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过了一会,在厅堂等着的夏叶就看到一个打扮雍容的夫人进来了,夏叶赶紧站起来看着那位夫人。

    云清同样打量了一下夏叶,然后让身后的阮红先退下。

    “你是云清堂主?”夏叶看着面前雍容的的妇人,虽然已经是半老徐娘,却也是标正的美人,从岁月上在她脸上留的痕迹就可以看出来,这个云清堂主年轻时也是一个大美人。

    一想到这么一个大美人和她的娘亲是姐妹,夏叶就在心里琢磨着她娘亲会是什么模样?

    “正是。”云清走近夏叶问:“姑娘是?”

    “我是蓝冰的女儿,夏叶。”说完夏叶从怀里掏出了一块令牌给云清夫人看。

    云清看到令牌后赶紧朝夏叶行了行礼:“属下眼拙,属下见过宫主。”

    “云清堂主快起。”夏叶赶紧扶起了云清夫人道:“听说你与我娘亲是故交,按理说我是晚辈,夫人万不可行此大礼。”

    “辈分是辈分,你是云宫宫主,身为属下就该行礼。”说完云清让夏叶先坐下,然后仔细的看着夏叶道:“像,真像。”

    夏叶愣了下问:“像什么?”

    “宫主和你的娘亲长的真像,简直就是你娘年轻时的模样。”蓝冰仔细看看着夏叶的脸蛋道。

    看来这个堂主和她的娘亲果然是熟识:“听说云清堂主和我娘是故交?”夏叶听到这里问。

    云清点点头,然后问道:“不知道宫主这次来郕城是为了什么事?”

    “我就是来找我娘的,我听说我娘与云清堂主以前是故友,所以想在这里找到些关于我娘的消息。”夏叶直接道。

    云清点点头道:“确实,属下年轻时和宫主的娘亲是结拜的姐妹,论辈分宫主却是还该叫我一声姨娘。”云清笑道。

    夏叶赶紧起身朝云清行了行礼:“姨娘还请受叶子一拜。”

    “宫主快起。”云清看着夏叶笑了笑,然后又叹了口气道:“宫主的娘亲早在很多年前就没了消息,这些年来我也一直在四处找她的下落,可是都没有什么音讯。”

    “那云清姨娘可有我娘以前的消息,或者是画像什么的?”夏叶不仅悲情道:“我自打出生以来就没有见过我娘的面,虽然我娘失踪了这么些年,但是我也一直坚信我娘她还活着。”

    云清点点头,然后起身把门关上,又走到书阁那里轻轻扣动了上面格子上的一个瓷瓶。

    然后,书阁就缓缓的朝一旁移动,从书阁后面出现了一个门一样的暗道。

    “宫主跟我来。”

    夏叶起身走过去,没想到这厅堂里面居然还有暗道。

    云清拿起一个火折子,然后把暗道里面的各个火点都点着了,暗道里顿时亮了起来。

    跟在进到暗道后,夏叶顺着暗道里的台阶下去,然后就看到暗道下面一个地下室的房间,里面的东西都布满了灰尘,一看就是很久没人来过了。

    “这暗道是?”夏叶站在地下室的位置问。

    地下室面积不大,一张桌子上摆放着一些东西,因为被尘土都掩盖了,所以看不清桌子上都放的什么东西。

    云清走到桌子前,然后拿起一卷画,吹了吹上面的灰尘。

    “这里面的东西,都是你娘亲以前的东西。”

    “我娘以前的东西?”听到云清堂主这么说,夏叶赶紧走到桌子旁看了看。

    “姨娘手里拿的这是什么?”

    “你娘的画像。”

    “我娘的画像?”夏叶惊喜的赶紧从云清堂主手里接过画轴。

    微微泛黄的画轴,夏叶拿在手里居然隐隐激动,轻轻打开画轴,里面一个拿着玉扇的曼妙女子。

    这眉眼,还别说,她这样貌倒真是继承了她娘亲的五分之三。

    “这是我娘,原来我娘长这个模样。”夏叶看着画像笑道:“真美。”

    “你娘以前是武林中出了名的美人。”云清道。

    “姨娘,这幅画可以送给我吗?”夏叶把画像卷起来问。

    “当然可以,这画像已经放在这里许多年了,你拿走便是了。”云清说完看着夏叶感慨道:“要是蓝冰知道她的女儿已经长的这般亭亭玉立,一定很开心。”

    夏叶拿着画像,心里突然觉得这一趟没白来,原来,她一直在梦中梦到的娘亲就是这个模样。

    收起画轴,夏叶又看了看桌子上其他的东西,突然一旁摆放的一条长形东西吸引了夏叶的注意力。

    轻轻吹了下上面的尘土,一把剑出现在桌子上,磨石黑的剑鞘上刻着一个蓝字,剑柄还镶着一颗蓝宝石。

    夏叶拿起那把剑,轻重适合的重量,是女子使的剑。

    “这也是你娘以前随身不离的剑。”云清看着夏叶手里的剑道。

    “为什么这些东西都在姨娘这里?”夏叶奇怪,既然这剑是娘随身不离的,又为什么会放在这个地下室呢?

    “你娘亲在怀你的时候来过我这里,把她随身的剑留下说让我留个纪念,当时我还好奇,但是后来你娘就失踪了,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你娘已经怀了你。”

    果真如她那个爹爹说的一样,她的娘亲当时是真的已经决定和她爹爹好好平静的生活了。

    只是可惜她那个爹爹太过糊涂,居然…

    夏叶自嘲了一下,现在想想她和她娘的情况又何尝不一样?她不是一样被人赶了出来?

    放下手里的剑,夏叶又看了眼桌子上其他的东西道:“谢谢姨娘能给我看这些东西。”

    “这剑你不拿着吗?这可是你娘随身佩戴的剑。”云清一脸疑惑的看着夏叶把剑又放回去问。

    “这剑既然是我娘留给姨娘的念想,就让它继续跟着姨娘吧,况且我不会武功,拿着它也没有用,今天能得到我娘的这个画像我就已经很开心了。”夏叶紧紧握着画像道。

    云清点点头,然后两个人又重新回到了厅堂。

    “这次我来就是为了我娘亲的消息,既然云清姨娘也不知道,那我就先走了。”夏叶起身拿着画像要离开。

    临走,云清亲自送夏叶到门口,还嘱咐夏叶道:“在这郕城,宫主不会武功,有什么事就来我青枫苑。”说完,云清接过身后阮红手里的钱袋。

    “这里有些银子,宫主拿去用,不论有什么事我青枫苑的人随时听宫主调遣。”

    “多谢云清姨娘,那叶子就先告辞了。”夏叶接过银子抱了抱拳,然后离开了清风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