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大人英明!”夏叶冲牛大力笑笑道。

    “小人多谢大人,多谢李讼师。”

    “牛大伯快请起。”夏叶扶起牛大力然后一起走出了公堂。

    公堂外围观之人,更是爆出哄堂的掌声,拥挤着夏叶。

    “黄员外这个恶霸,终于得到惩治了,李讼师简直就是我们老百姓的福音啊。”

    楚承孝轻笑着看着备受瞩目的夏叶,然后也一同涌入夏叶的小粉丝中。

    回客栈的路上,夏叶一路心情大好,嘴里忍不住哼哼着小曲。

    “现在我总算知道了叶子为什么去哪里都可以过的很好。”楚承孝道。

    夏叶一听好奇,然后问:“为什么?”

    “我们叶子可以说是干什么,什么行。”楚承孝崇拜的说完又有些责备的看着夏叶:“只是,你知不知道,刚才你冲进公堂当时都快要把我吓死了?”

    “怕什么,大不了就是输了,我是讼师又不会受到什么牵连,最关键的就是只要是正义的一方,我们又有什么好怕的呢,因为正义总会打倒邪恶。”夏叶说完咯咯的笑了起来。

    两场完胜的官司让夏叶迅速在牙关县走红。

    这一天,正在客栈休息的夏叶突然听到外面有什么声音,刚推门出来就发现楚承孝也一同从隔壁出来了。

    客栈小二正慌忙的从楼下上来,然后跑到夏叶面前道:“公子,楼下有人找你,说是要请你当讼师。”

    “找我当讼师?”夏叶和楚承孝互相看了一眼,然后一起下了楼。

    楼下,一个油光满面的男子,嘴里镶了颗金牙,看到夏叶后嘿嘿一笑:“您就是李讼师?”

    夏叶一脸茫然的点点头,然后问:“怎么称呼?”

    男子客气道:“我就钱大贵,是一个富贾,听说李讼师能言善辩,所以想请李讼师帮我打个案子,咱们价格好商量。”

    “什么案子?”夏叶问。

    钱大贵看了看客栈的人,然后有点不好意思道:“咱们能不能到房间里说?”

    夏叶狐疑的看了钱大贵一眼,然后又看了眼楚承孝,这才点点头答应:“好吧。”

    进到房间,楚承孝就一直站在夏叶身后守着。

    跟着钱大贵一起来的几个伙计则是守在了门口,见到楚承孝跟着进来,钱大贵似乎还是有些难以启齿,又说道:“我想和李讼师单独说说。”

    这下夏叶愣住了,什么事情还非得单独说,万一这丫的想害她怎么办?

    夏叶看了眼身后的楚承孝,然后拉出一个板凳给楚承孝坐下道:“这个是我的秘书,钱老爷但说无妨。”

    “啊。这样啊。”钱大贵犹豫了下道:“是这样的,我拿现在有一个案子比较棘手所以想找李讼师帮一下忙。”

    “不知道是什么案子呢?”夏叶问。

    “就是前几天一个人家的女儿,我想要娶她做我钱大贵的老婆,让她以后跟着我吃香喝辣的,可是谁知道那个女子脾气太过执拗,竟然一下子跳河自尽了,这不那个女子的家人就把我告上衙门了,我这不是听说李讼师最近挺那个什么的,所以想请李讼师帮忙让我脱身这个案子,至于银子,只要李讼师能帮我脱身,多少钱我都可以。”

    夏叶听完呵呵一笑,然后看着满脸肥肉的钱大贵:“你,不会是欺男霸女,逼死了人家姑娘吧?”

    “没…没有…是她自己跳河的,跟我没关系。”钱大贵解释道。

    “但是如果你连我这个讼师都不告诉实情的话,那我怎么帮你呢?”夏叶问。

    “真的不是我欺男霸女,我只是喜欢她,谁知道她脾气那么倔竟然跳河自尽了。”钱大贵一副自己也没想到的表情。

    “如果你不逼她,她会跳河自尽了?男女之间最重要的就是互相喜欢,不情不愿迟早会出事情。”

    钱大贵点点头:“是是是,李讼师说的是,所以我这不是来请李讼师帮忙的吗?”

    夏叶冷笑一声:“对不起,这状子我不能帮你打。”

    一听这个钱大贵就是过错方,她才不会帮恶人打官司。

    “李讼师要多少银子都可以,只要李讼师帮我接这个状子。”钱大贵继续道。

    “钱老爷,这不是多少钱不钱的问题我不会帮一个坏人。”夏叶直接道。

    钱大贵突然就腾的站了起来:“李讼师,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来找你递状子就是看得起你,不就是打赢了两场吗?牛什么牛?”

    “你不帮忙接这个状子,我再找别人就是了。”见夏叶言语中有针对性,钱大贵突然感觉不妙,于是转身准备要离开。

    见钱大贵要走,楚承孝突然起身一脚踢在钱大贵丰盈肉上,然后钱大贵一个趔狙出了门。

    多亏了门外的伙计及时扶住了钱大贵,被踢的钱大贵转过身来看着夏叶和楚承孝:“你们丫的居然敢踢我?”

    “钱大贵,说话可要讲证据,你自己出门时一个趔狙难不成现在要赖上我们?就因为我不接你那肮脏的状子?”

    “你胡说,明明就是刚才你们有人踢了我!”钱大贵捂着屁股说。

    “谁看见了?”夏叶摊摊手问。

    钱大贵气的咬牙转身离开了。

    要问为什么钱大贵没有让他的伙计动手,夏叶猜测,大概是因为自己牵扯了案子,又加上夏叶是讼师,钱大贵不想在这个关头惹是生非。

    “走,出去看看。”等钱大贵走后,夏叶拉着楚承孝离开了客栈,然后朝公堂跑去。

    “不是说不接钱大贵的状子了吗?”楚承孝问。

    “但是我想去看看。”夏叶说道。

    然后两个人来到了衙门,衙门口这会还没有多少人,因为还没有多少人来。

    夏叶四处看了看,发现一个年迈的老伯坐在衙门口,叹了口气然后准备击鼓。

    “老伯。”夏叶走过去叫了声。

    老伯抬头看了眼夏叶,脸色上没有一丝情绪波动的问:“公子有什么事?”

    “不知道老伯是要状告何人?”

    “我要状告牙关县的一个商贾,凭借自己的家财万贯,害死了我的女儿。”老伯说完,干涸的眼睛中流出了眼泪。

    难道这个就是钱大贵说的那个案子,夏叶拉住要击鼓的老伯道,你能不能把这件事情跟我说说详细?

    老伯一脸奇怪的看着夏叶。

    楚承孝赶紧出来解释道:“这个是李业李讼师,老伯可以把事情说给她听,待会她可以帮你申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