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正在忙的大婶转头看了眼夏叶,心想真是个水灵的小伙,然后摇摇头:“什么仵作我不知道,不过我们这里前段时间确实新搬来了一个人,而且看样子还是很富有的那种。”

    夏叶赶紧打听道:“那大婶可以告诉我们,他家在哪里吗?”

    “出了这个路,左拐第一家就是,很好找的,我们乡下就数他家的房子好,盖的就像个地主家一样。”大婶无比羡慕的说,

    “好嘞,谢谢你啊大婶。”夏叶说完,然后和楚承孝沿着小路朝前面走去。

    走到小路前面左拐,果然一家新盖的房子,在这一块格外的突出,可以称的上是富丽堂皇。

    门口的两尊狮子更是凸显了家世不凡,门口的台阶也是全部泥石垒砌:“果然豪华,看来他当初做仵作没少捞钱呢。”夏叶感慨道。

    楚承孝刚走到仵作的门口眉头就紧皱在一起,表情也很严肃。

    夏叶坐过去敲了敲门,结果半天都没有人开门:“怎么回事啊?不会是房子太大听不到吧?”

    “不对劲。”楚承孝一脚踢开了大门,然后走了进去,院子里一个女人的尸体正躺在那里。

    “啊!”夏叶被吓了一跳:“怎么…怎么死人了?”

    楚承孝眼神看向屋内,然后走进去一看,屋内还有一个男人,同样也没了呼吸:“咱们还是来晚了一步。”

    看血迹的干涸程度,两个人应该都是刚死不久,难怪刚才他在门口就闻到了一股很浓的血腥味。

    “你是说有人先我们一步把他们杀死了?”夏叶问。

    “看来是真的有人不想让我们找到什么证据。”楚承孝眯着眼睛道。

    “杀人灭口。”夏叶突然把心提了起来。

    “看来对方这是在给我们警示,如果我们还继续调查的话恐怕接下来他们要对付的就是我们了。”

    夏叶害怕的看着两具尸体,如果他们能早来一会的话就好了:“现在该怎么办啊?死无对证?”

    “只等另找别的办法了。”

    居然杀人灭口,他们当真觉得人命就这么不值钱吗?夏叶看着一脸严肃的楚承孝问:“那我们现在回客栈吗?”

    “不好,既然对方已经知道了我们的目的,他们下一步一定会去客栈。”楚承孝反应道。

    那岂不是糟了?夏叶一怔:“客栈就卫夫人一个人,那些骨架…”

    如果那些骨架也没有了的话,她们可就真的一点证据都没有了。

    想到这里,夏叶和楚承孝两个人赶紧坐马车朝牙关县赶去。

    可是这一来二去的,大半天的时间都浪费在路上了。

    回到客栈,看表面很平静,夏叶赶紧飞奔上了二楼,祈祷着一定要没事。

    结果刚推开卫夫人的房门,就看到卫夫人浑身被打的是伤的晕倒在房间里,旁边墙壁上的三具骨架也都只剩下一块黑布在地上,

    “快去叫大夫。”夏叶冲楼下喊道。

    楼下的小二一听赶紧上楼看了看,看到晕倒后的卫夫人后赶紧出去找大夫了。

    楚承孝围着屋里看了个遍:“人是从窗户里爬进来的,难怪客栈没有任何人发现异常。”

    “现在连最后的证据都被人抢走了,这个杨府的管家未免也太赶尽杀绝了吧?”夏叶怒道,那可是他们好不容易才找到的线索。

    “我一开始就说这个案子不简单,连牙关县的县老爷都不管,可见此事不一般。”

    夏叶看了眼楚承孝没有说什么,然后把卫夫人扶到了床上。

    过了一会大夫来了,替卫夫人看了看伤势。

    “大夫,她怎么样?”夏叶紧张的问。

    “只是皮外伤不碍事,就是暂时晕过去,待会应该就醒了,待我开一些外敷内用的药就没事了。”

    等大夫说完,夏叶赶紧跟着去拿了药,回来的时候发现卫夫人已经醒了。

    “李讼师,我对不起你,那些人把骨架抢走了。”卫荣哭啼道。

    “卫夫人,这不怪你,是我们太大意了。”夏叶自责道。

    “李讼师和楚公子可找到那个仵作了?”卫荣问。

    夏叶叹了口气,摇摇头:“我们去晚了一步,仵作被杀人灭口了。”

    “那这下可这么办,骨架没了,仵作也被杀了,我们岂不是一点证据都没有了?”卫荣突然哭的更凶了。

    这种找到证据,又被证据飞了的感觉恐怕比当初没证据的时候还要难过。

    “卫夫人,你有伤在身,快别哭了,我们会想办法再重新找到新的证据的。”

    卫荣一脸自责道:“都是我不好,我没有保护好骨架。”

    “卫夫人可看清是什么人抢走了骨架?”楚承孝问。

    “没有。”卫荣摇摇头哽咽道:“这次来的人,和上次蒙面的人是同一伙的,不过我没有看清他们长的样子。”

    “即便卫夫人没看到是什么人,我们大概也能猜到了,这种事情,除了杨府的管家和小妾还有谁会做?不想翻案,他们的利益最大。”

    当初杨家一案,卫夫人因为证据不足没能告倒杨府的管家和小妾,而同样杨府的管家和小妾也因为对卫夫人下毒毒害杨府老爷夫人和少爷的事证据不足,卫夫人才没有被关进大牢。

    但是,自始至终卫夫人都是最大的嫌疑人,所以彭大人就让卫夫人只能待在牙关县不准外逃。

    也多亏了当初彭大人下的令,否则恐怕现在卫夫人早就被人害死了。

    不过,虽然卫夫人有了护身符,但是却在牙关县不好过,这么长时间就像个要饭的一样在大街上,多亏了夏叶的收留。

    刚才那一刻夏叶真担心卫夫人有什么三长两短,否则的话这杨家的冤案恐怕永远都没有人昭雪了。

    “可恨的管家和小妾,他们居然这么卑鄙。”卫荣生气道。

    “只要是罪恶,最后都会有证据的,我们大不了再去找别的证据。”其实夏叶内心早就死灰了,但是她却必须打气,谁让她是讼师。

    在其位就要谋其职,这是原则。

    犯罪就像撒谎,如果你撒了一个谎就要用更多的谎去圆,犯罪同样,所以到最后一定会留下他的作案证据,夏叶坚信。

    “卫夫人你先好好休息,接下来的事情我和楚公子会想办法的。”

    “谢谢你,李讼师。”卫荣感激的看着夏叶。

    “你还有什么办法?”回到房间后,楚承孝看着爱心泛滥的夏叶就一阵头大。

    明明事到如今,叶子可以不用再管了,可是大概叶子是爱心泛滥了,居然还打包票说交给她了。

    “我也没办法,可是看到卫夫人很可怜的样子,我怎么能不帮她?”夏叶坐在桌子旁边托着脑袋发愁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