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399章 暗中的人儿
    唐文这才正眼看了眼夏叶,问道:“不知道这份诉状有谁可以证明是丫鬟倩倩亲手写的?”

    “我可以作证。”卫荣说道。

    “哦?你?”唐文笑了笑道:“谁都知道你是当初下毒谋害杨家老爷夫人以及自己的相公的嫌疑人,你的话试问大家有谁会信?包括以前你多次的诉状,结果都是空口白谈,这次指不定又是出了什么鬼主意。”

    唐文说完,衙门门口就传来了一阵议论的声音。

    经历过这么多次开堂,夏叶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人守在衙门门口,看来这个唐文的影响力还真不是一般呢。

    “安静。”彭源拍了下案板道。

    “大人。”夏叶挥了下扇子看着唐文道:“正是因为大家长久以来对杨家少夫人的误解,所以才导致,不管从她嘴里说出多少真相,都没有相信。”

    “如果单凭这一点就否定杨家少夫人的全部,那么我想问问唐讼师。”夏叶直视着唐文的眼睛问:“既然刚才唐讼师也说了,杨家少夫人只是有嫌疑,并非是下毒的真凶,而杨家少夫人又竭尽全力的想要为杨家翻案,这是为什么?如果她是真凶,那么她又为什么一心要翻案,难道自寻死路不成?”

    夏叶自认为她的这番话很漂亮,可以直击唐文,让他哑口无言,可是接下来唐文的话让夏叶一愣。

    “李讼师,我们现在说的是那份诉状的事情,你又牵扯起当初的事情是何意思?如果李讼师想要为她洗清身上的冤屈,那就请拿出切实的证据来。”

    “不管是当初杨家少夫人的事情还是今天诉状的事情,都是一个目的为杨家翻案,唐讼师又何必斤斤计较这个呢?”夏叶抿抿嘴道。

    唐文呵呵一笑,朝彭源拱了拱手道:“大人,我们认为他们这份诉状证据不足,我们不可信,除非…”唐文看向夏叶道:“除非…他们能让丫鬟倩倩来当堂对质。”

    “大人,因为丫鬟倩倩害怕惹祸上身,所以不肯出面到公堂上来,只写下了当初听到了杨威与刘玉环之间密谋独吞杨家家产的对话。”夏叶拱手道。

    彭源头疼的看了眼诉状,又看了眼卫荣:“你的这份诉状可还有第二个人可以为你作证?”

    卫荣咬了咬嘴唇,然后摇摇头:“回大人,没有。”

    “那本官宣布,此次证据不足,无法立案。”

    说完,彭源脸色难看的拍了下案板:“退堂!”

    夏叶早就猜到了这个结果,所以并没有太惊讶,看了眼卫荣,夏叶淡淡道:“回去吧。”

    杨威看着夏叶又看了眼卫荣,然后从另一边回去了。

    退堂后衙门口围着的那些百姓也都一哄而散。

    “没有证据还递什么状子啊。”

    “就是啊,明显的看出来唐讼师不愿意搭理那个小小讼师。”

    “本来还以为有场好戏看呢。”

    “唉,散了吧散了吧。”

    夏叶和楚承孝他们跟在人群后面,把前面人的议论都听在了耳朵里。

    楚承孝见叶子不说话,于是活跃气氛道:“今天叶子表现很不错啊,而且言辞犀利。”

    今天公堂和唐文对堂,其实夏叶也能感觉出来,今天唐文根本没有拿出平常的实力,而且还就像人们所说的那样,他或许根本不屑跟她对堂。

    “李讼师,今天我们就是为了试探一下,李讼师心里不要有什么负担。”卫荣跟在后面,脸色也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夏叶回头看了他们两个一眼,然后笑了笑:“我没什么事啊,就是在想刚才和唐文的对话。”

    “那你想出什么来了?”楚承孝悠悠的问。

    “他实力确实不弱。”夏叶嘿嘿一笑道。

    等夏叶他们在回到客栈的时候,他们才正式陷入了僵局:“现在试探完了,说明倩倩暂时安全,所以咱们必须尽快找到倩倩,并且要在杨威之前找到倩倩。”

    “可是这茫茫人海去哪里找?”

    夏叶皱了下眉头,看着卫荣道:“一点点找。”

    经过今天和唐文的对堂,本来小有名气的夏叶现在也是街头热议,说她后起新秀的有,说她不自量力竟然敢跟唐文对堂的也有。

    总之,一时间夏叶这个小人物顿时算是借着唐文的名头躁动了起来。

    夜幕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悄悄的来临了,夏叶趴在窗台,看着外面的繁星,心里五味杂陈很复杂。

    她一方面在想杨家的案子,一方面在想她娘的事情,这么些天了,她一直忙的都没有去找她娘的消息。

    不知道这次潘国之行有没有什么收获,陌上和飞浪,还有锦娘,他们都在岷州还好吗?没有联系到云宫的站点,现在夏叶也收不到任何其他外界的消息。

    在另一个房屋屋顶,同样有一个人也在凝视着暮色,只不过他的眼神却是落在了客栈的一个窗口。

    时隔这么长时间,她终于又看到她了,现在的她似乎是有什么烦心事,不然怎么会皱着眉头呢?

    坐在屋顶上的人儿看到窗边的人儿皱眉,不自觉的也跟着皱起了眉毛,仿佛表情会跟着她忧伤而忧伤。

    突然,窗口又出现了另外一个人的影子。

    “叶子,窗台那么凉怎么趴在这里?”楚承孝说完拿出一件衣服替夏叶披上,然后看着外面的满天繁星问:“好看吗?”

    “好看,好久没这么安静的欣赏宇宙的神奇了。”夏叶喃喃道。

    楚承孝淡然一笑,然后陪着夏叶趴在窗台看着外面的繁星。

    坐在对面屋顶上的人儿眼神里多了丝异样,然后黑夜中凭空多出了另外黑衣人在屋顶人儿旁边。

    屋顶的人儿对着黑衣人耳语了几句,黑衣人点点头低声道:“王爷,属下明白。”

    “去吧。”

    低沉而富有磁力的声音,熟悉又陌生的在暮色中响起,过了良久,见窗边的人关上了窗子,又道屋里熄灭了蜡烛,屋顶上的那个人儿仍然坐在那里。

    太阳永远不会因为昨天的悲伤而消沉,明媚的阳光又重新照在了房间,唤醒了沉睡了一晚上的人儿。

    一大早,楚承孝就感觉好像味不对,睁开眼睛一看,睡相惊人的夏叶此时一条腿正搭在床边,脚趾头还差一点就戳进了他的鼻孔。

    “喂,叶子,快醒醒了。”楚承孝赶紧坐起来,远离那只有味道的脚丫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