见侍卫们松动,夏叶拉着欧阳灵儿便往阳春台走去。

    欧阳灵儿收起鞭子,朝那些侍卫冷哼一声,然后赶紧跟着夏叶进了殿内。

    “真是一群不长眼的奴才,本公主都敢拦。”欧阳灵儿走到殿门生死道。

    “他们也是奉命行事。”夏叶关紧门后,打量了一下欧阳灵儿问:“公主来是有什么事吗?”

    “你还说。”欧阳灵儿压低声音问:“怎么你门口突然多这么多人?”

    夏叶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就是你皇兄从这里用过午膳走后门外就多了这些人。”

    “啊?”欧阳灵儿担心道:“是不是皇兄发现你要逃跑的事了?”

    “应该不会吧,我什么都没说啊。”夏叶说完又看着欧阳灵儿。

    欧阳灵儿一脸茫然的看着夏叶问:“你这么看着我干嘛?你不会是在怀疑我吧?”

    “我要逃跑这件事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是不是你向你皇兄告密了?”夏叶怀疑的问。

    “怎么可能!”欧阳灵儿直接生气道:“我是那么不讲义气的人吗?”

    看欧阳灵儿反应这么大,夏叶就知道欧阳灵儿是冤枉的,赶紧安抚道:“好啦好啦,我也就是问一下,我不也是奇怪嘛。”

    欧阳灵儿白了一眼夏叶,然后道:“像我哥那么聪明的人,连我都能想到你会想要逃跑,我哥肯定也想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