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救命啊救命啊!”夏叶双腿发软的拍着门,却发现门被从外面锁死了。

    “救命啊!”

    见男子又拿剑朝她刺来,夏叶转身又朝窗户那里跑去,可是这房间总共就那么一点的地方,她能跑到哪里去哪?

    “不要!救命啊!”夏叶抱着头蹲在地上。

    男子眼神冰冷,剑朝夏叶的脖子刺去。

    房门被人一脚踢开了,是苏景萧,夏叶几乎是趴着跑到苏景萧旁边的。

    他丫的可算是来了,她还以为他又不在房间。

    苏景萧和男子打了起来,这个时候外面的风把窗户给吹开了,风吹进房间里,两个打在一起的人就像是加了特效一样。

    夏叶蜷缩在角落里,眼睛无意间又看到了那个男子的眼睛和…熟悉的疤痕。

    “是他?”夏叶指着那个男子刚想说出来。

    结果那个男子冷冷撇了一眼夏叶,然后从窗户那里溜走了。

    “叶子,你有没有事?”苏景萧赶紧过去担心的问道。

    吓我木讷的摇摇头,然后指着从窗户那里逃走的那个男子结巴道:“是他,是他!”

    “谁?”

    “是丁权的爪牙,夜魅。”

    苏景萧看着窗外,然后跑到窗边看了看:“我刚才伤了他,他跑不远的。”

    “要去追吗?”夏叶颤抖着身体问。

    “我去看看,你自己要小心在这里。”苏景萧叮嘱道。

    “我也要去!”夏叶起身拿了衣服道。

    “你身上有伤,你去干什么?”

    夏叶一脸惊恐道:“电视剧里都是那么演的,你走了以后,他肯定会再回来杀掉我的。”

    像她这种高智商的人,才不会一个人留在这里。

    苏景萧点点头,觉得夏叶说的也有道理,刚才他之所以不追出去就是担心夏叶自己留在心里有什么危险。

    穿上衣服出了客栈后,两个人四处在能藏人的地方都找了找,但是都没发现什么。

    风吹的夏叶的头发凌乱在脸颊上,她紧了紧衣服,然后又吸了吸鼻子埋怨道:“我刚才在房间里那么大声的喊救命你都没听见吗?居然这么晚才过来,你知不知道我差点被杀死了。”

    “是我不对,我刚才去了茅房。”苏景萧一脸愧疚道。

    看夏叶冻的瑟瑟发抖的样子,苏景萧担心她会感冒,说道:“大概他已经跑远了,我们还是先回客栈吧。”

    “哦。”夏叶吸了吸鼻子,然后点点头。

    “哎,对了,不是说你已经报答过我了,你可以走了。”完全忘了刚才还多需要人家救命的夏叶一脸虚伪的说道。

    苏景萧看着秀发被风吹乱的夏叶,然后凑近夏叶低声道:“但是我没答应啊,再说了,你确定没有我真的行吗?。”

    夏叶心虚的看了眼苏景萧,她竟被问的无言以对。

    “我说过,我的命都是你的了,我也答应过你一定会帮你调查杨府的案子,这些我都会做到的。”

    夏叶低着头小声嘟囔道:“你还说过那吊坠永远是我了的呢。”

    “叶子,吊坠的事情…”

    “别说话,你快看这里!”

    苏景萧奇怪的低着头看着地下:“怎么了?”

    “有血迹。”

    因为旁边就是春楼,所以这一段路都被照的很亮,才让一直低着头的夏叶发现了滴在地上的血迹。

    “我们沿着这个血迹一定就能找到他了。”夏叶开心道。

    “叶子,你真聪明。”苏景萧说完和夏叶两个人一起沿着血迹走去。

    但是血迹刚到春楼就没有了。

    “难道他不是进春楼了?”夏叶看着近在咫尺的春楼问。

    苏景萧皱了下眉头道:“也许这不是终点,而是起点。”

    “你的意思是,血是从这里才开始滴的?”夏叶一脸茫然道:“那为什么我们来的时候没有看到?”

    “笨啊,现在天这么黑,就算有血迹也看不到啊。”苏景萧说完又看了眼春楼肯定道:“他一定是躲到这里面去了。”

    “你怎么这么肯定?”夏叶问。

    “看血迹,他明显就是怕连累青楼,所以到门口都没敢进去,这才不科学。”说完,苏景萧看着春楼,然后道:“回去吧,明天开始调查这个青楼。”

    夏叶也看了眼青楼,然后跟着苏景萧回了客栈。

    “你说调查青楼,怎么调查?”夏叶围着被子坐在床上,猛吸着鼻涕。

    果然,在昨晚的强风下,她华丽丽的感冒了。

    “你忘了,我可是那里的常客,当然是明目张胆的进去了。”苏景萧得意的说。

    “那我呢?”夏叶指着自己问。

    “你?”苏景萧上下打量着夏叶道:“你看你现在这幅模样,还是等在这里等我的消息吧。”

    “你?你自己可以吗?”夏叶有点不放心的问。

    “你不相信我?”

    “也…也不是啦,就是…反正…你自己小心点。”夏叶话还没说完就打了个喷嚏,鼻涕甩出去好远。

    “快拿纸。”夏叶看着长长的鼻涕条道。

    苏景萧看着夏叶一副好笑的模样赶紧拿纸给夏叶,结果不小心被夏叶抹了一身的鼻涕。

    “你…”苏景萧看着衣服上的鼻涕面部肌肉抽搐了一下,握着的拳头又放下:“要不是看你感冒了,我…”

    夏叶怕怕的的看着苏景萧,然后把鼻涕纸丢在一边:“我不是故意的。”

    “好了,我去春楼调查情况了,你老老实实待在这里。”

    苏景萧去春楼了,夏叶无聊披着被子站在窗边看着外面。

    外面街道上人来人往,熙攘的热闹,夏叶一个喷嚏接着一个喷嚏的打着,鼻涕就像面条一样擦不干净。

    “这是谁家的孩子,到处随便玩火?”

    突然一个男子在胡同口揪住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嚷嚷道。

    看那个男子的打扮,好像就是春楼里的伙计。

    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对待一个小孩,真是过分,夏叶刚下下楼去就看到一个妇女在人群中冲过去道:“小宝啊,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娘。”小男孩哭着跑到妇女的怀里擦着鼻涕,旁边地上还有一个被男子踩在脚底下的火折子。

    “这是你家的小孩?”

    妇女点滴侧头道:“是啊,怎么啦?”

    “管好你家的小孩,不要让他到处玩火,否则出了什么事我要你们好看!”男子生气的吼道。

    旁边围观的人有的看不下去了,嘟囔道:“不过是在马路上玩火而已,居然这么凶一个小孩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