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门口的小丫鬟见自家夫人都对夏叶这么恭敬,瞬间觉得自己刚才做的太过分,所以一直低着头没敢看夏叶。

    离开清风苑后,天色已经不早了,夏叶找了家离青楼不远的客栈暂时住了下来。

    之所以和青楼住的这么近,也是为了好调查那批货的事,如今她有了娘亲的画像,说明这趟郕城没白来,只是她还肩负着杨家案子的使命,她答应了卫夫人一定会带着丫鬟倩倩回去替杨家翻案,所以她查不到杨家的线索她绝对不会回去。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夏叶看着画像上的女子心里的激动的难以附加,原来这就是这具身体主人的娘亲。

    疲惫了一天,夏叶揉揉肩膀刚准备睡觉,却发现外面一处灯火通明。

    打开窗子一看,原来是青楼门口的灯火,也对,青楼一般都是晚上做生意的。

    看着青楼门口那些在拉客的莺莺燕燕,一个个摇曳着身姿,有钱的大爷也都笑嘻嘻的往里走。

    俗世!夏叶关上窗子躺床上睡觉去了。

    夜幕下,悄悄跟着夏叶来到郕城的楚承德也落脚在另外一个客栈。

    青楼一夜灯火阑珊,夏叶一夜好眠。

    第二天,一早吃完饭的夏叶就在青楼门口附近溜达。

    这观察了半天也不见有什么异常啊?夏叶砸吧砸吧嘴晃悠了一会又重新回了客栈。

    看来得抽空去买身男装换上,然后去青楼里面晃悠一下了。

    “老板,你这碗里有苍蝇啊?”

    刚进客栈,夏叶就看到一桌子在吃饭的三个大汉其中一个拍桌子道。

    客栈老板一听赶紧跑过去想息事宁人道:“这位客官,天气炎热难免有些蝇虫之类的,要不这道菜给各位客官免了,算是给各位赔不是了。”

    本来这些也不关夏叶的事,夏叶撇了眼便准备上楼了,只是大汉接下的话真是让她停下了脚步。

    “你以为我们差这点钱吗?”一个大汉站起来,然后把碗里的苍蝇夹起来道:“你把这个苍蝇给我吃了,这件事就算了,否则别怪我们几个砸了你的店。”

    “哎呦呦,各位爷,我们这是小店经不起折腾,要不今天几位爷吃的饭菜小店全免了。”

    “不行!今天我就是要你吃下这个苍蝇完事,否则我们哥几个就砸店!”

    客栈里的两个伙计也都看不下去了,只不过却只是站在一旁看着不敢出声。

    客栈里正在吃饭的几个客人一看也都吓的赶紧离开了座位。

    这不是明摆的找茬吗?夏叶走过去一把打掉了大汉手中的筷子,然后站在老板和大汉中间。

    大汉身上一股浓烈的油烟味让夏叶忍不住皱了下眉头。

    夏叶直视着一脸愣住的大汉道:“你别欺人太甚!”

    “嘿,管你什么事?”大汉眉毛竖起怒视着夏叶。

    旁边两个大汉一看夏叶出来多管闲事也都站起来看着夏叶。

    “怎么不管我的事,看你们欺负人我就要管!”夏叶说完让老板先退到一旁,然后和大汉理论道:“老板已经答应给你们免了这桌子菜,你们却还咄咄逼人,这不是故意找茬是什么?”

    “哥几个今天就找茬了,你一个小娘们能把我怎么着?”大汉一脚踢开旁边的凳子,一脸怒视的吓唬着夏叶。

    还真当她是吓大的了?夏叶呵呵一笑,然后站在刚才大汉踢的凳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三个大汉问:“知不知道我是做什么?”

    三个大汉面面相觑的对视了一下,然后看着夏叶没有说话。

    夏叶从腰间拿出令牌给三个大汉看了眼道:“我是讼师。”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三个今天根本不是来吃饭的,而是来找茬的。”

    “看你肥头大耳,一身油烟的味,手臂肌肉发达有力,综合以上几点可以证明你是一个厨子!”

    为首的大汉愣了下,一脸诧异的看了看自己的手臂。

    看大汉的反应,夏叶继续道:“你身后的这两个一看就是伙计,一个大厨和伙计来客栈找茬,唯一的原因就是竞争力,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是旁边客栈的伙计和厨子,为了打击这个客栈所以故意来找茬,由此上推测,这个苍蝇恐怕也很难说是客栈里的,说不定是你们为了找茬故意放的。”

    听完夏叶的分析,三个大汉完全懵了。

    客栈里的伙计更是愤愤不平道:“抓他们报官!”

    “我们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了”三个大汉说完就一拳朝夏叶打去。

    这一拳实在是太突然了,让站在凳子上的夏叶有点猝不及防,被打中腹部的夏叶捂着肚子直直朝后摔去。

    一双有力的手臂接住了夏叶后,反身一个横扫,三个大汉摔倒在地。

    “三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

    稳住后的夏叶看了眼救她的男子,然后指着三个大汉道:“心虚后袭击人,我今天一定要抓你们去报官!”

    三个大汉一看有个会武功的男子帮夏叶,又加上夏叶说要抓他们报官,二话不说三个大汉推开旁边的人就要溜!

    “你们哪里跑!”夏叶说完就要去抓那三个壮汉,只不过却被旁边的男子一把拉住了。

    由于惯力的原因,夏叶直接被男子拉进了怀里撞上了他的胸膛。

    夏叶吓的眨巴了下眼睛,然后抬起头看着男子问:“你丫搞什么?”

    苏景萧看着夏叶,眼神里一闪而过的异样。

    四目相对,苏景萧近距离的仔细打量着夏叶精致的五官。

    “你…?”苏景萧把目光又放在夏叶脖子下的吊坠上问:“你怎么会有这个吊坠?”

    夏叶皱着眉头看着男子,心里突然觉得这个男子好像似曾相识的感觉,很面熟但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了。

    “我这个吊坠关你…”夏叶低头看着自己的吊坠,突然一个身影闪现在脑海,惊讶的看着男子道:“你是那个受伤的男子?”

    苏景萧一怔,他记得上次救他的是两个男子,怎么这个女子会知道这件事?

    “是我…你是?”

    “我救的你啊,你不认识我了?”夏叶拿起脖子上的吊坠道:“你看,这是你留在医馆的。”

    丫的,也太贵人多忘事了吧,她怎么着也是他丫的救命恩人,这厮居然不认识她了。

    “原来你是女的?”苏景萧又惊又喜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