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收起姨娘留给她的娘的东西,夏叶再看了一眼青枫苑便离开了。

    这把她娘以前最喜欢的青剑最终还是又回到了她的手里,她记得云清姨娘说过,这把青剑剑柄的蓝宝石是滑族特有的,这是不是说明,她娘以前去过滑族,也许通过这颗蓝宝石,她能打听到她娘的一些故事。

    回到客栈,夏叶把东西整理好,然后差人去给郕城新晋秀才家去了一封信。

    丁权的案子破了,也就是说杨府的案子也要破了,这封信她就是要通知在郕城唯一的证人倩倩。

    夏叶早已经打听到了倩倩的住处,只是为了倩倩的安全,夏叶一直是以书信的方式在给倩倩沟通,而且倩倩答应她,只要证据充分,她愿意为杨府出堂作证。

    时过午时,苏景萧回到了客栈,夏叶看得出他脸色还是很不好。

    “快坐下。”夏叶扶着苏景萧赶紧坐下,然后倒了杯茶给他:“你怎么样了?”

    “难得叶子这么关心我,我没事。”苏景萧勉强笑了笑,然后轻咳了两声:“听皇上说,昨晚的事多亏了你的机智。”

    夏叶坐在苏景萧对面,叹了口气道:“你还好意思说,本来我就是一个讼师,来郕城只是为了破杨府的案子,结果却卷进了谋朝乱党的事情中,现在想想,感觉以前哪里是你在帮我调查案子,明明是我在帮你调查案子。”

    苏景萧被夏叶的话逗笑了,然后道:“那这么说,我们就算是打平了。”

    “哎,说真的,丁权的事怎么样了?”想起昨晚丁权的那个眼神,夏叶还是心有余悸的问道。

    “放心吧,丁权在昨晚回宫的路上就死了,原因是他练那些歪门邪道的功夫走火入魔,又加上毒火攻心,所以猝死了。”

    “丁权的那些爪牙,张府还有青楼的那些都已经被抓了,丁权埋在宫里的炸药也已经被挖出来了。”

    夏叶听后点点头,然后又看着苏景萧:“没了?”

    苏景萧明知故问道:“什么?”

    “皇上…皇上没说我的事吗?我要为杨府申冤翻案呢。”夏叶着急道,心想他丫的不会忘了吧。

    见夏叶一脸着急的样子,苏景萧噗嗤笑道:“皇上怎么会忘了你这个大功臣,我今天来就是来传达皇上的口谕的。”

    “口谕?”夏叶一听赶紧要下跪,却被苏景萧给拦住了。

    “这里没有外人,你不用行礼了,听我说就好了。”

    夏叶狐疑的看着苏景萧:“可以吗?”

    “你还不信我?”

    “那…那好吧。”夏叶重新做回凳子上等着苏景萧接下来的话。

    “皇上已经钦派了三品钦差大人随同你一起回牙关县为杨府翻案,并赐你护国讼师的称号。”苏景萧说完笑道:“怎么样?现在开心了吧?”

    “护国讼师?”夏叶眉开眼笑道:“我终于也有称呼了,而且我终于可以为杨府翻案了!”夏叶高兴的简直要跳了起来。

    苏景萧看着高兴的像个小孩一样的夏叶,跟着一起笑了起来,随后眼神里又一闪而过的落寞。

    “只是…可惜我不能跟你一起回牙关县看到你为杨府翻案的那一幕了。”

    正高兴的夏叶愣了下,然后一脸茫然的问道:“为什么呀?能为杨家翻案,你也有一半的功劳呢,你不想去亲自见证那一幕吗?”

    苏景萧眼神里的无奈和落寞更重了些,思辰了一会道:“皇太后说,让我娶荣雅做齐王妃,这几****恐怕要在宫里忙着成亲的事了。”

    夏叶一怔,随后鼓了鼓脸颊笑道:“这是好事啊,恭喜恭喜,我看的出荣雅公主是很喜欢你的,而且你们又是青梅竹马,你们两个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朋友一场,我也没啥好送你的,就送你们满满的祝福吧,祝你们成亲后和和美美,永远幸福。”

    “叶子…”苏景萧抬头看着夏叶,脸上一抹伤情,眉头紧蹙在一起,欲言又止。

    “哎呀,没事。”看苏景萧这么样,夏叶故意装作乐呵呵的样子,然后又一脸可惜道:“本来还打算和你一起回牙关县为杨府翻案呢,不过看在你要成亲的份上我就不勉强了,你也不用觉得愧疚,没事的。”

    他哪里是因为这个而难过,他分明就是喜欢她,难道她就看不出来吗?苏景萧叹了口气把心里的话又咽回到肚里。

    皇太后用叶子为杨府翻案的事情要挟他娶荣雅,否则就不准叶子的御状,叶子为了杨府的案子这些天经历了这么多,他不能这么自私,虽然经过这些天他发现他已经深深爱上了这个无厘头的丫头,但是对于这份爱,他更希望她快乐。

    就让他把这份爱留在心里吧,苏景萧内心几番挣扎后从怀里掏出那个吊坠递给夏叶:“留个纪念吧。”

    “吊坠?”夏叶摆摆手道:“这个我不能要,这个吊坠对你这么重要,我不能收,更何况…更何况我觉得你这个吊坠应该送给未来的齐王妃荣雅公主才对。”

    “我说过,这个吊坠我既然送给了你它就永远是你的,至于荣雅…”苏景萧苦涩一笑:“我会好好对她的。”

    不等夏叶再多说什么,苏景萧起身为夏叶亲手带上了吊坠。

    “王大人明日一早便会和你一起回牙关县,叶子什么都准备好了吗?”

    夏叶摸了摸脖子上的吊坠,没有再多说什么,她想,也许这只是苏景萧单纯的想坐到当初说的那样,如果她再退让下去倒显得她多想了。

    “我已经写信给了倩倩,丁权这个幕后已死,相信杨威也蹦哒不了多久了。”夏叶信心道。

    “那就好,如果有什么事的话一定要来通知我。”这一场见面似乎像是告别,苏景萧很不喜欢这种感觉,然后又像朋友之间那样问道:“叶子替杨府翻案后准备去什么地方?”

    夏叶努努嘴,然后说道:“我要去找我娘。”

    “那…我们是不是以后就没机会见面了?”苏景萧问。

    “干嘛这样问,有缘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夏叶拍了拍苏景萧的肩膀道。

    苏景萧哑笑,然后摸了摸鼻子冲夏叶微微笑了笑:“该交代的我都已经交代了,我也该回宫了,我这可是瞒着太医偷偷跑出来的。”

    “伤这么重,随便派个人来通知一下就好了,还非得你亲自跑一趟吗?”夏叶嗔怪了一声,然后赶紧催促道:“你呀,赶紧回宫好好养病,要不然你出了什么事我可担待不起。”

    “我不是怕这是最后一面见你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