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苣涟听夏叶自称齐王的妃子,一脸说不出是什么表情的看了眼夏叶,然后转身离开了。

    “哎…”这是什么意思?夏叶一头雾水的只好继续坐下。

    “将军夫人,你这是怎么了?”一个打扮贵气的女子迎上刚才和夏叶说话的女子问。

    “湘夫人,你猜刚才那个女人说她是谁的家眷?”

    “哪个?”湘玉问。

    苣涟指了指夏叶坐的地方,然后一脸不屑的说:“她居然说她是齐王的妃子。”

    夏叶感觉到有人在看她,转过头就看到刚才的那位将军夫人不知道再跟另一位夫人说着什么,一边说还一边朝她这边指来指去。

    这个人还真是奇怪,夏叶皱了下眉头,然后把眼光撇向别处。

    “什么时候齐王有妃子了?”湘玉一脸惊讶的问。

    “谁知道呢。”苣涟不屑的看着夏叶。

    “再说了,这个齐王不是在外面传言说要争皇位吗?现在齐王可是众矢之的,既然她说是齐王的妃子,咱们还是不要结识的好。”

    “哼,谁知道她说的是真的假的,看她打扮一身贵气的,还以为她是哪家夫人,结果她说自己是齐王妃,真是可笑。”

    “哎呀算了算了,咱们还是到别处去看看吧。”湘玉拉着苣涟便离开了。

    夏叶继续一个人坐在那里,看着三五成群的贵妇人各聚在一起有说有笑的。

    期间,夏叶看到在通过御花园的前路那里不断有大臣朝前面的大殿走去,身后还有备的礼物。

    其中,一个五六个太监抬的东西吸引看着夏叶的注意力,也不知道他们抬的是什么,好像很重的样子,而且那个东西盖着快大红布,不知道是哪家的礼物这么神秘。

    “荣雅公主,我们真的要去大殿吗?”

    “对啊,我好不容易来郕城,今天又是我皇帝哥哥的生辰,景萧哥哥一定会来,我要去找我的景萧哥哥。”

    “可是公主,现在都是各位大臣在大殿给皇上献礼物的时辰啊。”小丫鬟为难道。

    荣雅生气的看着身后的小丫鬟:“那你就不要跟着我去了,本公主自己我的景萧哥哥。”

    “哎…公主…”小丫鬟委屈的站在那里。

    荣雅撇撇嘴,然后丢下小丫鬟朝大殿走去了。

    走着走着,荣雅看到一身粉色衣服的夏叶,本来也没有什么不同之处,只是她突然想到她自己这样去大殿找景萧哥哥难免唐突,不如带个伙伴一起去,这样到时候如果皇帝哥哥罚她的话,她也可以把事情都推倒别人身上。

    “哎,你是谁?”荣雅站在夏叶背后问道。

    在晒太阳的夏叶听到有人跟她说话,转身一看一个长相俏皮可爱的女子正看着她,一身绿萝衣服更是把她衬的年轻活泼。

    “你是在问我?”夏叶四下看了下没人后问。

    “是啊,不然这里还有别人吗?”荣雅不耐烦的问。

    夏叶愣了一下,然后想到刚才她说她是齐王的妃子那个将军夫人的反应,于是摇摇头道:“我不是…”

    “不是夫人?那就是丫鬟喽?”荣雅问。

    “我…”还没等夏叶说完,荣雅就一把拉起夏叶道:“你跟我去大殿一趟!”

    “去大殿?”夏叶赶紧打住问道:“去大殿干什么?”

    “这个你就不用问了。”荣雅见夏叶不是哪家夫人就准备拉着这个垫背的一起去。

    可是苏景萧说了让她在这里等她,她不可以去大殿的,于是解释道:“我不是丫鬟,你是谁啊?”

    真是的,有见过穿的这么华丽衣服的丫鬟吗?夏叶心里嘟囔着。

    荣雅回头打量着夏叶,一脸不爽的看着夏叶,然后问:“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我可是荣雅公主。”

    公主?原来是她是公主,难怪说话这么霸道了,夏叶赶紧行礼道:“见过公主。”

    “哼,这还差不多。”荣雅见夏叶朝她行礼,语气才柔和点:“你刚才说你不是丫鬟,那你是谁?”

    “我…”

    夏叶刚想说自己是齐王的妃子,结果就被荣雅一把勒住了脖子。

    “你怎么会有这个吊坠?”荣雅表现很激动的抓着夏叶脖子上的吊坠问。

    “这是别人送给我的。”夏叶奋力的挣脱开荣雅的手,一脸奇怪的看着荣雅,心想她就算是个公主也不能这么粗鲁吧?

    “你胡说!这是谁送给你的?”荣雅看着夏叶脖子上的吊坠,一副恨不得吃了她的样子问。

    夏叶这下也没什么好脾气了,生气道:“就算你是公主,也不能这样咄咄逼人吧?这个吊坠是谁送的难道和公主你有什么关系吗?”

    荣雅见夏叶居然敢对她吼,直接叫来了御林军围住夏叶:“给我抓住这个贼!”

    “公主,你这是什么意思?”夏叶看着围上来的御林军问。

    “什么意思?”荣雅冷哼一声:“你脖子上戴的明明是我景萧哥哥的东西,这吊坠是我景萧哥哥的母妃留给我景萧哥哥的,现在居然在你这里,不是你偷的是什么?”

    什么?景萧哥哥,难道是苏景萧?不等夏叶解释,身后的御林军已经将她押住。

    在御花园一直赏花的那个贵妇夫人也都围了过来指指点点。

    看着夏叶脖子上的吊坠,荣雅生气的一把把吊坠扯了下来。

    这个吊坠是她景萧哥哥最珍贵的东西她一直想要都没要过来,怎么可能会送给这个女人?

    “荣雅公主,这是怎么了?”

    刚才那个自称是将军夫人的苣涟凑过来问道。

    “这个人居然敢偷我景萧哥哥的东西!”荣雅手里拿着吊坠生气的看着夏叶道。

    “啊?怎么会呢?”苣涟表现的很惊讶的样子问。

    荣雅转头又看着苣涟眼神愤怒道:“怎么不会?”

    苣涟一惊,赶紧解释道:“不是的公主,是刚才她自己说她是齐王的妃子的。”

    “齐王的妃子?”荣雅冷哼的笑着,然后一巴掌打在夏叶的脸上:“笑话,就你也配?”

    夏叶被狠抽的一巴掌打的嘴脸溢出了血丝,身上的鞭痕也因为御林军粗鲁的押解而扯动了伤口,疼的她浑身忍不住的发抖。

    这种扯动旧伤疤的疼痛简直比鞭子抽在身上还要痛。

    “把她给我拉下去,杖毙!”盛怒的荣雅指着夏叶道。

    “是!”

    御林军押着夏叶就要走。

    从大殿感慨的苏景萧看到御花园这里围满了人,于是赶紧跑过来看了看,然后就看到被御林军押着的夏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