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见夏叶眼神真挚,男子犹豫了一下刚想松开捂着夏叶的手就被转身回来的楚承孝一脚踢倒在地。

    “叶子,你有没有事?”楚承孝紧张的看着夏叶问。

    “我…我没事。”

    夏叶看着倒在地上的男子,表情显得很痛苦,而且肚子上的衣服已经被鲜血染红了。

    “他有没有伤害到你?”楚承孝上下打量着夏叶问。

    “没有…他…他受伤了。”夏叶指着地上的男子道。

    楚承孝看了眼倒在地上的男子,然后拉住夏叶道:“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了,他们已经走了,咱们也赶紧出去。”

    “可是…”夏叶犹豫了一下,然后又看了眼命在垂危的男子:“我们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那叶子想怎么样?”楚承孝停下问。

    夏叶走到男子旁边蹲下,然后看着他浑身都是伤道:“我们要救他。”

    “这外面都是人怎么救?”楚承孝皱了下眉头问。

    夏叶从怀里掏出手帕帮男子系在手臂上止血,然后又从衣服上扯下来一块布把男子正在流血的腹部包住。

    “公子,谢谢你。”苏景萧说完便晕了过去。

    “叶子真要救他吗?”

    “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这样见死不救。”夏叶用哀求的眼神看着楚承孝。

    楚承孝叹了口气无奈道:“好吧。”然后和夏叶一起扶着苏景萧从后院的一个后门溜了出去。

    出了孙家,楚承孝担心现在回客栈有危险,加上看苏景萧的样子也等不了,于是两个人先扶着他去了一家医馆。

    “也许刚才那些人不是来找我们的。”夏叶想起刚才那些人的打扮,似乎和要杀他们的那些人不太一样。

    “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刚才听他说也有人要追杀他。”夏叶说完指了指昏迷的苏景萧。

    楚承孝点点头,然后把苏景萧扶进了最近的一家医馆。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夏叶等在医馆,看着医馆的大夫正在为苏景萧包扎。

    “现在杨威已经注意到我们了,以后我们做什么更要小心了。”然后楚承孝撇了眼晕倒的男子:“看来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醒,天色已经不早了,我们必须尽快回客栈。”

    “那他怎么办?”

    楚承孝掏出一锭银子交给医馆的大夫:“这个人就麻烦大夫。”

    大夫收下银子道:“放心吧。”

    “现在可以走了吧?”楚承孝问。

    夏叶点点头:“走吧。”

    出来这么长时间了,也不知道卫夫人那边什么情况,不知道那个杨威会不会狗急跳墙对卫夫人不利。

    一想到这里,夏叶他们一路小心的回了客栈,结果回到客栈的时候卫夫人还没有回来。

    “你说卫夫人不会出什么事吧?”夏叶看外面的天色有点担心的问。

    “你不是说彭大人说过不许卫夫人出牙关县吗?并且她现在身上有嫌疑在身,杨威应该不会蠢到对卫夫人下手吧?”

    “话是这么说,可是怕只怕杨威那家伙狗急跳墙。”

    虽然没有和杨威正面交锋过,可是从现在种种来看,这个杨威还真是心狠手辣,居然敢在光天化日对他们动手。

    “你说我们在牙关县是不是待不下去?那个杨威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下对我们动手?”

    楚承孝撇撇嘴道:“不好说。”然后又打击夏叶道:“早就说了这个案子不简单,你不听偏要插手,现在我们已经卷到其中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就在夏叶和楚承孝说话的时候,卫夫人从外面回来了,推门看到夏叶和楚承孝后还是惊讶了一下。

    “卫夫人,你总算回来了。”夏叶见卫夫人没事才算松了口气。

    “李讼师,看你们的样子是出什么事了吗?”卫荣问。

    夏叶叹了口气道:“我们今天刚出门去找证据就被人追杀了。”

    “啊?”卫荣惊讶的看着夏叶问:“是什么人,李讼师和楚公子你们没事吧?”

    “我们没什么事,看样子会想要刺杀我们的就只有杨威了,所以我们担心卫夫人有什么事就赶紧回了客栈。”

    卫荣一脸担心道:“没想到这个杨威居然敢这么大胆。”

    “这样正好说明了他心虚,他怕我们找到丫鬟倩倩。”楚承孝说完又继续道:“也许我们就快找到他的狐狸尾巴了。”

    “希望吧。”夏叶抿抿嘴,然后看着卫荣:“卫夫人今天可找到了什么证据?”

    一说到这里卫荣突然想到什么,赶紧关紧门非常严肃的看着夏叶和楚承孝道:“我今天没有找到丫鬟倩倩,不过我发现另外一件事。”

    看卫夫人神秘兮兮的样子,夏叶赶紧追问:“什么事?”

    “这个杨威最近好像和郕城那边的人来往密切。”

    “郕城?那不是潘国的首都吗?”夏叶记得在绘布图上看到过这两个字,凡是国家首都的,绘布图上都会用红圈标记上。

    “杨威怎么会和郕城的人有来往?”毕竟这里只是一个县呢,郕城的人怎么会和一个县城里的人有来往。

    “我也奇怪呢,可是今天我经过杨府的时候,发现门外停着一辆宫里来的马车,于是我在杨府门口等了一会,发现一个穿便衣的男子从杨府出来,而那个杨威对那个便衣男子似乎还很尊敬。”

    卫荣把今天看到的都跟夏叶说了出来。

    夏叶摸了摸下巴奇怪的看着楚承孝,难不成这个杨威上面还有后台给他撑腰?

    “以前杨府可跟宫里人有什么联系过?”楚承孝突然问道。

    “以前…”卫荣想了想道:“好像以前宫里的人确实来找过相公,不过他们在书房商量的事,我们也不清楚。”

    “难道这杨府的事还能和宫里扯上什么联系?”夏叶疑惑道。

    卫荣摇摇头,然后又想到什么:“我想起来了。”

    “什么?”

    “我想起来以前我去给相公书房送糕点,听到相公跟一个人谈话,好像再说什么钱库之类的问题,不过后来相公拒绝了,而那个人好像就是宫里来的人。”

    “钱库?”夏叶这就更听不明白了。

    楚承孝也是一脸的雾水:“你们杨府是做什么生意的?”

    “码头生意。”卫荣直接道。

    码头生意,钱库?宫里的人?杨家案子,难道这些都有什么联系吗?

    “看来这件事情不仅仅只是一个冤案这么简单了。”楚承孝若有所思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