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看着下了马就直奔着去洗脖子的夏叶,楚承孝不仅一脸疑惑,但还是先去把马栓到了一旁。

    赶了一夜的路也该让马儿休息了一会了,这样接下来才有力气赶去潘国。

    “我来帮你捉鱼吧。”楚承孝走过去道。

    夏叶擦了下脖子,然后又自己闻了下,确定没有味道后才点点头:“好啊,只不过这个河流有些深啊。”

    这是个大河流不是小溪,所以有些深,夏叶不仅有些发怵。

    “你就去生火吧,捉鱼我来。”楚承孝直接很爷们道。

    “嗯,不错,长大了长大了!”夏叶欣慰的点点头,刚想转身去捡柴生火就发现楚承孝居然在脱衣服!

    “喂,你要干吗?”

    不会刚才闻了那个什么,他丫的发情了吧?夏叶一脸惊慌的护着自己问楚承孝。

    看夏叶想歪了的样子,楚承孝突然想调戏她一下,于是奸笑一声道:“你心里在想我想做什么,我就是想做什么。”

    丫的,跟她玩绕口令呢?夏叶白了楚承孝一眼,然后转身去捡柴了。

    他要是刚才不那么说的话,她倒还担心,现在听到他那么说反倒明白了他丫的是在调戏她了。

    “哎…你不害怕了?”解下来上衣的楚承孝一脸郁闷的问。

    夏叶冲身后摆摆手,没有再理会他。

    转圈捡柴回来后,夏叶发现楚承孝正****着上身站在河里,手里还拿着自己的上衣在网鱼。

    原来他脱衣服是为了捉鱼啊?夏叶不仅想笑起来,他这样怎么可能捉的到鱼啊。

    “你是不是在开玩笑啊?”夏叶站在岸边冲楚承孝喊道。

    “我怎么开玩笑了?”楚承孝一脸郁闷的问。

    “你这样怎么可能捉的到鱼,白痴!”夏叶摇摇头,一副这孩子没救了的表情道。

    楚承孝抓着衣服,继续一脸认真的网鱼,然后看着站在岸边嘲笑他的夏叶反问:“上次你不也是这么捉鱼的,怎么我这样就捉不到了?”

    他之所以这么做还不都是因为他上次见她这么做了,现在叶子居然笑她白痴。

    她就知道楚承孝这丫的是在学她,夏叶干脆不再理他,然后在捡的那堆柴火里打算找两个比较尖硬的来。

    以前她用衣服网鱼是因为水比较浅,鱼好捉,现在这河里深不见底的,用衣服网鱼,恐怕鱼没网到,衣服就被水灌满了,更别说捉鱼了。

    选好木棍后,夏叶把两个木棍绑在一起,长度够后夏叶又取下的耳朵上的一个耳环做成勾子,从马匹上的鞍马上抽出一根绳子,一个鱼竿便做好了。

    捉了一会,一条鱼都没有捉到,楚承孝也开始失去了信心,于是朝岸边走去。

    “叶子在做什么?”

    “钓鱼神器。”夏叶拿着手里的东西道。

    “钓鱼神器?”

    楚承孝接过夏叶手里的鱼竿,摆弄了两下:“这能行吗?”

    “现在还不行,不过加上它就可以了。”夏叶手里突然多出了一个蚯蚓道。

    “挂上这个鱼饵就可以了,我去钓鱼,你在这里生火吧。”说完夏叶就拿着鱼竿去钓鱼了。

    结果,还是夏叶用她的鱼竿钓了两条鱼,只不过这顿鱼不是火锅鱼,而是烤鱼。

    因为什么材料都没有,也没有锅,她能做的就只能烤了。

    不过看样子楚承孝这厮吃的还蛮香了,一边吃一边支吾道:“这次的不算,叶子还是欠我一顿火锅鱼。”

    “凭什么,都是鱼,我不欠你的了。”夏叶翻了个白眼道。

    “你欠我的是火锅鱼,可这是烤鱼,当然不算。”楚承孝狡辩道。

    “那好,既然这样你别吃了。”夏叶说完一把夺过楚承孝手里的烤鱼。

    “哎哎哎…我错了,这次的算好吧。”楚承孝慌忙求饶道。

    夏叶把烤鱼重新给他,然后嘟囔道:“真是的,你说我欠你火锅鱼,我就欠你火锅鱼了?你丫有什么证据。”

    听到夏叶这么说,楚承孝就不乐意,于是很认真的说道:“我有你的亲笔信,信里可是白纸黑字的写着呢。”

    “那信你居然还留着呢?”

    “当然了,因为这是叶子给我写的信。”楚承孝美滋滋道。

    本来还想耍赖的,没想到人家还留了后手,有证据证明,夏叶这下也不好狡辩什么了。

    吃过东西后,夏叶他们开始继续朝东方的潘国而去,马上夏叶思虑了许多事,但是终究没能理出个什么头绪,便只好不再想了。

    “这要是去潘国,你穿这身衣服也不合适啊?”楚承孝看着夏叶身上的太监服道。

    夏叶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因为逃跑而被挂的有些破烂,衣服也是披头散发的,不过好在她的头发柔顺:“等到集市的时候再买一身吧。”

    楚承孝没有说话,闻着夏叶头发上的香味继续驾马走着,这么长时间没见叶子不知道该说是消瘦了还是什么,原本的婴儿肥此刻已经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越发成熟魅力的轮廓。

    如果是叶子以前是精灵,那么现在的她就像一个女王,他知道叶子这一段时间一定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磨难,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就是越是想要发自内心的保护她,让任何人都不再伤害她。

    他想,他现在已经有能力去保护叶子了,尤其是听到叶子那句他长大了,以前叶子嫌他幼稚,是不是说现在叶子就可以接受他了?

    马儿又走了一会,终于走上了夷蛮通往潘国的管道,道路也开始平坦了起来,楚承孝也开始稍稍提了些马速,他想着希望可以在天黑前赶到客栈。

    夏叶也感觉出来了马的速度有所提升,但是因为是管道,她也没太感觉出来哪里不舒服,就是两条腿跨马太久有些酸了。

    随着速度的提升,夏叶原本服帖柔顺的秀发开始肆意的撩动着身后楚承孝的脖颈以及脸颊,楚承孝喉咙滚动了一下,继续装作若无其事的赶路。

    大概是大姨妈的原因,马儿走了一会,夏叶突然开始出现头晕的感觉,腰部也因为一直僵直而酸痛的厉害,甚至胸口闷闷的想吐。

    楚承孝发现了夏叶的不对劲,赶紧把马停了下来。

    “吁~”

    马蹄前后走了两下然后停了下来,楚承孝下马看着马上脸色苍白的夏叶,担心的问:“叶子,你怎么样?是不是又晕马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