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因为没有空房间,夏叶只好又回了楚承孝的房间:“这客栈生意也真是太好了吧,居然连个空房间都没有了。”

    “那你就跟我住一间吧,放心,我不会打扰你的,你还是睡床,我打地铺。”楚承孝美滋滋道。

    “这么多不好意思,让你这个主人打地铺,要不还是我来打地铺吧?”夏叶不好意思道。

    “什么时候叶子也会不好意思了?我印象中的叶子可是喜欢耍无赖占便宜的小女子哦。”

    夏叶撇撇嘴,然后叹了口气:“好吧,看来我淑女贤淑的还有人不习惯。”一想到一心想让她端庄贤淑的夷蛮君,夏叶就耸了耸鼻子,然后径直走到床边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今晚的夜色似乎很沉重,蜡烛熄灭后屋内阴暗的没有一丝光明,似乎是今晚的月亮要偷懒没有出来。

    半夜的时候,睡的正香的夏叶突然听到外面啪嗒啪嗒的声音,然后就是一道惊雷,吓的夏叶赶紧睁开了眼睛。

    清醒后的夏叶这才发现外面居然下雨了,而且听声音是场大雨。

    “叶子,你怎么醒了?”楚承孝的声音从床下传来。

    “打雷把我吓醒了。”夏叶沙哑着嗓子道。

    其实她的嗓子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只是刚睡醒,声音还有点闷。

    楚承孝爬起来看着夏叶:“叶子害怕打雷?”

    “还好。”夏叶没有那么矫情,但是如果是她一个人的话她确实害怕打雷,但是现在知道有楚承孝在,她就不会害怕了。

    “那叶子睡吧,我在这里守着你,你就不怕了。”楚承孝坐起来看着夏叶道。

    夏叶点点头,然后躺下又睡着了。

    等着夏叶睡着后,楚承孝替她掖了掖被角才躺下睡觉。

    这一觉,两个人便睡到了天亮。

    自从昨天晚上打雷被吓醒,然后又睡下的夏叶昨晚做梦又梦到了他的娘亲,只是醒来就想不起她娘的模样了。

    “早。”楚承孝打了个哈欠道,然后等转身看到夏叶睡醒后的发型后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叶子,你的头发好像开花了。”

    夏叶赶紧用手护住她的头发,然后起床跑到铜镜前照了照。

    她的头发只要一觉醒来肯定就会大爆炸,这还真是影响形象,夏叶赶紧坐下开始梳自己的头发。

    “我还真是第一次见你这种无拘无束的女子。”楚承孝满脸笑意的看着夏叶道。

    “什么意思?”夏叶听着没好话的意思问。

    “以前见宫里的那些女子,一个个都端庄贤淑,每天都很得体的打扮自己,一定没有那个女子睡一觉醒来头发就开花了。”

    夏叶伸出食指摆动了几下:“非也,今天这不就是让你见到了。”已经整理好头发的夏叶起身离开铜镜看着楚承孝道。

    转眼从一个马大哈的爆炸头,变成一个玉树临风的美男子,楚承孝也是服的不要不要的,只好赶紧赔罪帮夏叶打来了洗脸水。

    洗过脸后,夏叶拿着毛巾擦了擦手,然后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问:“你说,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呢?”

    “你是说杨家那个案子的事情?”楚承孝整理着衣服问。

    “对啊,接下来我们再怎么找证据啊?”擦完手,夏叶把毛巾丢在水盆里,一脸的郁闷。

    “接下来我们应该先找到杀人凶手。”楚承孝提议道。

    “你说凶手会不会就是杨府的管家呢?”

    楚承孝摇摇头:“难说,不过如果有机会的话可以试一下。”

    “那接下来,我们还是先去找当初给杨家人验尸的仵作,看看他当初是不是被买通做了假证。”至于试试看杨府管家是不是凶手这件事,夏叶也不晓得什么时候能见到杨府的管家,还是先从仵作调查开始好了。

    “好。”楚承孝赞同道。

    一大早,夏叶和楚承孝商量好后,刚打开门结果就发现卫荣正站在门口,左右为难的要敲门。

    “李讼师,楚公子…你们醒了。”卫荣一时尴尬道。

    夏叶也是一愣,然后点点头看了楚承孝一眼,发现他也一脸懵逼的样子。

    “我…我们今天去找证据吗?”

    看卫夫人眼睛肿肿的,夏叶就猜到她昨晚一定是哭了很久,难怪昨晚老天爷下了那么大的雨。

    “去。”夏叶把刚才和楚承孝说的告诉给了卫荣。

    卫荣点点头,眼神里面全部都是满满的对夏叶的信任。

    “卫夫人,今天你就留在客栈看好那些骨架,我和楚公子我们两个去找证据。”

    给卫夫人要了仵作家的地址,吃过早饭后,夏叶和楚承孝就按照卫夫人给她的地址去找当初给杨家验尸的仵作去了。

    看卫夫人给的地址,是牙关县的一个乡下,萍乡。

    不知道为什么,听卫夫人说,当初这个给杨家验尸的仵作,自从给杨家验尸过后就消失在牙关县去了乡下。

    后来还是卫夫人无意间打听到的,那个仵作去了乡下。

    如果这个仵作不去乡下的话夏叶还倒不会感觉奇怪,但是听说这个仵作自杨家那次后就去了乡下,她就开始严重怀疑当初仵作有没有做假证的事情了。

    如果这个仵作当初没有做假证,他又为什么会搬去乡下呢?这不是躲还是什么?

    因为从牙关县到萍乡路途比较远,所以夏叶和楚承孝雇了辆马车前去萍乡。

    “仵作竟然搬去了乡下,看来咱们猜的恐怕不错。”楚承孝上了马车后说道。

    夏叶点点头:“只要我们找到仵作,让他出堂承认当初做了假证,杨家这案子就可以翻案了。”

    “希望事情可以就这么简单的解决吧。”楚承孝眼神复杂道。

    马车来到萍乡,因为乡下路不太好走,所以马车停在路口,夏叶他们就下了马车。

    一路走过乡间的小路,农田和小河,还有正在辛勤忙碌的老百姓。

    晴天白云,河里有鹅在安逸的游着,还有穿梭在各处玩耍的孩童。

    这一切都是那么的安详和平自在,也许这才是最丰衣足食安逸的生活吧,夏叶想。

    “没想到乡下还有这么美的地方。”一直生活在皇宫里的楚承孝,看到乡下这般场景感叹道。

    “也许最平凡的最普通的,才是最让你感觉到幸福的吧。”夏叶说完,然后朝旁边正在忙的菜农走过去。

    “大婶,你知不知道前段时间刚搬来这里的一个仵作住在哪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