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387章 一粒扣子解开谜团
    彭源拍了下案板道:“师爷,去扒开钱大贵的衣服。”

    果然,等钱大贵的衣服被拔下来,肩膀上有一排清晰可见的牙印。

    牛娃目次欲裂的看着钱大贵,眼眸猩红的强忍着的泪水还是留了下来。

    “大胆钱大贵,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彭源怒道。

    佟人没想到钱大贵的身上居然还留下了这么重要的罪证,不免暗怪自己疏忽。

    “大人饶命,小人并没有强暴阿红,她当时是自愿的,根本没有反抗。”钱大贵说完又道:“而且小人只是把她睡了,并没有逼她跳河。”

    “你玷污了一个女子的名声,还敢说自己没有逼她,你这简直比逼她去跳河还可耻,阿红一定是受不了所以才投河自尽的。”夏叶说完转而对堂上的彭大人道:“还请大人为民做主。”

    “你这个畜生!”周老伯突然大喘气着气的险些晕了过去。

    钱大贵慌乱的跪在地上道:“大人明鉴,小人真的没有强暴阿红,如果大人不信的话可以去他家搜,我当时是给了阿红几两银子和一株头花的,因为阿红她爹身体一直不好没有钱看病,所以才答应小人只要小人给她给她爹看病的钱,她就同意陪小人睡。”

    什么?那株头花居然是钱大贵给阿红的交易东西,并不是继续。

    “你骗人!阿…阿红是不会这样的。”周老伯锤着胸口道。

    “大人,小人句句属实还请大人明鉴。”钱大贵头磕在地上道。

    “大人,钱大贵说没说谎,让人去周阿福家搜一下看看有没有钱大贵说的银子和头花不就可以了。”佟人提议道。

    彭源点点头:“来人呢,去周阿福家搜搜看去。”

    牛娃突然低着头,眼神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本来夏叶以为这样就真相大白了,可以惩治这个钱大贵了,没想到事情居然出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们只好等着官差从周老伯家搜东西回来,然后再继续审案。

    过了一会,派去周老伯家的官差回来了。

    “大人,在周阿福家里只搜到五十两银子,没有发现头花。”官差把搜来的银子呈交上去道。

    “大人,头花在我这里。”夏叶从袖子里拿出头花交给彭大人。

    “李讼师,这头发怎么会在你手里?”佟人阴阳怪气的问。

    夏叶冲佟人冷笑一声:“想要探查案件的真相就要深入案子,不是一味的只看钱的,当时我去周老伯家发现了这支头花,觉得价值不菲,不该是周老伯这样的人家应该有的,所以暂时收了起来,看是不是什么破案证据。”

    佟人哦了一声,然后问:“现在李讼师看到了,这头花它确实是个证据。”

    真是小人得志,夏叶没好气的把头撇过去没有再看佟人。

    “那这么看来,钱大贵确实不是强暴了阿红,而是你情我愿?”彭源问。

    “正是。”钱大贵跪在地上道:“大人明鉴呢。”

    “大人,即便是这样,这其中也不乏钱大贵的威胁,阿红投河自尽一事一定也与他脱不了关系。”

    一直低着头的牛娃,不知道什么时候眼睛都哭红了,只见他抬起头道:“大人,钱大贵就是强暴了阿红,后来才说要拿这些钱给她,让她给她爹看病,要求就是不让她说出去,不让她报官。”

    “阿红拿着银子,左右为难,一方面她爹确实病的厉害没有钱,另一方面阿红也羞于女儿的名誉,所以最后才投河自尽,把钱留给了她周大伯。”

    “可怜的阿红以为这样就可以逃脱心里的阴影了,结果没想到还让这个卑鄙小人说成是你情我愿。”

    见牛娃反应激烈,夏叶也是愣了一下,她一直以为牛娃是个很安静的男子,没想到他也只是没有爆发出来。

    钱大贵一听赶紧摆摆手道:“大人,我没有,阿红当时真的是你情我愿的。”

    “一个讨厌你的人怎么可能会你情我愿,分明就是你在这里搅弄是非,逼的阿红不敢声张,最后只能为了保住名节跳河自尽。”夏叶愤怒道。

    “钱大贵,在公堂上休要狡辩!”彭源厉声道。

    “小人…小人承认是逼着阿红做的,但是这阿红跳河总不能算在我头上吧?而且她那天晚上确实没怎么反抗,后来还同意了我的话收下了钱,谁知道后来她跳河自尽是因为什么事情。”钱大贵大金牙一闪一闪道。

    佟人看了眼牛娃道:“大人,在下觉得这个牛娃真的事很奇怪,既然他知道这些为什么到今天才说,难道是有什么隐情?”

    夏叶也看向今天很奇怪的牛娃,然后一想牛娃和阿红互相喜欢,他今天之所以这样似乎也情有可原。

    “我只是不想让别人知道阿红的清白被玷污,所以才忍到今天。”牛娃解释道。

    “那你为什么今天又要说出来了呢?”佟人紧跟着问。

    牛娃愣了一下道:“我只是不想让坏人继续逍遥法外,我要让阿红可以沉冤得雪。”

    “等一下。”佟人突然打住后问牛娃:“你刚才说是因为保护阿红的清白所以才没有说出来,你为什么那么注重阿红的清白,难道你和阿红之间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没有,我只是一直把她当妹妹。”牛娃紧张的额头浸出汗水道。

    “佟讼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夏叶看不下去道:“牛娃和阿红从下一起长大,感情就和亲兄妹一样,牛娃为了保护阿红的清白也是说的过去的啊。”

    “但是据我所知,牛娃和阿红好像是一对恋人吧?而且还是青梅竹马?”佟人道。

    他怎么知道牛娃和阿红的事的?夏叶皱了下眉头看着佟人:“佟讼师什么意思?”

    佟人勾了下嘴角,然后突然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递给彭大人:“大人,这个是我在死者阿红投河自尽的地方找到的东西,这个是一枚扣子,而且是男子身上我们的扣子。”

    “经过我的调查,发现阿红投河的地方,出现了一道划痕,而那道划痕足以证明阿红不是投河自尽,而是被人推进了河里。”

    佟人说完看了眼夏叶:“不是只有李讼师会调查,我们私下也会为了案情的真相做调查。”

    夏叶也去看过阿红投河自尽的地道,所以佟人说的那个划痕夏叶也知道,只是当时夏叶并没有在那里找到什么东西,没想到佟人居然在那里找到了一粒扣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