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说,有没有可能这里有我们不知道的地下室或者是密室?”夏叶突然想起来上次去青枫苑的时候,姨娘打开的那个密室,说不定古人都会使用这种藏东西的方法呢。

    苏景萧一愣,然后和夏叶又开始重新找一遍刚才的房间,也许说不定真的有密室什么的。

    “怎么没有?”夏叶和苏景萧站在最后一间房间里,她们刚才已经把所有的墙壁还有什么都自己找了一遍,可是什么都没有。

    “难道真的是我猜错了?”夏叶吸了吸鼻子,然后生气的抬脚踢了下旁边的椅子。

    “吱呦…”

    椅子被夏叶踢了一下,椅子腿错位的压在旁边的地格上,然后他们就看到旁边的一个墙壁打开了一道门。

    “还真有密室?”苏景萧看了眼夏叶道。

    “没想到机关居然在这里。”夏叶和苏景萧对视一眼,然后两个人朝密室里走去。

    果然,刚进密室不一会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火药味。

    “丁权果然把炸药转移到青楼了。”苏景萧看着密室里摆满着炸药道。

    “不对,不止这些。”夏叶看着密室里摆放的炸药道。

    她记得上次在房屋看到的炸药要比这里多很多。

    “难道说其他房间里还有?”

    一想到刚才的暗格,说不定是他们刚才没有发现。

    “有可能。”

    出了密室,夏叶他们打算去刚才的两个房间看看,结果刚出了密室,他们就发现外面突然有人来了。

    “怎么办?”夏叶转身问苏景萧。苏景萧拉着夏叶躲到一旁,外面的人不知道在商量什么,过了一会就看到一辆马车进到院子里,然后那些人就开始从马上上往下搬东西。

    “动作都给咱家快点。”

    外面的人中突然一个奸细着嗓子的人说道。

    “是丁权。”苏景萧表情变的很严肃。

    夏叶也听出来了那个人的声音。所以屏住呼吸连鼻涕都不敢吸。

    丁权这次居然亲自来了,看来这些炸药对他很重要。

    不好…夏叶突然抓紧苏景萧的袖子,眯着的眼睛里闪烁着泪花。

    “你怎么了?”苏景萧小心的问。

    可是,来不及了,夏叶鼻子一痒一个喷嚏就打了出来,虽然多亏苏景萧眼疾手快捂住了夏叶的嘴巴和鼻子,但是那丝声响还是惊扰了外面的人。

    丁权转身看着夏叶和苏景萧待的那个房间,夜魅也警惕起来:“公公…”

    丁权伸出手示意夜魅不要说话,然后眼神里寒光四起。

    苏景萧暗道不好,然后拉起夏叶在丁权闪身进屋前离开了那个房间。

    但是速度快如丁权,他已经发现了夏叶和苏景萧,一声令下,所以人都朝他们追去。

    “他们两个今晚一定要给我除掉!”丁权已经下了杀意,一袭白发突然炸裂散开,他不允许有任何人威胁到他的大业。

    “杀!”

    一声寒意,丁权率先追了出去。

    苏景萧一路拉着夏叶狂跑,夏叶惊慌的看着后面追着的人:“丁权明知道你是齐王,居然还敢追杀你?”

    “现在他恐怕已经丧心病狂了,我们必须赶快跑到皇宫通知皇上。”苏景萧捂着胸口,脸色惨白道。

    看着越追越近的人,夏叶突然拉着苏景萧拐弯去了另一个地方。

    “我们不是要去皇宫吗?你这是要带我去哪?”苏景萧问。

    “去青枫苑。”

    这里离皇宫还有好远,凭他们两个人根本逃不过丁权的追杀,只有先去青枫苑躲一下了。

    跑着跑着,夏叶发现苏景萧好像有点跟不上她了,回头一看才发现苏景萧嘴角居然溢出了一丝血迹。

    “你受伤了?”夏叶问。

    “刚才不小心中了丁权一掌,咳咳…”苏景萧捂着胸口,强忍着巨疼道。

    “你再坚持一下,马上就到了。”

    夏叶扶着苏景萧一路来到了青枫苑,夏叶拍了拍紧闭的大门,门口的小丫头这次一眼就认出了夏叶,一看情况不妙赶紧去通知了夫人。

    “宫主,你这是怎么了?”云清看着慌张的夏叶问。

    “姨娘,我们被人追杀,你快救救我们。”夏叶扶着苏景萧道。

    “是谁?”云清脸色严肃的问。

    “是东厂的人。”夏叶说道。

    云清直接让人把大门关上,然后把府里所有的丫头都叫了过来:“宫主放心,只要有我在他们就伤不了你一根汗毛。”

    “叶子,我…我现在要赶紧进宫通知皇上,否则…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苏景萧担心道。

    “可是外面都是东厂的人啊,你怎么回宫?”

    “我这里有一道后门,可以直通皇宫。”云清虽然不明白状况,但是还是说道。

    苏景萧抬眼看了眼云清,然后道了声谢:“那我就立刻从后门赶回皇宫,叶子就拜托夫人照顾了。”

    “这个公子不必担心,即便公子不说我们也会尽心保护住宫主。”

    “那你一路小心。”夏叶不放心的看着苏景萧。

    “等我带援兵回来。”苏景萧说完便从青枫苑后门出去了。

    苏景萧走后,云清让夏叶先躲进屋里。

    云清堂主手执青剑站在门前,台下站着十几个白衣女子,手里都执着青剑。

    看着些人的气势,简直就和云宫里的那些女子一样,看来都是练家子的。

    夏叶躲在房间内,眼睛死死的盯着门口,心里还一边的在担心着苏景萧,她不知道苏景萧的身体能不能跑回皇宫。

    此时,门外似乎有了些什么响动,夏叶心里紧张的跳了一下,云清回头看了眼夏叶示意她不要害怕。

    几秒钟的寂静后,青枫苑的门被人一脚给踢开了,门口丁权一头白发无风吹动着,他双手背在后面,眼神狠毒的扫着院门的人,身后十几个锦衣男子和举着火把的伙计。

    “什么人,居然敢夜闯我青枫苑?”云清气势十足不输丁权的站在院门冷声道。

    夏叶蹲在那些人身后,在看到丁权后就悄悄蹲在躲在门后面探出一颗头来。

    丁权阴森的笑了笑,长长的指甲轻轻撩动了一下头发:“交出人,咱家不动你青枫苑一人。”

    青枫苑虽然只是一个庭院,但是在潘国的郕城还是有些威望的,因为据说当年云清救过潘国的先帝,所以庭院有先帝光环一直稳居郕城。

    “什么人?”云清淡淡的问道。

    丁权看了眼云清,继续回答:“云清夫人该是知道咱俩要找的人是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