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马车上有两大包油布包裹着的东西,夏叶打开一角看了看。

    包裹里有黑色也有褐色的一块一块的东西,味道有些刺鼻。

    “这是什么?”夏叶小声的问苏景萧。

    苏景萧拿出一块看了看,脸色严肃道:“是鸦片。”

    “鸦片?”

    苏景萧拿出一块放进袖子里,听到外面有动静后赶紧拉着夏叶离开了马车。

    马夫吃饱喝足后继续赶着马车上路了。

    留下夏叶和楚承孝在原地。

    “难道杨威一直是在帮丁公公贩卖鸦片?”夏叶问。

    “看来这件事恐怕真的没有那么简单。”苏景萧说完,然后跟着夏叶返回了城内。

    已经知道丁公公的货是什么了,他们也就没有必要再跟着马车了。

    返回城内,夏叶他们还是先暂时回了客栈。

    “你打算怎么做?”夏叶看着桌子上的一块鸦片问。

    “我要拿着这个去见皇上,告诉皇上丁权竟然私底下贩卖鸦片。”

    “皇上会信吗?”夏叶有点担心的问。

    “皇上会信的。”

    苏景萧拿着那块鸦片进宫去了,他说让夏叶待在客栈哪里都不要去等他回来。

    夏叶只好老老实实的待在客栈,等着苏景萧回来。

    在房间里等着的夏叶不知道为什么总能想起来昨晚的那个男子,担心他伤好了没有,还有那双眼睛,深情溺爱,他到底是谁?怎么会和上次她在码头被救时感觉那么像?

    在房间等了许久,进宫的苏景萧回到了客栈。

    “怎么样?皇上信吗?”夏叶着急的问。

    “皇上说让我们暂时不要打草惊蛇,先暗中看看丁权拿那些钱要做什么?”苏景萧道。

    “杨府的事恐怕就是丁权贩卖鸦片的一个据点,正如你所说杨威只是丁权的一个傀儡。”

    夏叶脸色严肃道:“如果只是傀儡也就罢了,这个杨威还草菅人命,害了杨府老少一家。”

    “这背后恐怕也少不了丁权的计谋,毕竟他是皇上身边的红人,即便牙关县大人想管也力不从心。”

    苏景萧点点头,然后从包袱里拿出一个侍卫服道:“你今晚换上这个跟在我身旁,咱们一起去看看丁权到底用那些钱做什么了。”

    “我不进宫。”夏叶看着那身侍卫服道。

    “你不进宫又怎么调查杨家的案子呢?再说了只是进去一趟问些事情咱们就出来。”

    “那也不行。”夏叶拒绝道。

    “那好,那你在宫外面等我怎么样?”

    夏叶咬咬牙道:“好吧。”

    苏景萧一脸疑惑道:“你为什么不进宫?”

    “害怕。”夏叶直接道。

    “难道是怕你这漂亮脸蛋进宫后被留下?”苏景萧挑着夏叶的下巴问。

    “别以为你是齐王我就不敢咬你?”说完,夏叶一口咬在苏景萧轻佻的手上。

    “啊…”苏景萧吃痛的松开手,却发现食指上一排牙印,其中两边的牙印最深。

    苏景萧吹了吹手指,然后抬头看着夏叶道:“小虎牙还挺厉害的。”

    夏叶翻了翻白眼道:“出去,我要换衣服了。”

    等夏叶换上侍卫服,此时已经是寅时,两个人便出了客栈,坐着马车去了皇宫。

    苏景萧一身锦服,发冠也是白玉的,一身贵气,夏叶一身黑棕色的侍卫衣服,头上带着个像小伞一样的帽子。

    “齐王殿下,我一个侍卫和你坐同一辆马车会不会不合规矩?”

    “嗯,那你下去吧。”

    本来夏叶只是开个玩笑问,结果没想到苏景萧回答的这么干净利索,顿时阴着脸道:“我才不下去。”

    苏景萧笑了笑:“那就不下去。”

    马车来到皇宫,苏景萧进了皇宫,夏叶坐在马车里等在宫门外面。

    他说去丁权身边的太监那里问问看丁权最近在忙什么。

    “大人,公公说让大人先去工厂监督,他随后就去。”

    “知道了。”

    正坐在马车轿子窗口边的夏叶突然听到外面这么一段对话,于是她小心的掀开了窗帘一角。

    马车外两三米远的地方一个小太监低着头跟一个一身佩剑的男子低声说道。

    本来夏叶只是扫了一眼没有在意,但是眼神在看到男子左眼上的伤疤后吓的背后一冷。

    那个男子居然是昨晚要杀了她的男子!

    刚才那个小太监说什么公公,工厂?夏叶没有听太清楚,不过看样子那个男子应该和丁公公有什么联系,看到男子走后夏叶便下了马车悄悄的跟在男子身后。

    天色已入卯时变的泛黄起来,夏叶远远的跟在男子身后,只见男子出了皇宫一路朝下街走去。

    路越走越偏僻,一晃眼男子突然消失在街道处。

    夏叶围着街道处找了找,发现了一间隐藏在里面的房屋。

    刚才那个男子是不是进到这里面了?夏叶疑惑着小心的朝那个房屋走去…

    “轿子里的人呢?”

    苏景萧从皇宫里出来后问马夫。

    马夫想了想道:“他跟着一个大人走了。”

    跟着一个大人走了?苏景萧皱了下眉头问:“朝哪里去了?”

    “那边。”马夫朝身后指了指。

    苏景萧突然觉得不妙,然后赶紧朝马夫指的方向追去。

    他在丁权身边的太监那里打听道,丁权最近半夜后都不在房里,还说有一次小太监临幕出宫去办事说在下街见到过丁权,丁权当时一身便衣。

    想到这里,苏景萧赶紧朝下街跑去…

    夏叶推开那间房屋,院子里很安静,再朝里面走去,夏叶推开一个屋门,一股浓浓的炸药味扑面而来。

    房屋内很黑暗,像个地下室一样,台子上摆满了箱子,还有未包装的炸药包。

    就在夏叶刚想进去再看看的时候,她感觉头部受到重击昏了过去。

    “以后出来的时候小心点,万一被发现了救糟糕了。”丁权看着昏倒的夏叶道。

    “是,公公。”夜魅低着头自责道。

    然后又看着夏叶问:“公公,这个人怎么处置?”

    “她就是牙关县的讼师,先把她关起来,咱家还有事要问她。”丁权道。

    “是。”

    夜魅拿来麻袋把夏叶装起来,然后准备把夏叶抗走。

    突然,门口又传来响动,丁权朝门口看去,然后挥手让夜魅赶紧离开。

    苏景萧刚看到夜魅扛着一个东西离开,就被打晕在门口。

    “又来了一个多事的。”

    丁权吹了吹手指,眼神冷冽。

    “公公,怎么处置他?”

    一个桶走去,然后把鞭子放在桶里浸泡了一下。

    “知不知道刚刚那是什么?”男子拿着湿漉漉的鞭子问夏叶。

    因为全身的疼痛导致夏叶直直的挺着身子不敢动弹,只是无力的瞄了眼男子。

    见夏叶不说话男子继续道:“是辣椒水。”

    “这样鞭子打在你皮开肉绽的身上会有一种火烧的灼热感,让你欲罢不能。”男子阴笑的说着,然后挥起鞭子:“我就不信你还不说。”

    夏叶闭上眼睛,全身的疼痛恨不得让她立刻死去,好给她个痛快别让她受这些折磨。

    可是,男子的鞭子并没有落下,夏叶睁开眼就看到男子眉心被一根银针穿过,然后倒在她的面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