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之所以知道你在东厂,其实我也是猜测,因为我记得昏倒前看到丁权的爪牙扛着一个人离开了,所以我就去了东厂,一边吸引丁权的注意力,一边让人去东厂地牢找你,没想到你真的被丁权抓走了,还被折磨的浑身是伤。”苏景萧心疼的说。

    “原来你那天也去了下街,难怪你会知道我在东厂。”夏叶有些庆幸又有些后怕,后怕如果当初苏景萧没有看到她怎么办?

    “我也是猜测。”

    “这次你救了我,谢谢你,我们两清了。”夏叶道。

    苏景萧没有还回应夏叶的话,只是严肃的问:“你是说你那天在房屋里看到了炸药?”

    “对,满屋子的炸药。”夏叶肯定道,然后又问:“你没有看到吗?”

    “我当时并没有进到屋子里面。”当时苏景萧只是朝院子里瞄了一眼,只看到一个人影而过,然后他便晕倒了。

    夏叶点点头,然后又问:“你还记不记得丁权身边的那个男子?”

    “你是说东厂第一护卫夜魅?”

    “就是他,我上次就是跟着他去的那个地方,所以我猜测这件事一定和丁权有关系。”

    “叶子的意思是说,丁权他之所以需要那么多钱是因为他要囤炸药?”苏景萧可怕的想着,心里隐隐觉得不安。

    “他在郕城囤那么多炸药干什么?”夏叶问道。

    苏景萧眉头皱的更紧了,真希望不是和他想的一样。

    “我要立刻进宫一趟,把丁权私藏炸药的事告诉皇上,然后让皇上立刻出兵缴了那些炸药。”那么多炸药,万一被引爆,那可是件很可怕的事。

    “哎…”夏叶伸手想拦住苏景萧,结果却扯动了身上的伤口,痛的呲牙咧嘴的不敢再乱动。

    “你伤口刚愈合,不要乱动。”苏景萧赶紧扶住夏叶。

    夏叶有些埋怨的看着苏景萧:“你每次都是说进宫就进宫,什么事非要这么急?”

    “在郕城私藏炸药,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我要立刻禀告皇上,让他立刻出兵清剿了那些炸药,我怕再晚那些炸药就要被转移了。”

    “那你快去。”夏叶一听事态严重,赶紧催促着苏景萧。

    苏景萧有些担心的看了眼夏叶,然后道:“你受伤了,可能会多有不便,我会让飞浪留下来照顾你。”

    “好,你快去吧。”

    苏景萧进宫了,留下夏叶一个人在床上躺着,眼看事情一步步被揭开,夏叶心里突然又重新燃起了信心,杨府的案子有希望了。

    大概是失血过多的原因,剩夏叶一个人后房间里有些安静,过了一会她又沉沉的睡去了。

    只是这个觉夏叶睡的并不安稳,因为她又做梦了,但是这次的梦不是东厂,而是那天晚上救她的那个男子。

    她梦到那个男子中了飞镖后不治身亡了,不知道为什么梦到这个结局,夏叶竟然失声痛哭起来,然后活生生的从梦中哭醒了。

    “夏叶姑娘,你没事吧?”

    一个沙哑的声音把夏叶从迷迷糊糊的梦中拉了回来。

    “你是谁?”

    睁开眼后的夏叶发现一个陌生的男子站在她的床头,一脸的冷峻看不出什么表情。

    “我是飞浪,是齐王让我留下来照顾姑娘的。”

    “哦,是这样啊。”

    原来是苏景萧让留下来照顾她的飞浪,夏叶缓缓神后还在想刚才的那个梦,那个梦是那么真实,那么可怕,关键是她居然会很心痛,那种痛彻心扉的痛,真的很奇怪。

    “我给姑娘倒杯水喝吧。”看夏叶一脸忧思的样子,飞浪说完走到桌子旁边倒了杯水给夏叶。

    夏叶有点不好意思这种被人伺候的感觉,于是结果水杯想要喝了,其实她真的感觉很口渴,但是刚想起身喝水,浑身就传来撕裂的疼痛,疼的夏叶手一抖水洒在了手上。

    “姑娘小心。”飞浪赶紧结果夏叶手里的水杯,然后替夏叶把洒在手上的水擦干。

    “姑娘浑身有伤就不要乱动了。”说完飞浪拿了个勺子来准备用勺子喂夏叶喝水。

    “谢谢你啊。”夏叶不好意思道。

    “齐王让属下留下来照顾姑娘的,姑娘不用这么客气。”飞浪继续一脸的冷峻。

    夏叶小心翼翼的喝着飞浪喂的茶水,眼神有点羞涩的看向一边。

    过了一会夏叶发现飞浪冷峻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红晕。

    她想,大概他也是不好意思吧?为了缓解尴尬,夏叶找话题问道:“昨天是你把我从东厂地牢救出来的?”

    飞浪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还蛮高冷的?夏叶继续喝着茶水,无聊的没有再说什么。

    等喂过夏叶茶水后,飞浪便离开了房间守在门外。

    夏叶砸吧砸吧嘴嘴,想着一些事情。

    期间,有大夫来看过夏叶,说她身上的伤口已经结痂了,大概过个两三天就可以下床活动了。

    一夜过去了,进宫后的苏景萧是第二天下午才回的客栈,正坐在床上吃糕点的夏叶看到苏景萧后赶紧问道:“怎么样了?”

    “你先别急,我慢慢给你说。”苏景萧看着坐着的夏叶问:“你怎么坐着了?快躺下。”

    “不要,我伤口已经结痂了,我好不容易坐起来不想再躺着了。”昨天一晚上睡觉翻身都不能翻简直快累死她了,现在好不容易坐起来她才不想躺下。

    “我还不是怕你扯动伤口。”苏景萧担心道。

    “我没事了,你快说说皇上是怎么说的?那个炸药坊清剿了没有?”

    苏景萧脸色严肃的摇摇头道:“等我们带着人去那个房屋的时候,里面空空的什么都没有。”

    “怎么可能,我明明看到有满屋子的炸药的。”夏叶激动道。

    “恐怕他们已经把那些炸药转移了。”

    夏叶一脸失望的问:“那怎么办?好不容易找到点线索又没了。”

    “不过别担心,后天是皇上的生辰,皇上准备到时候会拿出丁权贩卖鸦片的证据,然后问他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到时候我就不信丁权还能解释什么。”

    “你们有什么证据?”夏叶皱着眉头问。

    “皇上已经暗中派人截了丁权押送鸦片的马车。”苏景萧说道。

    “那这次能一举破了杨家的案子吗?”夏叶一脸欣喜的问。

    苏景萧略显为难道:“这次皇上只打算问一下,至于杨府的案子,这个不好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