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慕容易把这一切都收进了眼底,心里内心处突然萌发起一起从未有过的异样,甚至他像是沉迷在夏叶的笑容里一样,看着夏叶笑的脸庞久久收不回目光。

    大概是被人盯久了,夏叶眯着眼睛回过头看着一旁的慕容易:“少镖头,你们以前经常押镖去郕城吗?”

    慕容易收回目光道:“哪里都有去过,去郕城的镖车也不下十几次了。”

    “那你们对去郕城的路一定很熟悉吧?”夏叶又问。

    “何止啊,我们连去郕城哪里有土匪,哪条路最近都摸的门清。”龙三插话道。

    夏叶咯咯笑着问:“那你们有被劫过镖吗?”

    “这个叶子姑娘还别说,还真有。”龙三一脸认真的点点头。

    “那龙镖师快给我讲讲当时是怎么个情况。”夏叶好奇宝宝一样问道。

    被夏叶这么一说,龙三可就上架势了,撸起袖子说的是一顿昏天黑地,逗的夏叶一路都在笑。

    据龙三说,当时是他第一次押镖,路过山岗的时候从山上乌压压下来一帮子土匪,不过当时他并没有害怕,因为在押镖之前他就听过有劫镖这一件事了。

    后来,就是他拼死抵抗把那些土匪如何如何了,不过后来镖车还是被劫了,原因是土匪他们人多。

    不过所幸当时是一笔小生意,所以最后镖局出了赔偿才了了此事。

    “叶子姑娘,你别听他胡说,那个时候他明明就是丢下镖车自己跑回了镖局,就差尿裤子了。”听龙三吹嘘完,山葵忙在一旁拆台道。

    龙三顺手捡起地上的一块小石头然后朝前面的山葵砸去:“我说话,你闭嘴。”

    山葵叹了口气摇摇头凉凉道:“真是牛皮吹不破啊。”

    龙三白了眼山葵然后继续跟夏叶讲:“想当初镖局刚成立没有威信,那时候简直是个小毛头都敢截镖,现在想起来,那个时候还真是年轻啊。”龙三不仅感慨道。

    看得出龙三是镖局的老手了,夏叶听完龙三讲的以前押镖被截的故事,然后又问道:“那现在呢?”

    “现在?”龙三一脸得意的冲夏叶指了指镖车上插的龙门镖局的棋子:“现在,谁看到我们龙门镖局的棋子不退避三舍?谁还敢劫我们龙门镖局的镖?”

    “哎,这个龙三说的倒是真的。”山葵难得认同的回头看着夏叶道。

    见山葵认同,龙三更是自信的看着龙门镖局的棋子,那是一个骄傲啊。

    夏叶很喜欢他们这种嬉闹的感觉,于是笑着看着龙三和山葵互相打趣。

    “少镖头,他们以前就这样吗?”夏叶忍不住问道。

    慕容易瞄了眼龙三淡淡道:“总之每回押镖,我们大家基本上都不用说什么,只听他们两个互相打趣就好了。”

    还真是这样,夏叶哈哈一笑,然后看了下四周:“少镖头,天色也不早了,我们是要找个客栈住下吗?”

    “我们不住客栈。”慕容易道。

    “不住客栈?”

    “我们押镖这一行有个规定,就是不夜宿别的地方,为了押的货物安全,所以基本都是露宿。”龙三道。

    “哦,这样啊。”夏叶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然后镖车又走了一会,直到暮色已经垂危,天空中晚霞也已经落下,镖车才找了一个小树林停了下来。

    随行的伙计都去找柴火去了准备生火做饭去取暖,还有些弟兄找了些干草来铺在地上,说是更深露中睡在地上要铺点东西。

    看他们生火的生火,忙的忙,夏叶一个人走到镖车旁边,然后看着那些箱子,心里好奇里面都是装的什么。

    不过镖车上的这些货都被绳子紧紧的勒着,夏叶也不好打开看看,所以隔着箱子敲了敲。

    听箱子穿出来的声音,夏叶猜测道,这箱子太厚,而是都是实木的,根本听不出来什么。

    “叶子姑娘。”

    正在研究箱子的夏叶转身一看,发现是慕容易。

    这家伙喜欢在背后叫人的吗?真是吓死了,不过夏叶没有表露出来,只是问道:“有什么事吗?少镖头?”

    “我看叶子姑娘在研究这箱子,这箱子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夏叶呵呵笑道:“我只是好奇里面装的是什么。”

    “这里面的东西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这些都是要保密的。”慕容易和慕容中天说辞一样道。

    夏叶点点头道:“嗯,我知道,所以就是好奇。”

    “赶了一天的路,叶子姑娘去吃点东西吧。”慕容易指了指前面已经生好的火堆道。

    “好。”夏叶又回头看了眼箱子,然后跟着慕容易坐到了火堆旁。

    除了守在镖车那里的两个伙计,他们这些人分为两堆坐着。

    夏叶和慕容易还有山葵,龙三,驴子一堆篝火,剩下的四个伙计一堆篝火。

    篝火上烤着一些东西,夏叶看了看是蘑菇还有一些饼子。

    “这是刚才在树林里找的蘑菇,和这些亮饼子烤一烤,别看卖相不好,但是好吃极了。”龙三翻烤着木棍道。

    “你们押镖时经常这样吃吗?”夏叶看着那些蘑菇,真担心会不会有有毒。

    “是啊,我们做镖师的只要露宿就会去找一些能吃的东西来烤野味,有时候运气好还能捕捉了兔子什么的,不过今晚运气差只能吃蘑菇了。”

    夏叶看着龙三翻烤的蘑菇问:“这些蘑菇可以吃吗?”

    “叶子姑娘放心,我们都是在这些林子里生活惯了的,对于一些常识还是有的,像这种色彩不是很斑斓的蘑菇是没事的。”龙三知道夏叶担心什么,于是解释道。

    听到龙三这么说,夏叶便没有再说什么,双手抱着膝盖静静的坐在篝火旁,等着蘑菇和饼子烤好。

    篝火很旺,不一会便传来了香味,龙三把烤好的蘑菇撸下来放在草地上,然后把饼子取下来:“可以吃了。”

    这怎么吃?看着烤的黑乎乎的蘑菇和饼子,夏叶有些不知道从哪里下手的感觉。

    之间慕容易很轻车熟路的把一块饼子从中间打开,然后塞进去两个蘑菇,就像做肉夹馍那样。

    “给,吃吧。”慕容易把加好的饼子递给夏叶道。

    夏叶感激的看了眼慕容易,然后接过饼子咬了一口,果然味道和龙三说的一样,真的很好吃,有一种原汁原昧的美味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