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是,刚才那些蒙面人呢?”看着楚承孝一脸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夏叶一脸茫然的问道。

    “被打跑了。”说完楚承孝继续挖着尸骨。

    “你一个人把那么多人打跑了?”夏叶跑过去蹲下问道。

    楚承孝愣了一下,眼神闪过一丝异样,然后点点头:“是啊,我一个人把他们打跑了。”

    天啦噜!夏叶一脸崇拜的看着楚承孝:“你简直太厉害了!”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楚承孝嘚瑟完然后拿过旁边的一个小铲子道:“你不是要这些尸骨吗,天色不早了咱们快点挖吧。”

    “好。”夏叶接过铲子道。

    挖了一会,楚承孝看着夏叶问道:“我不是让你走了吗?你怎么刚才又跑回来了?”

    “担心你啊。”夏叶把一块腿骨挖出来,放在一边,如实说:“刚才那么多人围着你,我怕你打不过,所以又跑回来想帮你,结果到了之后发现那些蒙面人已经被你打跑了。”

    “叶子担心我?”楚承孝一脸笑意的问道。

    “那还用说,是我要求你一起来的,万一你出了什么事我怎么办。”夏叶白了楚承孝一眼,然后把最后一块骨头放在包袱里。

    “好了,走吧。”夏叶把杨家三个人的尸骨分开装在包袱里,和楚承孝一人一个。

    楚承孝把包袱拿在手里,然后点点头:“走吧。”

    两个人带着一堆散骨头朝客栈走去,刚到客栈,发现卫荣正焦急的等在门口,看到夏叶后赶紧迎了上去。

    “李讼师,楚公子,你们没事吧?”卫荣担心的问。

    夏叶摇摇头,然后道:“先回去再说。”

    卫荣点点头,然后进了客栈,楚承孝不放心的看了下街道四周,然后才进了客栈。

    回到房间,夏叶就赶紧把房门关紧,然后把包袱里的尸骨,和楚承孝包袱里面的尸骨都倒在地上。

    “李讼师,你们把这些尸骨带回来了?”卫荣蹲下看着那些散骨道。

    “这些尸骨也许会给我们提供证据,我们必须把这些尸骨带回来。”夏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敢挖死人的骨头了。

    现在看着这些零散还带着些泥土的骨头,夏叶突然浑身打了个哆嗦。

    卫荣突然跪在地上,然后哭了起来:“公公,婆婆,相公。”

    “死者已矣,卫夫人还是节哀吧。”夏叶叹了口气,然后准备开始拼接骨头。

    “李讼师,你看这些头骨是不是很奇怪?”楚承孝蹲下看着那些骨头问。

    夏叶看了下那堆散骨中的头骨,然后摇摇头问:“怎么了?”

    “这三个的头骨和颈椎骨是牢固在一起的。”说完,楚承孝拿起了其中一个头骨,果然下面的颈椎骨和头骨是连在一起的。

    “按理说,人的尸体腐烂后,骨头与骨头之间的连接就没有了,所以骨架会零散,叶子你看。”楚承孝指着那堆散骨:“这些骨头都是一块一块的,唯独这个头骨和颈椎骨连在一起,这不奇怪吗?”

    被楚承孝这么一说,夏叶发现哪里不对劲,然后蹲下看着那些骨头,然后又有些想不通的问:“那这是为什么呢?”

    楚承孝拿着其中一个头骨反复看了下,突然双手猛的用力一掰,他手里的头骨和下面的颈椎骨就分开了,但是在头骨和颈椎骨的中间一根斜插入骨头里的钢钉赫然出现在骨缝里。

    “这是什么东西?”夏叶惊讶的看着那根钢钉,因为钢钉是和尸体一起腐烂的,所以上面有一层白色的像是锈一样的东西。

    卫荣看到那根钢钉更是制住了哭啼,同样问道:“骨头里面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看来杨家老爷夫人,还有少爷的死因另有原因了。”楚承孝看着那根斜插入头骨和颈椎骨的钢钉道。

    夏叶也感觉出来这其中的不简单,所以看着那堆骨头道:“咱们还是先把这些骨头拼起来吧。”

    “怎么拼?”卫荣问。

    “你们这里有没有胶水?”夏叶突然伤脑筋的问道。

    “胶水?”卫荣摇摇头问:“那是什么东西?”

    “就是一种很黏很黏的东西,可以把两个东西粘在一起的。”夏叶解释道。

    卫荣想了一下道:“李讼师说的胶水没有,不过我知道一种东西很粘。”

    “什么?”

    “树脂上流出来的粘液,那个很粘的,我们这里一般都用它封窗户纸,很粘的。”

    夏叶听后问:“那这客栈里有吗?”

    “应该有吧,这种东西家家都会备点的。”卫荣说完,然后直接道:“我去问掌柜的要点。”

    “哎哎…”夏叶叫住要出门的卫荣道:“那个…多要点。”

    卫荣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知道了李讼师。”

    毕竟这么多块骨头呢,夏叶怕一点的树脂胶不够用。

    趁着卫荣去拿树脂胶的时候,夏叶把杨家三个人的骨头分开来,然后把其中一个人的分给了楚承孝,自己留了一个人的,剩下的那个给卫荣留着。

    他们三个,一人拼接一个,这样速度快点。

    等卫荣把树脂胶取来,已经拼好骨头的夏叶开始一块块的把骨头拼起来。

    三个人忙活了半天,把每块骨头都粘好后,就等着树脂胶干掉,然后再把骨架从地上扶起来。

    自从碰了那些骨头后,夏叶总感觉哪里不舒服,三番五次的去楼下洗手。

    终于,树脂胶干掉了,夏叶让楚承孝把杨家三个人的骨架扶起来,然后靠墙放着。

    整个骨架成灰白色,夏叶仔细看了看那三副骨架,转身又问眼眶红红的卫荣:“卫夫人,你说他们都是中了砒霜死的?”

    卫荣点点头,然后又低头轻轻抽泣了一下。

    “不对啊,既然杨家这三个人是中砒霜死的,为什么盆骨这里的骨头没有变黑?”如果这些人是中砒霜死的,他们的骨头应该会被砒霜腐蚀黑才对,可是夏叶看那三副骨架,通体灰白色,根本没有一块骨头是黑色的。

    “为什么骨头要是黑色的?”楚承孝一脸茫然的问。

    “如果杨家这三个人都是中砒霜死的,那按照砒霜的腐蚀性来说,他们腹部的骨头应该是黑色的才对。”

    “那如果按照叶子这么说的话,杨家的人或许根本不是中毒死的,而是被人直接拧断了脖子。”因为只有这样才可以解释为什么他们的头骨和颈椎骨上有一根斜插进去的钢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