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把马拴在一旁,然后慢慢的扶着楚承孝进了寺庙。

    有了上次齐缥缈受伤时的经验,这次夏叶很熟练的帮楚承孝包扎好了伤口,然后扶着他躺下让他休息。

    寺庙虽然破旧,但是夏叶还是在敬台上找到了蜡烛,于是用火折子把蜡烛点亮,又稍微整理了一下寺庙里的东西。

    准备收拾出两个舒适的地方休息,等一切收拾好后,夏叶也躺下休息了。

    一夜夏叶都没敢睡好,生怕楚承孝有什么不舒服,但是就在她临近凌晨睡的正迷糊的时候,迷迷糊糊中好像听到楚承孝说渴。

    于是夏叶赶紧起来,找了片叶子去外面接露水来给楚承孝喝。

    好在昨晚没有发烧,不然她可还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喝下露水的楚承孝慢慢醒来,然后看了眼夏叶:“睁开眼能看见叶子,真好。”

    “都能贫嘴了,看来你已经伤好了。”夏叶开心道。

    “本来就是皮外伤,不碍事。”

    “得了,你快好好休息,别说话了。”见楚承孝说话还有些虚弱,夏叶赶紧打住,让他赶紧好好休息。

    天色已经亮了,夏叶起身去把蜡烛吹灭,结果眼角无意瞥见了佛像脚下面好像有一个什么东西。

    夏叶好奇的扣出来一看,发现居然是个令牌,牌子上写着一个讼字。

    “这是什么东西?”夏叶拿着令牌去给楚承孝看了看。

    楚承孝看了眼,然后回答:“这是一个讼师的令牌,你怎么会有这个?”

    讼师的令牌?夏叶指了指佛像台子上:“在那里找到的,有什么用吗?”

    “这讼师就像考状元一样,需要功名在身,只要有了这个讼师令牌,便可以自由出入公堂,谋得一个差事,怎么会有人把这个东西丢在这里?”

    夏叶摇摇头,然后翻看了一下令牌,这么说来还是个好东西了?

    暂时把令牌收起来,夏叶靠在旁边开始眯着眼睛休息,昨晚一夜没睡好,她现在好想美美的睡一觉。

    楚承孝也是因为受伤了,身体比较虚弱,所以两个人又沉沉的睡了过去,休息了大半天才开始赶路。

    夏叶出去找了些野果子充饥,看着脸色和嘴唇开始有了些血色的楚承孝,她就知道他应该是好了,也就是所谓的度过危险期了。

    “能骑马吗?”夏叶咬了口青涩的果子问。

    “我不骑难道还要你来骑吗?”

    想起来黑子被夏叶勒的发疯的一幕,楚承孝就不寒而栗。

    夏叶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然后还是乖乖的坐在前面,让楚承孝骑马。

    一来是因为夏叶晕马,二来是因为楚承孝受伤了,所以马儿走的比较慢,也比较稳。

    坐在马上的夏叶挑了个颜色比较鲜艳的果子递给楚承孝,自己却挑了个比较青涩的吃。

    见夏叶果子青涩,楚承孝皱了下眉头,然后把手里鲜艳的果子跟夏叶咬了一口的青涩的果子换了一下。

    “哎哎…你干吗?”夏叶看着手里被夺走的果子道。

    “你吃这个。”楚承孝指了指鲜艳的果子道。

    “我不,我就喜欢吃青涩的果子。”夏叶想着甜的果子里面应该糖分比较多,楚承孝受伤了,也没什么好补的,所以尽可能的把红的果子都给了楚承孝,没想到他居然又跟她换了换。

    “我也喜欢吃青涩的果子。”见夏叶要抢,楚承孝三下五除二的把果子给吃干净了:“我可是受伤了,不要跟我争东西。”楚承孝鼓着腮帮子口齿不清道。

    夏叶又好气又好笑的摆了楚承孝一眼,然后心里一暖。

    “对了,我给你包扎伤口的时候发现你背后有很多伤疤,是打仗的时候弄的吗?”

    楚承孝点点头:“打仗受伤,这还不是常事。”

    她知道,楚承孝之所以变得像现在这么稳重,一定与当初北境一战有很大的关系。

    北境一战,他一定吃了很多苦吧?

    因为快到潘国了,所以一路上但凡经过客栈,夏叶都会停下来带着楚承孝休息,因为她怕他的伤口会再次复发。

    不过看情况楚承孝的伤口恢复的还不错,今日刚到客栈,他便一个人出去了一趟,回来的时候,手里还多了一个包袱。

    “什么东西?”

    夏叶看着桌子上的包袱,走过去打开来看了看,结果里面竟是件衣服,而且还是男装。

    “快换上吧,一路上别人看你的眼光都怪怪的。”

    “这是给我的?”夏叶拿着那件白墨色的衣服,穿上一定温文儒雅,但是她一直以为这是楚承孝给他自己买的。

    “是啊。”楚承孝点点头。

    “为什么要买男装?”夏叶不免有些嫌弃的看了眼这身衣服,她这段时间来一只女扮男装,真的好想穿女子的衣服啊。

    尤其是这种温暖适宜的天色,女子的衣服大都好看又飘逸,不像这个男装中规中矩的。

    见夏叶似乎不开心,楚承孝认真道:“我家叶子这么美丽,我怕叶子穿上女装,会引来不少人的非分之想,那样岂不是危险?”

    这话倒还可以,夏叶蛮赞同的点点头,另外又一想到马上要入潘国了,初入潘国还是女扮男装办事方便点,于是便欣然接受了。

    等楚承孝出去后,夏叶换上了男装,然后又把头发用发冠挽起。

    白墨的衣服,干净的简单,看上去还真像一个儒雅的公子。

    再看这衣服,大小正合体,夏叶不仅惊讶楚承孝把她的尺寸拿捏的那么准确。

    等夏叶换装完毕后,楚承孝推门进来,看着飘逸的夏叶赞叹道:“果然是位风度翩翩的公子,叶子这样一打扮还真是比我都不逊色呢。”

    夏叶嘚瑟的撩了下额前的头发,然后道:“既然我现在已经女扮男装,以后你就不能叫我叶子了。”

    “那叫什么?”楚承孝好奇的问。

    “李业。”

    她想不管怎么着,这既然女扮男装,名字什么的也该串通好不是。

    “李业?”楚承孝默念了一下,然后又问:“这名字可是你一直女扮男装时用的名字?”

    夏叶点点头,然后坐下看了眼楚承孝:“好听吗?”

    楚承孝一脸郁闷的摇摇头:“改名字为什么要改姓。”

    “……”

    “当初不也是情况特殊嘛。”她当初在殇国,还不是怕没夏这个姓氏。

    “好吧。”楚承孝无奈的答道,然后又打量了一下夏叶:“多亏了你是女扮男装,要是换回女装我还真是担心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