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刚才为什么不帮她?”夏叶问。

    楚承孝看着夏叶道:“刚才那个女子明显神志不清,连县官都对她无力了,你上前扶她岂不是自己惹事上身,刚进潘国还是少惹事的好。”

    “可是我看她似乎有莫大的冤情?”夏叶又回头看了眼女子,就见女子可怜兮兮的跪在地上,手里抱着诉状。

    “这种事情,难说。”楚承孝叹了口气,它以前在京城也是见过不少此事,所以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听到楚承孝这么说,夏叶也只好不再多管。

    走了一会,随便找了家还不错的客栈,两个人暂时先住了下来。

    “去吃点东西吧。”楚承孝把东西放好后,进到夏叶房间道。

    正在整理包袱的夏叶把东西放好,然后点点头跟着楚承孝下了楼。

    要了一桌子菜,夏叶便开始吃了起来,但是旁边桌子上几个大汉议论的事情却被夏叶听的一清二楚。

    “你们说这杨家少夫人也真是可怜,被一个管家和小妾背地里勾结,毒害了杨家少爷和老爷夫人,独占了杨家万贯家财。”

    “谁说不是呢,虽然说这个少夫人是逃了出来,可是现在却也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真是可怜呢。”

    “嘘嘘,你们小点声啊,这件事情连县老爷都判不下案,你们在这里说的却言辞凿凿的,谁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呢?”

    “确实,在大堂上,杨家管家一口咬定是杨家少夫人起了嫉妒之意想要杀了杨家小妾,后来杨家少爷阻止却被误杀,怕事情闹大所以杨家少夫人把杨家老爷和夫人也杀掉了。”

    “而且这个管家和小妾还美名其曰是替杨家守住家产,但是看杨家小妾那股风骚劲,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货。”

    “哈哈…”几个大汉笑了起来。

    其中一个又道:“说是杨家少夫人毒害了杨家少爷和老爷夫人,真是胡扯,她一个女人家哪里能杀得了这么多人。”

    “可是关键这个杨家少夫人没有证据啊,所以咱们再在这里议论也没有什么用啊。”

    “咱们这个县官大人也算仁慈,没有把这个杨家少夫人关起来,三番五次扰乱公堂,也是让彭大人为难啊。”

    “哎呀,你就少操点心吧。”一个大汉嘲讽道。

    “只是可惜了杨家少夫人那如花似玉的美人了。”

    “哈哈…”

    “来,喝喝喝…”

    几个大汉事不关己的闲谈起来,随后又化为一顿笑谈。

    夏叶突然觉得食之无味起来,吃了几口便吃不下去了。

    “怎么了?叶子?”楚承孝问。

    “可能是有点不舒服吧,吃不下。”夏叶摇摇头。

    “那我陪你出去走走。”楚承孝结账后带着夏叶出了客栈。

    走在路上夏叶的心情才算好点,想起刚才那几位大汉说的,夏叶就觉得像是什么如梗在喉,但是又说不出来什么原因。

    “叶子还在想刚才的事?”楚承孝见夏叶情绪不高,就知道她是有心事。

    “没什么,只是觉得这世间真的是有很多事都百口莫辩,所有冤屈和真相都被时间掩盖以致消失。”

    “但是只要是真相,总有会浮出水面的一天的。”楚承孝道。

    他知道叶子意有所指,所以喃喃道:“叶子,我以后不会让你再受任何委屈。”

    “嘿,我说你这人,吃了包子不给钱,反倒还偷钱!”

    前面的包子铺突然围了许多人,夏叶本着看热闹的心走上前去,然后就发现包子铺的老板手里拉住一个吃饭的男子道:“快把你偷我的钱拿出来。”

    男子一脸委屈道:“什么钱啊?我没有拿你的钱啊?”

    “还狡辩,刚刚我放这里的十个铜板不见了,而在你兜里正好发现了十块铜板,不是你是谁?大家给评评理。”

    “我只是正好有十块铜板而已,而且刚才吃饭的不光我一个,为什么你非说是我偷的?”男子一个包子还没吃完,十分委屈道。

    围观的人指指点点说什么的都有,但是因为在那个男子兜里发现了十块铜板,所以周围的人很自然的就认为是这个男子偷了买包子老板的钱。

    “既然你不承认,我就拉你去报官,让彭大人做主!”包子铺老板拉着男子就要走。

    围观的人也都一起跟了上去,夏叶也想看看这个牙关县的彭大人究竟是怎么样个青天大老爷,于是拉着楚承孝一起跟了上去。

    跟着一行人来到县衙,所有围观人被拦在外面的栅栏看着。

    楚承孝帮着夏叶站了个最近的地方,因为叶子相比楚承孝个头还是矮了些,所以楚承孝就站在夏叶身后本能的把其他人屏蔽在旁边。

    “堂下何人?”彭源坐在公堂上问。

    只见包子铺老板跪在地上道:“回禀大人,小人陈三,是包子铺的老板。”

    “小人赵波。”吃包子的男子也跪在地上道。

    “你们都有何事啊?状告何人?”

    包子铺老板开口道:“小人状告他吃包子不给钱,还偷了小人十个铜板。”

    说完,陈三又把刚才的话说了一遍,彭源听后问陈三:“你怎么能证明赵波这十个铜板就是你丢的那十个铜板?”

    “这十个铜板是隔壁王婶刚给小人的,王婶可以作证。”陈三道。

    “谁是王婶?”

    堂上的彭大人问完,夏叶旁边一个大婶举手道:“大人,我是。”

    王婶被押到堂上,并且为陈三的十个铜板做的证明:“回大人,这十个铜板确实是民妇给陈三的。”

    “赵波,你可有证据证明,这十个铜板是你的,并非是陈三的?”

    这十个铜板是他偷的老婆的,本想着去赌博,如果现在让老婆来证明,他还不得被老婆打死?

    赵波苦着脸道:“小人…小人没有证据,可这十个铜板确实是小人的。”

    “你胡说,明明就是你吃包子时趁我不注意偷的。”陈三咄咄逼人道。

    彭源拍了下案板道:“安静。”

    “王婶虽然证明了给过你是个铜板,却也不代表就是赵波偷了你的铜板,也许他也是只是恰好有了十个铜板。”

    “大人明鉴。”赵波头嗑在地上道。

    “可是小人确实丢了十个铜板,而且当时吃包子就他一个人,大人,这也太巧合了吧。”陈三同样头嗑在地上道:“求大人明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