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卫夫人这段时间在牙关县一定要多加小心,我先回房间收拾一下,明日一早我就会跟着镖车一起进郕城。”夏叶起身道。

    “好。”卫荣起身送了送夏叶道。

    回到房间,夏叶简单收拾了一下包袱,从包袱里夏叶又拿出了以前陌上留给她的九宫格,里面还有些陌上研究的药丸,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些东西,对于她这个不会武功的人来说居然有莫大的安全感。

    把单子送给她的鞭子装进包袱里,在包袱的角落了,一个被黑色手帕包住的东西引起了夏叶的好奇,打开一看才想起来,是以前在吐蕃的时候,花楼拍宝她无意得到的火鸟翅。

    这个火鸟翅她一定要收好,当初引起那么多人争抢,据说又有起死回生的功效,留着一定有用。

    包袱里还有些金子和碎银子,这些夏叶通通都收进了包袱了,只是有一样东西,夏叶拿出来戴在了脖子上。

    是上次她和楚承孝救的那个男子,男子留下的吊坠,她现在已经恢复了女儿身,所以夏叶把那个吊坠拿起来戴在了脖子上。

    这个吊坠一看就不是什么普通货色,本来夏叶还打算拿去典当换些钱的,现在看来这个吊坠这么好看,还是自己留着戴了。

    已经这么多天了,楚承孝应该早就到姜国了吧?也不知道安贵妃怎么样了,明天我就要去郕城了,万一楚承孝来牙关县找不到怎么办?

    看来明天要告诉卫夫人一下了,如果楚承孝来找她的话就让卫夫人告诉他我去了郕城。

    第二天一早,收拾好一切的夏叶跟卫夫人嘱托了几句便下了楼,到了柜台,夏叶把身上的碎银子全部拿出来付了房费。

    因为她比如郕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所以她先替卫夫人交了一个月的房租,不然她真怕等她回来的时候卫夫人又要流浪街头了。

    还是一身女装的夏叶出了客栈大摇大摆的走在马路上,到了龙门镖局,镖车已经准备好了。

    夏叶觉得她已经来的够早了,没想到还是让他们等了,夏叶赶紧跑上前,发现慕容中天正等在镖局门口。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夏姑娘来的不晚,镖车正准备出发。”慕容中天道。

    这个是夏叶特意叮嘱的慕容中天,不要在外人面前叫她宫主。

    “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夏叶紧了肩上的包袱道。

    “易儿,这位夏姑娘是义父的重要朋友,她此行也要去郕城,路上务必要保证她的安全。”慕容中天对慕容易到。

    慕容易看了眼夏叶然后点点头:“知道了义父。”义父从昨晚就一直在叮嘱他这件事了,不知道这位姑娘是义父的什么人,义父看起来好像很重视的样子。

    “夏姑娘,这位是我的义子,慕容易,也是龙门镖局的少镖头,此去郕城他会代我一路上好好照顾姑娘。”慕容中天转身又对夏叶道。

    “你好,我叫夏叶。”夏叶冲慕容易笑了笑道。

    毕竟一路上还要多亏人家招呼,所以第一时间夏叶还是热情的打个招呼。

    “在下慕容易。”

    “少镖头,时间不早了,可以启程了。”前面牵马的伙计道。

    “好,启程。”

    慕容易说完对慕容中天抱了抱拳:“义父,那我们就先去了。”

    “一路小心。”慕容中天道。

    “夏姑娘请。”慕容易对夏叶做了个请的手势道。

    “嗯?”夏叶愣了一下问:“少镖头这是做什么?”

    “义父特意安排,因为夏姑娘是女子不便步行,所以此去郕城,就委屈夏姑娘坐在镖车上了。”

    瓦特?坐在镖车上?夏叶尴尬道:“这…这不太好意思吧?”

    “夏姑娘快上车吧,郕城离牙关县路途遥远,姑娘步行着实不方便。”慕容易催促道。

    夏叶咬了咬嘴唇,然后特别不好意思的上了镖车上坐在货物上面。

    “走吧。”

    慕容易挥了挥手,镖车开始动身朝前面走去。

    一共两辆镖车,每辆镖车上押放着两个箱子,夏叶坐在最后这辆镖车上。

    随行的镖车伙计加上慕容易一红十个人,分五个人负责一辆镖车,两边各两个伙计,和一个在前面牵马的伙计。

    “少镖主,咱们此去郕城需要几天啊?”坐在镖车上的夏叶问旁边的慕容易。

    “至少两天。”慕容易说完又道:“因为我们是步行押镖车去,所以慢些。”

    “哦。”夏叶点点头,然后没有再说什么。

    按理说,少镖头是这趟镖车的老大,慕容易应该走在第一辆镖车才是,只是因为慕容中天嘱托过他要照顾夏叶,所以慕容易这次才跟在了第二辆镖车后。

    镖车行驶了一段时间,据慕容易说他们现在已经出了牙关县了。

    要看就要到午时了,出了牙关县,慕容易让镖车原地停下休息吃点东西。

    因为夏叶坐在镖车箱子上面,比较高,下来的时候还是多亏了慕容易扶着夏叶下来的。

    “夏姑娘小心。”

    “多谢少镖头。”夏叶下了镖车后道了声谢。

    “姑娘叫我慕容易就可以了。”慕容易还是不敢看夏叶的眼睛,只是低着头道。

    夏叶笑啊笑:“那少镖头以后也不要老是姑娘姑娘叫我的了,叫我夏叶就可以了。”

    “少镖头,过来吃东西。”

    已经停好镖车,把准备好的干粮拿出来后,其中一个大块头大胡子的男子冲慕容易喊道。

    “去吃点东西吧。”慕容易对夏叶说。

    “好。”夏叶说完跟着慕容易朝前面那堆伙计走去。

    “来,夏姑娘,吃块饼吧。”刚才的那个大块头伙计递过半块饼给夏叶。

    “谢谢。”夏叶接过饼咬了两口,饼子虽然凉了,但是还算松软。

    夏叶发现他们这几个押镖的人中,有一个人却是独自在旁边的一棵树旁蹲着吃东西。

    “那个人为什么不过来跟我们一起吃?”夏叶好奇的问。

    “嗨,夏姑娘不用理会他,他叫驴子,整天一副神经兮兮的脾气。”还是刚才的那个大块头道。

    夏叶又回头看了眼那个瘦弱的男子,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大块头叫她驴子,不过那个驴子的脸倒是挺长的。

    “我叫夏叶,大家以后不要老是叫我夏姑娘了,就叫我夏叶好了。”夏叶想跟大家熟络一下,所以自我介绍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