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少在这里多管闲事,她这个疯女人经常偷我们的馒头,今天一定要给她一个教训。”一个男子恶狠狠道,然后一脚踢在杨家少夫人的身上。

    夏叶护住杨家少夫人然后道:“馒头多少钱,我给。”

    “你起开,我们今天就是要教训她一下,竟然敢偷馒头。”一个男子说完就要入推夏叶,结果被赶上来的楚承孝用手钳住了他的手腕。

    男子吃痛的怪叫了一声,然后道:“啊…好疼,大哥饶命。”

    楚承孝眼神冷漠道:“滚!”

    两个男子心有不甘的看了眼地上的杨家少夫人然后走开了。

    “你怎么样,有没有事?”夏叶担心的扶起杨家少夫人。

    杨家少夫人怯懦的看了眼夏叶,然后把手里的馒头使劲的塞进嘴里。

    “你慢点吃。”夏叶看着脸蛋姣好,但是蹭满污垢的杨家少夫人道:“少夫人,你别怕,我叫李业。”

    “你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听到夏叶这么问杨家少夫人突然停下,看着夏叶眼泪就掉了下来,但是却起身跑开了。

    见夏叶要追,楚承孝赶紧拦住了她:“叶子。”

    “承孝,太可怜了,我感觉她一定有莫大的冤情。”夏叶眼神看着杨家少夫人的背影,心里突然一阵悲悯。

    “我知道,但是这件事你管不了。”楚承孝已经打听了,杨家是牙关县屈指可数的富贵人家,在牙关县有一定的势力。

    如今杨家成这样,背后一定有隐情,刚才追她的男子恐怕也不单纯是因为馒头的事。

    夏叶回头看了眼楚承孝,然后道:“那就任由可怜人这样可怜下去吗?”

    楚承孝摇摇头:“这件事,以后如果你能帮上忙,我一定不会管,但是现在你管不了。”他担心夏叶会有什么危险,所以一直阻拦着夏叶。

    “回去吧。”

    这里是潘国,她确实没有能力,但是她真的觉得这个女子背后一定有大隐情,她想要帮她。

    “听说公堂又开案了,咱们快去看看吧。”两个妇女从夏叶身边走过去道。

    公堂开案,夏叶突然想到什么,然后转身跟着那些人朝公堂衙门走去。

    见叶子肯回去,楚承孝也赶紧跟了过去,但是却发现叶子朝公堂那边走去。

    “叶子,你要去公堂?”

    “是啊,反正也没事,就去看看热闹吧”夏叶心里其实另有主意,只是她没有说,因为她怕楚承孝会阻拦她,虽然她知道他都是为了她好。

    到了衙门,夏叶站在门口栅栏外面,然后看到公堂上跪着好几个人。

    其中左边的明显穿的比较富贵,另一边的则是布衣。

    “堂下何人击鼓鸣冤?”

    “回禀大人,小人牛大力,要告这个黄员外欺男霸女,欺行霸市。”布衣的老者道。

    “黄员外是如何欺男霸女,欺行霸市了?”彭源问。

    老伯道:“小人本是本分的菜农,那日和小女一起上街卖菜,谁知这个黄员外不仅拿了菜不给钱,还让人带走了小女,至今小人都没见过我的女儿,还请大人为小人做主啊!”

    “哎,这位老伯,你说话用词可要注意一下。”一个站在旁边的男子,手执文墨扇道。

    然后转身又对公堂行了一礼:“所谓欺男霸女指的是强抢民女,而黄员外只是和这位老伯家的女儿情投意合,两情相悦,所以才八媒六聘请回了员外府,怎么算的上是欺男霸女?”

    “再说欺行霸市,黄员外拿自家丈人的菜给他的女儿做着吃,哪里算的上是欺行霸市,所以说老伯你用词太不恰当了一些。”

    “你胡说,我女儿明明是被强迫带走的,你们那些聘礼我们不收。”老伯气的剧烈咳嗽道:“还有他就是欺行霸市,如果说拿我的不算,那拿那些其他的菜农的可算?”

    手执文墨扇的男子突然合起了扇子一脸严肃道:“老伯,这说话可要讲证据,谁可以证明这黄员外是拿了别人家的菜了?”

    老伯气的胸口剧烈起伏道:“大人,和小人一起做菜农的七姑和王婆都可以作证,她们都被这个黄员外白白拿过菜。”

    “那就请大人召她们进公堂上来跟黄员外对质。”男子直接道。

    彭源点点头:“七姑王婆何人?”

    “叩见青天大老爷。”

    两个大婶跪在公堂上,看了眼老伯和黄员外。

    “七姑,王婆。”男子指了指跪在旁边的老伯问:“这位老伯说黄员外经常拿你们的菜,而且不给钱,欺行霸市可是真的?”

    七姑王婆看了眼老伯,然后对视一眼道:“大人,还请大人明鉴,黄员外虽然是员外,但是出门卖菜都是对我们这些菜农很照顾,每次都会多给我们一些零头,是个十足的大好人啊。”

    跪在地上的黄员外挑衅的笑着看着老伯,然后一副不屑的样子。

    “七姑,王婆,你们在说什么呢?”老伯错愕的看着她们道。

    七姑王婆好像很心虚的缩着头道:“我们说的都是事实啊,牛大力,你女儿都给黄员外做小妾了,你就不要再这么多事了。”

    “你们胡说些什么!”牛大力气的简直都要瞪出来了:“他经常白拿你们的菜,难道你们都忘了吗?”

    “老伯。”男子不耐烦的叫了声,然后看着堂上的彭源道:“大人,现在事情已经大白,大人看是否可以定案了,这个牛大力扰乱公堂,是在是可气啊。”

    牛大力有种百口莫辩道:“大人,小人的女儿确实是被他们强行带走了,而且他们真的是欺行霸市,小人不知道为何七姑王婆突然改了口,但是小人所言句句属实啊!大人,你要给小人做主啊。”

    “老伯,你不就是嫌黄员外给你的聘礼少嘛,至于闹到这个公堂上,让大人不得清净?”男子无奈的摇摇头道。

    “谁要你的聘礼,我牛大力根本不稀罕,今天我就是要告这个黄员外,欺男霸女,欺行霸市!”

    男子呵呵一笑:“既然你都亲口承认收了我们黄员外的聘礼了,还说什么欺男霸女呢?还有欺行霸市,刚才七姑王婆都已经来对质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大人,不是这样的,小人冤枉大人…”

    “好了。”彭源拍了下案板:“此事依我看…”

    “大人且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