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个扣子能证明什么?”彭源看着小小的一枚扣子问。

    “大人,这枚扣子确实是没有什么奇特之处,但是确实牛娃领口上正好少的那一颗扣子,这就说明阿红被推进河里的时候,牛娃也在,而且很可能凶手就是牛娃。”

    阿红是被牛娃推进河里的?夏叶完全不能相信这个事情,于是笑道:“怎么可能,你刚才不是还说阿红和牛娃是恋人吗?牛娃怎么可能会杀了阿红?”

    “因爱生恨,这个你就要问他了。”佟人指了指牛娃,然后看着他道:“你现在可以说说为什么阿红跳河的地方会有你领口的扣子了吗?”

    此时牛娃已经瘫软在滴,后背被汗水浸透。

    周老伯不敢相信的叫了声:“牛娃?”

    夏叶更是紧皱着眉头,牛娃怎么会推阿红进河里,这…这怎么能说的过去?

    “大人,我坦白!”

    突然牛娃跪在地上直接哭出了声,这些天他的内心一直在备受煎熬,他真的快顶不住了。

    “速速从实招来!”彭源拍了案板道。

    “那天,我照常给周大伯家挑水,刚进院子就看到了哭啼的阿红,后来就得知了阿红被钱大贵强暴的事,我当时好恨,所以想要带着阿红离开牙关县,去一个谁都不认识我们的地方。”

    “后来我们约定午时离开,在河东河边的小树下聚头,可是等我等来阿红,她却告诉我说她不想走了,她说她爹爹病情严重,她不可以离开。”

    “我当时很理解阿红,所以没有强迫她,再后来一就和阿红坐在旁边的河边聊天,无意中阿红突然说起了钱大贵,还说人这一辈子无非就是图个富贵,她爹一辈子没享过福如果…如果钱大贵还喜欢她的话,她就愿意去给钱大贵做小妾,从此让她爹爹衣食无忧,病也可以有钱看,还说要跟我分手,说她如今已经是残破的身子配不上我。”

    说到这里,牛娃痛苦道:“我本来打算今天带阿红一起远走高飞的,没想到阿红今天居然要跟我分手,我从小就喜欢阿红,我根本不可能失去她的,可是阿红一直态度坚定,然后…然后我就一个失手把阿红推进了河里。”

    牛娃双手抱着头悔恨不已道:“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推阿红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失手。”

    “牛娃,居然是你…居然是你害了阿红…”周老伯不能接受的看着牛娃:“为什么,我一直把你当儿子一样看待…你为什么…你的心好狠呢!”

    佟人听后对彭源拱手道:“大人,看来这就是牛娃托着这么长时间才来证明的原因,他是怕到时候把自己也搭进去。”

    彭源拍了下案板道:“牛娃,你可认罪?”

    “小人认罪!”牛娃说完给周老伯磕了三个响头:“大伯,牛娃对不起你,对不起阿红。”

    果然是因爱生恨,可怜一对痴男怨女,更可恨了有点小钱就爆发的钱大贵。

    夏叶突然想起一句话来,那就是如果你这钱是以不正当手法得来的,到最后一定会是以不正当的手法花出去。

    她已经不想再关钱大贵究竟是怎么暴富的了,现在她只想看着钱大贵被关进大牢。

    “来人那,把钱大贵还有牛娃通通关进大牢,春后处斩!”

    “退堂!”

    事情总算结束了,为女儿沉冤得雪的周老伯似乎卸下了身上的担子,告别夏叶后便回去了。

    出公堂的时候,夏叶发现佟人故意从她身边走过去,还故意开了下扇子,然后挥了两下大步走出了公堂。

    “拽什么啊,不就是打了个平局吗?”楚承孝说完白了佟人一眼,然后赶紧围着夏叶道:“刚才那场还真是精彩,剧情曲折啊。”

    “真是没想到,最后的凶手居然是牛娃。”夏叶叹了口气道。

    “我也没有想到。”楚承孝也叹了口气道。

    “不会事情也总算是解决了,回去吧。”夏叶送了口气道。

    然后两个人大摇大摆的转回了客栈,刚到客栈,夏叶就看到了一个很熟悉的背影,于是走上前去叫了声:“杨家少夫人?”

    女子回头看到是夏叶后,突然激动起来,然后一脸开心的看着夏叶。

    楚承孝本能的保护在夏叶面前,结果吓的杨家少夫人往后退了几步。

    “承孝,别这样。”夏叶让楚承孝照到一边,然后走到杨家少夫人面前道:“少夫人是有什么事找我吗?”

    女子点点头,然后道:“我叫卫荣,想请公子帮杨家申冤。”

    大概女子是听说现在夏叶当讼师很火了,所以才来找她的。

    其实夏叶一开始当讼师的目的,也是为了帮杨家少夫人,于是欣然点头道:“我可以答应少夫人,只希望少夫人可以把事情原委都跟我讲清楚。”

    卫荣点点头,然后道:“公子叫我卫荣就可以了,我现在已经不是杨家少夫人了。”卫荣无线悲凉道。

    “那好,我就先叫你卫夫人吧。”夏叶说完又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带你回客栈。”

    “可以吗?”卫荣看着脏兮兮的自己问。

    “没事的。”夏叶说完率先进了客栈。

    楚承孝发现似乎周围有人在盯着他们,但是看了一圈却没发现什么,只好先回了客栈。

    把卫荣带回客栈的夏叶先让她在她的房间里洗漱了一下,然后又去买了件干净的衣服回来。

    “叶子真打算要帮她?”楚承孝问。

    夏叶点点头道:“当然要帮。”

    “杨家冤案,连彭大人都不敢再管,叶子又何必自己招惹是非上身呢?”不是楚承孝她胆小怕事,而是他发现自从叶子把那个女人带回了客栈,四周似乎突然多了许多眼睛在看他们。

    他倒是无所谓,他担心的是叶子会出什么事。

    “正是因为没人敢管这件事情,所以我才要管,否则这世间又得多一大冤案不可。”夏叶说完拿着衣服上了楼。

    在二楼夏叶整整听了一天卫荣讲杨家的事,气的他简直就是要头顶冒烟了。

    这下更是激起了夏叶要替她伸张冤屈的决心。

    只不过随着夜色凋零,夏叶悲催的发现因为她现在是女扮男装,她的房间让给了卫荣住,她今晚就要跟楚承孝挤一个房间了。

    当然,这个楚承孝是十分的不介意的,所以很欣然的把床铺让给了夏叶,他打地铺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