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是怎么回事?”

    “齐王殿下。”

    “齐王殿下。”

    众人一看是苏景萧,纷纷行礼道。

    “景萧哥哥。”荣雅看到苏景萧后更是整个人贴了上去。

    苏景萧皱眉看着被押住,脸色惨白的夏叶:“把她放开!”

    御林军对视一眼,然后赶紧把夏叶松开了。

    被松开的夏叶差点没有站稳,还好被苏景萧及时扶住了。

    “你怎么样?”苏景萧担心的看着夏叶。

    夏叶摇摇头道:“我没事。”

    “景萧哥哥。”荣雅一把拉开苏景萧,然后看着夏叶问道:“景萧哥哥,她是谁?”

    “你怎么会在这里?”苏景萧不答反问道。

    “她偷了你的吊坠,我帮你把吊坠拿了回来。”荣雅伸手举着吊坠道。

    苏景萧一把拿过吊坠,然后冷冷的说道:“这是我送给她的,以后不许再这么胡闹了!”

    荣雅愣在那里,一脸的不相信,这个吊坠她要了很久景萧哥哥都没给她,他现在居然说把这个吊坠给了别人?

    “景萧哥哥…”

    苏景萧扫了眼围着的众人,然后又看了眼夏叶,发现她衣服上渗出了思密的血珠。

    糟了,她一定是扯动伤口了!苏景萧不顾众人的眼光和一直阻拦的荣雅抱着夏叶就离开了御花园。

    脸色苍白的夏叶虚弱的问:“我们要去哪里?有没有把丁权私藏炸药的事揭发?”

    “你现在不要说话,回到客栈再说。”苏景萧一路带着夏叶回到了客栈,然后赶紧找来了大夫给夏叶查看伤口。

    “大夫,她怎么样了?”

    “这位姑娘的旧伤被扯动,这下恐怕就会很难愈合了。”大夫叹了口气问:“不是说过让她好好养着不要乱动的吗?”

    “大夫,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治好她,多少钱都可以。”苏景萧让飞浪掏出银子给大夫道。

    “我没事,只不过是伤口又重新裂开了而已。”夏叶躺在床上,强忍着浑身的疼痛。

    “待我再开几服药,内服外用,这次一定要好好休息,一定要等到伤口彻底恢复才能动。”大夫叮嘱道

    “知道了大夫。”夏叶点点头。

    等大夫走后,夏叶问苏景萧:“丁权私藏炸药的事怎么样了?皇上怎么说的?有没有问到什么?”

    “没想到丁权先声制人,居然主动坦白了最近在贩卖鸦片吸取钱财。”苏景萧坐下说道。

    “你说丁权居然主动坦白了?那皇上呢?皇上怎么说,有没有治他的罪或者是查找私藏炸药的事?”夏叶赶紧追问道。

    苏景萧一脸阴郁的摇摇头问:“你猜丁权贩卖鸦片赚那些钱财是为了什么?”

    “不是为了买那些炸药吗?”夏叶一脸茫然的问。

    “那你知不知道今日皇上生辰,丁权献的礼物是什么?”

    “什么?”

    “是一个如意南山玉的寿山石,模样形如蟠桃,大小也要五六个人才抬得动。”苏景萧继续道:“那个寿山石价格不菲,丁权承认他贩卖鸦片赚钱目的就是为了给皇上献上这个绝世的宝物,所以用了大量的钱财买了这块寿山石,还主动请罪。”

    “可是他明明是私藏了大量的炸药啊,那那件事怎么说?”夏叶激动的问。

    苏景萧怕夏叶激动,只好先安抚好夏叶又说:“丁权私藏炸药的事情我们没有证据,而且没想到丁权居然老奸巨猾来了这么一个阳奉阴违,这下皇上也不好判了,又加上皇太后在旁边说道,皇上只是小惩戒了丁权一下,仗打五十以儆效尤。”

    “仗打五十,以儆效尤,就这样完了?”夏叶不敢相信的问。

    “丁权口口声声为了皇上的生辰,皇上也实在是不好处置他。”苏景萧无奈道。

    “那皇上到底是信任丁权的还是信任你说的?”夏叶问。

    “皇上的心思很难猜,尤其是我们现在没有确切的丁权私藏炸药的证据,皇上应该也是左右为难吧。”因为三番五次的扑空,现在皇兄已经开始怀疑他是故意为了争夺皇位而使得手段了,他现在也不敢再保证皇上是不是还信他的了。

    夏叶躺在床上心如死灰道:“本来还以为可以一举告御状为杨府申冤,结果却又被丁权逃脱了。”

    “叶子别急,只要丁权有阴谋,咱们就一定能抓住他的狐狸尾巴。”苏景萧说完把煎好的药端给夏叶道:“先喝药吧,等你伤好后我们继续调查,我就不信找不到丁权丝毫蛛丝马迹。”

    风和日丽的天气正暖,东厂北屋。

    “这狗皇帝竟然打了公公五十大板,一点也不念及您从小打他身边伺候着的情分。”

    丁权冷笑一声,却不在意道:“自古帝王那个不是冷血无情,区区五十大板咱家还是挨的住的,要不是咱家早做打算让你差人去买了那块寿山石,这会别说是五十大板,恐怕咱家的命都没了。”

    夜魅帮忙涂着药道:“公公果然神机妙算。”

    “他暗中差人动了我押送的鸦片,咱家就知道那个狗皇帝开始怀疑我了。”

    “这皇上不是一直很信任公公的吗?怎么突然查起了公公?”夜魅奇怪的问。

    丁权眼神眯着,寒光一闪道:“这其中恐怕少不了那个牙关县来的讼师的原因,那个女人不能留。”

    “是,属下一定找机会除掉她!”

    “还有,最近也盯着点齐王,我总觉得齐王现在和皇上的关系有点微妙。”

    夜魅点点头,然后又问道:“公公,咱们为了那块寿山石花了不少钱,这炸药储备供不上了啊?”

    “让牙关县码头货物流通都加紧点,咱们的货物运行的也快点,我们必须赶在狗皇帝退位前除掉他。”

    “可是,这么大批货的流动往来,不怕那个狗皇帝有所察觉吗?”夜魅有点担心道。

    “以后咱们所有的货物改走水路,水路虽然慢,但是我们可以运的量多些,再加上有了今天的事,狗皇帝应该对这块放松了不少。”

    丁权说完让夜魅停下手里的动作:“你赶紧给咱家安排下去了,省的再出差池。”

    “是,公公。”

    夜魅放下药膏闪身离开了东厂…

    ****

    这几天一直在养伤的夏叶吃的都是大补的食物,让她的脸颊都丰满了起来。

    这天,正啃鸡爪的夏叶被门外的一个敲门的伙计打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