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好一个洞察力,看来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他会知道我有火鸟翅了,夏叶眼神犹豫了下问:“你为什么非要火鸟翅?”

    上官凌云眼神黯了下,然后看着夏叶道:“我自然有用。”

    “呵,这火鸟翅人人想要,想要用它的人更是多了,难道你不觉得你这个借口很荒唐吗?而且…”夏叶不屑道:“我凭什么要把火鸟翅给你?”

    等夏叶说完这些,时间仿佛是静止了一般,随着一片树叶落下,上官凌云把脸上另一边面具拿了夏叶。

    洁白的简单上,左眼那半边的伤疤虽然触目惊心,却很难掩饰那张绝色的脸蛋,一如当初夏叶在文墨阁初见他时。

    “你…?”

    “我十三岁那年,一场大火差点要了我的命,我左眼的伤疤你也看到了。”上官凌云低下头道:“我之所以想要火鸟翅,就是为了平复我脸上的这个伤疤,不用再戴着面具视人。”

    素问这火鸟翅功效奇特,也难怪上官凌云会一路跟踪他,更难怪当初在花楼夏叶还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原来他为了这个火鸟翅早就做好准备了。

    只是,恐怕没让他想到的是,拍宝那天突然出现了这一系列问题。

    夏叶想,这个火鸟翅她留着也没什么用,更何况她拿了火鸟翅,虽然是花楼出钱平复了这件事,但是终究这件事是她做的不对。

    “好,我把火鸟翅给你。”与其她拿着这个火鸟翅,倒不如给上官凌云治脸上的伤疤。

    上官凌云大概是没想到夏叶居然会这么爽快的答应,所以表情一怔,看着要进屋取火鸟翅的夏叶,上官凌云叫住了她。

    “我已经拿到火鸟翅了。”

    靠!夏叶看着上官凌云手里的火鸟翅不仅在心里暗骂一声。

    “没想到文墨阁的阁主居然还会趁人之危翻人家的包袱。”本来还大发慈悲的夏叶顿时讥诮起来。

    “我这不是怕你醒来不答应嘛。”上官凌云脸色一时窘迫道。

    夏叶双手抱臂,翻了下白眼道:“那你怎么不拿了火鸟翅就走呢?”

    “我觉得应该告诉你一声。”

    还算有点道义,夏叶摆摆手道:“那好吧,火鸟翅归你了。”说完回去拿了包袱便要离开。

    “哎…”上官凌云叫住如此洒脱的夏叶道:“我知道这个火鸟翅你暗中花了不少银子,我会当做从你手里买了这个火鸟翅,把银子给你。”

    他丫的还知道什么?居然知道暗中是她花的银子?夏叶狐疑的看了眼上官凌云,然后道:“那好,既然这样阁主就把银子还给花楼好了。”

    上官凌云轻笑。

    “不知道李姑娘可还记得那个千古绝对?”

    夏叶回眸冲上官凌云一笑:“莫非阁主对出来了?”

    “寂寞寒窗空守寡。”上官凌云淡然道:“退还莲迳返逍遥。”

    “不愧是文墨阁阁主。”反正夏叶也不懂什么意思,姑且随他怎么对了,而且看那几个字的偏旁也倒是工整。

    “不知道李姑娘有没有对出我的那个?”上官凌云问。

    这个说来还真是惭愧,这段时间她都没怎么想这事来着,夏叶挠挠头结巴道:“当然对出来了。”

    “哦?”上官凌云重新带上面具问:“那敢问李姑娘,烟锁池塘柳的下联是?”

    夏叶眼睛四处看了看,然后脑子里紧急对出一条道:“炮镇海城楼!”

    说完,夏叶冲着上官凌云挑挑眉:“怎么样?”

    “姑娘这偏旁对的够工整。”

    “彼此彼此。”

    一阵微风吹过,夏叶扛着小包袱离开了树林,留下上官凌云面带笑意的看着夏叶的背影。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把那个火鸟翅给了上官凌云她心里就一阵轻松,大概是因为那个火鸟翅能够治了上官凌云脸上的伤疤吧。

    她这也算一功德是不是?不过那个上官凌云太不地道了,居然把她迷昏了,还偷偷拿了她的火鸟翅,虽然有等着她醒来再说,不过这个人人品不行,从此划清界限,夏叶转身朝树林深处看了一眼,然后大步朝郕城走去了。

    都怪那个上官凌云打扰,害她没能找到那批货的去处,夏叶正站在青楼的对面朝人来人往的门口看了看。

    看来只能再找机会去里面探探情况了。

    重新拿出绘布图看了眼,夏叶朝着郕城的堂主点走去。

    她现在在上街,看绘布图上标的位置,这个堂主的地点也在上街。

    走了一大会,一个青枫苑的牌匾。

    夏叶又拿出绘布图看了看,是这个位置了,夏叶收起绘布图朝里面走去。

    “哎哎…你是谁?”

    门口一个小丫鬟的女子拦住了夏叶。

    “你好,我找你们这个青枫苑的主人。”夏叶站在门口道。

    小丫鬟打量了一下夏叶问:“你是?”

    “我…”夏叶想了下,怎么才能让这个堂主知道自己呢?

    “你就通报你家主人说,我是宫主。”

    “公主?”

    两个小丫鬟对视了一下笑道:“就你?还公主?我还是公主呢!”两个小丫鬟笑道。

    “不是,我是宫主不是哪个公主。”夏叶解释道。

    小丫鬟一副瞧不起的看着夏叶道:“我们家夫人今天不发善,看你穿的挺体面的,赶紧走吧。”

    本来小丫鬟还想进去通报,但是一听夏叶说自己是公主,就把她当成骗子了。

    “发善?你当我是来要饭的了?”夏叶看了下自己的衣着,这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好吗?

    “翠菊,怎么回事?”

    突然,院内又走出一个女子,看着门口的夏叶问。

    小丫鬟立刻低着头朝女子道:“阮姑姑,是一个自称公主的人要找夫人。”

    “哎,我是宫廷的公不是公主的公。”夏叶冲里面那个看起来很明事理的女子道。

    阮红看了眼夏叶,然后又瞪了眼门口的小丫鬟:“那怎么不进去通报夫人?要是出了什么事看夫人怎么罚你们。”

    两个小丫鬟害怕的低着头没敢再说话。

    “姑娘,你先在这里等着,我进去通报一下。”说完,阮红对夏叶道。

    夏叶点点头笑道:“劳烦。”

    在门口等了一会,刚才进去通报的阮红出来对夏叶做了个请的手势:“姑娘跟我来。”

    夏叶跟着阮红进到院内,院子里布置的很清雅,夏叶一路被带到厅堂,阮红让夏叶坐下等着,然后给夏叶沏了杯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