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被楚承孝的话逗笑了,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此刻突然想到一句情人眼里出西施。

    “明天就能到潘国了,到了潘国就安全了。”楚承孝道。

    “嗯。”夏叶点点头,然后想到楚承孝身上有伤,便劝他赶紧回房间休息了。

    等楚承孝走后,夏叶拿出绘布图看了看,没想到潘国居然比吐蕃还大,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个独立国家。

    再看图标,潘国竟然有三个产业点,这下不愁吃喝了,夏叶开心的看着图标上的位置,期待着明天到潘国。

    这里产业点这么多,说不定可以打听到什么娘的下落,夏叶想着。

    一早休息后,第二天两个人便开始进到了潘国。

    刚入城关,夏叶便被城内的繁荣所吸引了,没想到潘国居然还是个繁荣的国家呢了。

    进城关后,夏叶发现一路上都有很多人看她们,不管是老的少的,尤其是未出阁的女子。

    夏叶扯了下嘴角,自恋的以为这些人都是被她和楚承孝的帅气所吸引了,而且还自恋的认为自己是老少通吃。

    “哎,你看她们都在看我们呢。”夏叶小声的跟身后的楚承孝嘀咕道。

    楚承孝点点头问:“叶子认为她们是为什么看我?”

    夏叶嘿嘿一笑不好意道:“当然是被我们两个的帅气所吸引了。”

    楚承孝抽了抽嘴角,一副白痴的看着夏叶:“她们是在看我们两个大男人居然同乘一匹马。”

    现在的姿势是,楚承孝双手拿着缰绳,夏叶坐在前面,确实两个大男人暧昧至极。

    在古代哪里有两个男子同乘一匹马的,除非另外一个人是受了伤。

    被楚承孝这么一说,夏叶似乎也发现了他们这些人中眼神的不一样。

    她刚才居然还自恋的以为他们都是被她的帅气所吸引,真是太丢人了。

    夏叶窘迫的缩了缩脑袋,然后两人赶紧找了个地方把马寄放,然后步行起来。

    因为刚进城关,这里只是一个潘国小县城,所以街道很是繁华,听说这里还有一个很特别的名字,叫牙关县。

    据说这个名字还是当初潘国先帝赐的呢,因为这里是边境关卡后的一个县城,所有要入侵潘国的国家进到这里才算是攻进了潘国。

    所以潘国先帝赐名牙关县,也就是让他们咬紧牙关的意思。

    “这里好热闹啊。”楚承孝说。

    夏叶赞同的点点头:“但是还是没有姜国繁华。”

    “那是自然。”楚承孝笑了笑:“姜国是第一大国,当然所有还数我们姜国繁盛。”

    “呐呐呐,你是姜国王爷,当然是夸自己的母国喽。”夏叶撇撇嘴,然后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看着繁闹的人群,夏叶认为这才是自己的生活。

    虽然是个小城县,但是夏叶发现牙关县的街道确实很宽长,卖东西的小贩也比较多。

    过了这个街道,夏叶跟楚承孝又去了另外一个街道,同样的繁荣人熙攘。

    “公子,上好的玉钗要不要买来给自己家的娘子啊?”一个买珠钗的小贩上前搭讪道。

    夏叶看了眼摊上的珠钗,还真是别致呢,夏叶一时兴起走上前看了看,毕竟她还是女儿心性。

    “这些都是上好的玉雕刻成的,公子快看看。”小摊贩拿出几个新到的款式给夏叶看了看。

    “这个怎么样?”夏叶拿着一个梨花压枝的金钗道。

    楚承孝点点头:“好看。”然后又拿起另外一个白玉雕刻的流苏钗道:“这个也适合你。”

    “嗯,这个也不错。”夏叶接过楚承孝手里的玉钗道。

    小摊贩挠了挠头,奇怪的看着夏叶和楚承孝,心想难道这两个人是断袖?

    已经挑发钗忘我的夏叶根本没注意到小摊贩奇怪的眼神,然后手里拿着两个玉钗道:“我就要这两个了。”

    “好嘞,公子,一共五两银子。”见生意成了,小摊贩便没再想那么多,两只眼睛眯在一起乐呵道。

    楚承孝自觉的掏出银两替夏叶买账。

    夏叶开心的拿着玉钗,喜欢的不得了,看了又看才舍得放进怀里。

    看夏叶开心,楚承孝也就开心了,跟在夏叶身后看着乐的像个小孩一样的夏叶,嘴角轻抿了一下。

    以前的时候夏叶就喜欢逛一些小饰品店,买一些小东西,这就是让她最开心的事了。

    “都让开让开…”

    刚想往前走的夏叶突然被人一把推开,幸亏楚承孝及时扶住了她。

    然后夏叶就看到街道两边的人被一些官差分散到两边,中间一个轿子走过。

    “什么人啊?这么拽?”夏叶问道。

    楚承孝摇摇头,然后就听到旁边的百姓议论道,说是轿子里坐的牙关县的青天大县老爷。

    这么听来,这个县官应该是个好官了?可是为什么还这么霸街,夏叶撇撇嘴然后看着一顶深蓝的轿子从面前经过。

    突然,人群中一阵躁动,一个女子冲出官差的阻拦冲到路中间,跪在轿子前面。

    “青天大老爷,民女有冤情,还望青天大老爷为民女做主!”女子蓬垢着头发,跪在地上狠狠的磕着头。

    可是却被那些无情的官差殴打了一顿:“又是你这个疯女人,赶紧走,别拦大人的轿子。”

    “民女要诉冤,还请青天大老爷为民女做主!”女子继续跪在地上磕头,结实的路面,不一会女子的额头便磕出了青红。

    “真可怜呢!”

    “谁说不是呢,好好的杨家少夫人,沦落成现在。”

    旁边的百姓七嘴八舌的对女子指指点点,可是轿子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那些官差也在继续殴打女子。

    夏叶看了眼楚承孝,发现他刚想要出手去阻拦,轿子便停了下来。于是夏叶又转头去看向轿子。

    只见轿帘打开,一个中年男子,眼目刚正,脸颊中挺,额头饱满,嘴上长出了器宇不凡的胡子,看着跪在地上的女子开口道:“杨氏,你已经多次申冤朝堂,最后都证据不足,本官也着实为难,若人人都像你这样天天诉冤,朝堂岂不是要乱成一团?”

    跪在地上的女子赶紧摇摇头:“彭大人,女子这次有了确切的证据,可以指认杨府管家勾结小妾,谋害杨家少爷侵占杨家财产。”

    轿子里的彭源摇摇头叹了口气,然后合上轿帘:“走吧。”

    女子被官差无情的推开,轿子继续前行,夏叶想上前拉起女子却被楚承孝拦了下来,只见楚承孝冲她摇摇头,然后拉着夏叶朝前面走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