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男子倒下后,夏叶看到男子身后的黑衣男子。

    那个黑衣男子看了眼夏叶,二话不说把绑着的夏叶松开,然后带着夏叶离开了东厂地牢。

    夏叶有气无力的伏在黑衣男子背上,一阵眩晕袭来她便深深的昏了过去……

    ***东厂茶亭。

    “稀客稀客,奴才竟然不知齐王殿下大驾光临我这东厂,真是有失远迎。”丁权笑着朝苏景萧走来说着。

    苏景萧看着丁权皮笑肉不笑的模样,然后也回敬一个笑容道:“本王突然来东厂,不知道有没有打扰到丁公公办事?”苏景萧话里有话的问?

    丁权盯着苏景萧愣了两秒,突然哈哈大笑起来道:“殿下说话有趣,奴才能有什么事?殿下能来咱们东厂,奴才高兴还来不及。”

    苏景萧勾了下嘴角,然后扫了眼丁权身后的夜魅。

    昨天苏景萧就是看到夜魅扛着一个人走了的,只是后来不知道他被谁打晕了,醒来后却发现他在皇宫里,皇兄还说是丁权派人送他来的,说是突然晕倒在路上。

    又加上叶子失踪,这样苏景萧不得不来东厂一趟。

    “不知道殿下突然来东厂是为了何事?”丁权笑眯眯得的问道。

    苏景萧给自己倒了杯茶,看着亭子外面风和日丽阳光悠悠道:“我来给丁公公要个人。”

    说完苏景萧看着丁权的眼睛,丁权也同样看着苏景萧,脸上的笑容瞬间僵滞住。

    外面的微风吹进亭子,吹动了丁权鬓角的一撮白发,更吹动了苏景萧的衣摆。

    良久,丁权又恢复表情问:“不知道殿下要的人是谁?”丁权也拿起茶杯放在嘴边,眼睛里却是复杂之色。

    他早就猜到齐王殿下来东厂的目的是为了杨府的那个讼师,只是让丁权没想到的是齐王殿下居然表达的这么直白。

    苏景萧看着丁权脸上的变化,继续风轻云淡道:“一个女人。”

    丁权放在嘴边的茶杯终究没有喝下去,而且放下茶杯继续问:“不知道殿下说的这个女人是谁?”

    苏景萧眯了眯眼睛道:“前几日齐齐哈尔家因为谋逆被抓紧东厂的格格。”

    丁权眼神一闪而过的疑惑,随后又一脸平静的问:“殿下,齐齐哈尔家族因为谋逆被抓进了东厂,不知道殿下突然要齐齐哈尔家的格格是?”

    “齐齐哈尔家只是谋逆的同党,以前又是先皇辅佐的重臣,得知齐齐哈尔家明日处斩,皇上念及齐齐哈尔家的旧功不忍让齐齐哈尔家绝后,遂让本王来跟丁公公要这个格格一命。”

    丁权重新拿起茶杯,这次是一饮而尽。

    “皇上仁慈,既然是皇上的意思,奴才也就只能照办了,只是这件小事皇上随便派个人来通知一下就好了,哪里还劳动齐王殿下亲自跑一趟。”

    说完挥了挥手,便让身后夜魅下去带人了。

    苏景萧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算着时间也差不多了,苏景萧看着夜魅离去背影起身道:“齐齐哈尔家的格格就劳烦公公派人送进宫了,本王就先回去复命了。”

    “奴才恭送齐王殿下。”丁权也起身朝苏景萧行了下礼。

    看着苏景萧离开的背影,丁权微眯的眼眸突然放大,心里暗道一声不好,然后赶紧朝地牢走去。

    但是,现在已经晚了,因为夏叶早被救走了。

    在去地牢的路上,丁权遇到了慌张的夜魅,问道:“怎么了?”

    “不好了公公,那个女人被救走了。”

    “什么?”

    丁权脸色发青的看着夜魅,难怪刚才他觉得不对劲,齐王怎么可能会那么直接的找他要人,原来他刚才一直在拖延时间,目的就是声东击西。

    “公公,那个女人看到了我们的炸药坊如果让她活着会不会对我们不利?要不属下立刻就去杀了她?”夜魅低着头问。

    “废物!”丁权一巴掌打在夜魅的脸上:“她是被齐王的人救走的,你现在去岂不是自找死路?”

    “一群废物,连个人都看不住!”丁权气的面部肌肉抽搐着。

    “那公公,我们现在怎么办?”

    丁权眼神闪过一丝阴谋,然后让夜魅靠近,低声交代了些什么……

    ****

    同心客栈。

    昏迷了一天的夏叶醒了过来,望着熟悉的床顶,她知道她安全了,她脱离那个噩梦一样的地牢了。

    可是醒来的夏叶额头上却浸满了汗珠,因为她是被吓醒的,她做了个噩梦,梦里她就像被丁权说的那样,被他用铁烙折磨的体无完肤,浑身没有一块干净的皮肤,那个梦简直太可怕了。

    “叶子,你醒了?”

    出去换水的苏景萧发现夏叶正两眼空洞的望着床顶。

    夏叶扭头看了眼苏景萧,然后点了点头,她不敢动,因为她浑身被纱布包裹着,隐隐中还泛着些许疼意。

    苏景萧拿起浸湿的毛巾,然后朝夏叶走去。

    “你终于醒了,简直担心死我了。”说完苏景萧替夏叶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

    “怎么出了这么多汗?”

    “刚刚做了个噩梦。”夏叶说道。

    “别怕,你已经没事了。”苏景萧替夏叶擦完额头上的汗后又去把毛巾湿了一下,然后敷在夏叶的嘴巴上。

    夏叶楞楞的看着苏景萧,这毛巾不是都应该敷在额头上的吗?他丫怎么敷在她嘴上?

    “你嘴巴都干裂了,用湿毛巾敷一下会好一点。”看夏叶一脸疑惑,苏景萧解释道。

    原来是这个原因,夏叶收回疑惑的眼神,然后又想到她跟去下街房屋看到的事情,便迫不及待的要告诉苏景萧,结果一发声却是呜咽的闷声。

    “想说什么?”苏景萧拿下敷在夏叶嘴唇上的毛巾问。

    “我看到了炸药。”

    “什么?”苏景萧不明白夏叶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我那天跟着一个男子去了下街的房屋,后来发现那个房屋里全部摆放满了炸药,后来我就不知道被谁给打晕了过去。”

    说完,夏叶又有点疑惑的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被丁权给抓去了?”

    听夏叶这么一说,苏景萧也皱起了眉头道:“那天我进皇宫打听,听丁权身边的小太监说,丁权最近很频繁的去下街,所以我就想找你一次去下街看看,可是出了宫却发现你不在马车上了,后来我就去了下街,也发现了那个房屋,只是我刚进门也被打晕了,醒来后就发现自己被人送进了皇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