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可能是有点。”夏叶掐着脖子,生怕自己再吐了出来。

    “那咱们先停下来歇会。”楚承孝扶着夏叶下马,然后走到旁边的草地上坐下,任由马儿在旁边吃草。

    见夏叶难受的厉害,楚承孝站起来四处看了下,然后帮夏叶抚了下后背道:“我去找找看附近有没有水,叶子你在这里等我。”

    感觉胃里翻江倒海的夏叶无力的点点头,她现在生怕一张嘴就吐了。

    “我先扶你去旁边树那里靠一下吧。”楚承孝扶起夏叶,然后把她扶到路边一颗树下让她靠着休息会,然后自己去找水了。

    三月桃花,纷纷扬扬,夏叶背后靠的正是一颗桃树,盛开的桃花带着淡淡的香气,让她感觉稍微舒服了一点。

    这个地方怎么会有一颗桃树?夏叶半眯着眼睛看了下荒凉的四周,在这个管道上,除了远处了的山峰和树林,四周几乎只是大片大片的草地。

    能在这种地方见到一颗桃树,还真是稀奇,夏叶猜测着大概是那个路过这个管道上的人,吃了桃子后把核丢在了这里,然后这个桃树就生根发芽了,还真是应了那句无心插柳了。

    闻着淡淡的桃花香气,夏叶眯着眼睛靠着桃树小憩,四周静悄悄的,甚至微风吹过一片桃花掉落她都能感觉到。

    安静的环境,怡人的香气,休息了一会的夏叶才感觉稍微好了一点。

    微风淡淡撩起夏叶的秀发,闭着眼睛的夏叶很享受现在的感觉,清新的空气,广阔的天空,仿佛这偌大的世界里只有她一人。

    自由,舒坦。

    正在闭眼小憩的夏叶,忽然听到一丝声响,心道大概是出去找水去的楚承孝回来了,所以还是微闭着眼睛。

    但是却又有一个声音传进夏叶的耳朵里,那声音就像是几匹马匹奔来的声音,似乎声音中还伴有几声响嚎。

    夏叶猛的睁开眼睛,就看到远处直直奔来十几个服装古怪的男子,为首骑马的几个男子似乎也发现了树下的夏叶。

    那是什么人?夏叶看着远处的来人心里徒然升起一丝来者不善的感觉,吓的赶紧扶着桃树站了起来。

    起身后的夏叶四下看了下,发现除了不远处正在吃草的马儿,周围不见楚承孝的影子,这下夏叶更害怕了,慌忙起身朝一旁的马儿跑去。

    “弟兄们,前面怎么看着像个娘们?”

    “大哥,就是个娘们。”

    跑起来的夏叶,秀发直接吹散在身后,直接被身后的几个男子看到。

    “弟兄们,咱们去捉了那个娘们。”

    “好…”身后几个男子怪叫着,吹着口哨,夹了下马肚,快速朝夏叶跑去。

    刚跑到马儿旁边的夏叶,还没来得及爬上马,就被身后追来的人团团围了起来。

    迎面而来的尘土呛的夏叶直咳嗽,等尘土落下,夏叶才看清围住她的人,一个个凶神恶煞的,甚至还有裸着半个肩膀的,看起来就不像是什么好人。

    “大哥,还是个漂亮娘们呢。”一个骑在马上的男子,奸笑的看着夏叶道。

    满脸胡茬子,被称作大哥的男子哈哈一笑:“果真模样俊俏,怎么这衣服穿的像个太监。”

    男子话一说完便引得起来人纷纷大笑起来。

    夏叶警惕的看着他们,心里猜测道,这帮人到底是谁。

    “你还会骑马?”满脸胡茬子的男子,看着夏叶手里攥着缰绳问道。

    夏叶紧了紧手里的缰绳没有说话,反倒是她手里的马儿似乎受到了惊吓。

    看着突然围上来的人群和马,抬着头不再吃草,听到满脸胡茬子男子问的话后更是看了眼夏叶,从鼻子里发出一声气音。

    “嘿,你个小娘皮子,我们大哥问你话呢!”旁边的男子看夏叶不答话,眼神瞪着夏叶道。

    “哎,二弟,对娘们说话要客气。”满脸胡茬子的男子,眼神打量着夏叶贱笑道。

    “哈哈哈哈…”

    男子此话一出,更是引来了一片笑声,旁边的男子立刻点头笑道:“是是是,大哥说的是。”

    “没想到今天没劫到什么东西,倒是半路碰到个小娘子,也真是上天眷顾啊!”满脸胡茬子的男子似乎有点欣慰的说道。

    他们居然是马匪,夏叶暗叫一声不好。

    “小娘子,可不可以告诉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满脸胡茬子的奎武俯身在马上,用手撑着下巴,摸着下巴的胡子,一副很耍酷的样子问。

    夏叶紧张的看着男子,然后轻声道:“小人李业,是不是惊扰了各位大哥赶路?小人这就走。”

    虽然心里害怕,但是夏叶还是一副客气客气拿他们当好人一样道,然后牵着马就想走,却发现四周被堵着,根本走不出去。

    “哎哎哎,我们大哥让你走了吗?”旁边的胡三勒了下缰绳,马的前蹄来回走动了两下,把夏叶的包围圈围的更小了。

    “那各位绿林好汉是什么个意思呢?”夏叶紧张的手心里都开始出汗了,紧攥着缰绳问。

    “今天能在这里碰到小娘子也是缘分,既然你又说拦了我们的路,不如就一起跟我们回山上吧。”奎武听到夏叶叫他们绿林好汉,心情不免大好。

    他们一个个马匪,一直被外界称为响马,为人所恶,今天却被称为绿林好汉,这心里还真是别有一番滋味。

    “小人不小心挡了各位好汉的路,是小人不对,跟各位大哥回山上恐怕不太好吧?”夏叶见她戴的高帽子管用,于是继续恭维道。

    “嘿,我们大哥客气的让你跟着回上山,你还在这里墨迹什么?”胡三黑着脸看了下弟兄:“来啊,把这个小娘皮给大哥绑回山上去。”

    说完,几个小弟便要上山抓夏叶,被马上的奎武用马鞭拦了下来:“我说你们几个,懂不懂的怜香惜玉,懂不懂的规矩?”

    奎武一脸嫌弃的看了下粗俗的小弟,顿时高雅了起来:“既然这位小娘子承咱们为绿林好汉,咱们做事就要有规矩,可不能再像以前马匪一样。”

    胡三挠了挠头,然后不确定的问道:“那大哥说怎么办?”

    奎武想了下,然后看了眼夏叶手里的缰绳:“既然小娘子不愿意跟我们回山上,我们硬绑了去也不合绿林好汉的规矩。”

    夏叶一看有戏,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那好汉的意思是要放了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