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448章 训练有素的黑衣人
    看慕容易一脸了解的表情,夏叶挑挑眉毛问:“不然你以为为什么?”

    其实也不是夏叶故意要撒谎,当然,说是世交意思也差不多,毕竟慕容中天以前是她娘的部下。

    再说了,即便现在夏叶不告诉慕容易,以后他也会明白了,毕竟慕容中天退位后就会把潘国产业点的位置交给慕容易,到时候他就会明白她和他义父的关系了。

    “叶子,你口不口渴?”

    赶了半天路,在经过以前高山和树林时慕容易停下马车问道。

    天气有点燥热,夏叶点点头道:“是有点口渴。”

    “你先在这里等着,我去前面的树林看看有没有野果摘来解渴。”慕容易下了马车,让夏叶留在轿子里等他。

    “早去早回啊。”夏叶扒着轿门看着慕容易叮嘱道。

    “知道了。”

    一眨眼,慕容易就扎进了前面的树林里,夏叶无聊的等在马车里,从包袱里拿出娘以前用过的青剑,夏叶抚摸着上面的宝石,心里思绪万千。

    这青剑自从她拿到手就没有打开过,因为她不会用剑所以才没有打开过,正好无聊,夏叶轻轻拔动剑鞘,锋利的剑刃闪着寒光就出现在夏叶面前。

    在剑刃中夏叶甚至看到了自己的模样:“真是把好剑,时隔这么多年没有动过,居然剑刃还是如此锋利。”

    收起青剑,夏叶又拿起了包袱里的鞭子,这条鞭子是北漠公主送她的,而教她用鞭子的却是吐蕃公主。

    眼看马上就要到吐蕃了,自从上次她逃离吐蕃皇宫,也不知道南宫灵儿怎么样了?

    收起鞭子,夏叶瘪瘪嘴看向马车外,心道这个慕容易怎么去了这么久还没回来?

    “唆唆…”

    正探头在外面的夏叶突然听到树叶被风吹动的声音,树林里一阵异动后,两支穿云箭突然射在马车的轿子上。

    “啊!”惊吓过度的夏叶赶紧缩着脑袋躲进马车里。

    怎么回事?夏叶怀里紧紧抱着青剑,屏住呼吸听着外面的动静,刚才她还没看清什么人,只看到树叶有动静,结果两支剑就朝她射来了。

    过了好大一会,外面似乎什么动静都没有了,可是夏叶不敢探头出去,她现在只想慕容易赶快回来。

    外面一片过度的安静后,马儿突然嘶叫了一声,还是马蹄前后走动了两下。

    来了来了,夏叶似乎能感觉到有人在靠近马车,可是她没有勇气掀开轿帘去看。

    轻轻拔动手里的青剑,夏叶紧紧握在手里,不管是谁,只要敢靠近马车,她就一剑刺过去。

    “叶子!”

    就在夏叶紧张的手心都出汗的时候,外面传来了慕容易的声音。

    “慕容易,你终于回来了!”

    听到慕容易的声音,夏叶心里总算安定了几分,伸手就去掀轿帘,结果轿帘被人一剑给划开了,夏叶呆愣的看着外面已经把马车围住的黑衣人。

    “救命啊。”夏叶胡乱挥着手里的剑叫道。

    摘野果回来的慕容易看到这一幕早就把手里的野果丢在地上,然后一个飞身,左脚踏在马头上,起步右脚踏上轿子顶部,然后一个横扫千军逼退了围住轿子的黑衣人。

    黑衣人退开后,夏叶看着赤手空拳和那些手里拿着剑的黑衣人打在一块,怕慕容易吃亏,夏叶半跪在轿子外面,手里拿着青剑:“慕容易,接剑!”

    慕容易回头看了眼夏叶,然后稳稳接住了夏叶递来的青剑。

    但是夏叶这个举动也惹来了几个黑衣人,夏叶赶紧缩进轿子里然后从包袱里拿出软鞭跳下马车。

    “你们别过来,我可是会鞭子的。”夏叶手里拿着鞭子,身体紧靠着马车。

    两个黑衣人对视一眼,根本不理会夏叶直接动手。

    但是夏叶并没有使用手里的鞭子,而是向空中洒了一片白色粉末。

    没错,那白色粉末就是陌上留给她的药丸,瞌睡粉。

    黑衣人在空中挥了两下,以为只是普通的面粉,结果吸进鼻子后,手里的剑就软软的掉在地上,人也倒在地上了。

    好在陌上改进了瞌睡粉,不然她还要跑一会了。

    “叶子,快上马车。”

    慕容易拉住夏叶就让她上马车,夏叶只好赶紧上了马车。

    踢飞身后的一个黑衣人,慕容易闪身上马然后驾着马车就开始跑。

    夏叶一个没坐稳差点从轿子里跌了出去,好在及时扶住了轿子。

    抬头,马车后面一群黑衣人正在紧追不舍。

    “喂,慕容易,他们一直追着我们怎么办?”夏叶用包袱挡在身前,以为这样就会安全一些。

    “那些黑衣人都是身体素质得到过特殊训练的,我一人跟本打不过只能跑了。”

    “训练有素的黑衣人?”夏叶这一听更害怕了,慕容易打不过,这万一黑衣人追上来岂不是惨了?

    果然,夏叶刚这么一想,那些黑衣人就已经离马车越来越近了,甚至其中还有一两个从后背拿出了弓箭。

    “咻咻咻…”

    接二连三的剑射中马车上的轿子,夏叶用包袱捂着头缩在一个角落里:“救命啊,慕容易救我。”

    发现后面在射乱箭后,慕容易把马车横了过来,避免乱箭伤到夏叶。

    但是马车刚一停下,黑衣人就追了上来。

    夏叶发现蹲在马车里根本不安全,因为现在马车已经被射成了马蜂窝。

    下了马车,夏叶赶紧蹲在慕容易的身后紧紧追着他,然后身体抖着问道:“慕容易。怎么办,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别怕。”

    慕容易紧了紧手里的青剑,然后跟黑衣人拼杀在一块,另一手却紧紧的抓着夏叶,把她护在身后。

    “啊啊啊…”

    夏叶感觉就像在玩老鹰捉小鸡一样,被慕容易甩开甩去,甚至有几次黑衣人的手都搭住了她的肩膀,不过都被慕容易又夺了回去。

    再后来,夏叶发现黑衣人不想再抓她了,而是开始对她下死手,看来这些人是冲她来的。

    黑衣人越打越逼近,慕容易突然横抗起夏叶,来了一个华丽的转体,然后一脚踢向一个黑衣人。

    几乎被慕容易转晕的夏叶,被放下后跌跄了两步,正好看到刚才被慕容易踹飞的马车黑衣人,黑衣人的腰间突然漏出的半块令牌引起了夏叶的注意。

    可是还没等夏叶看仔细,一个锋利的剑刃就从上而下贴着夏叶的鼻子切了下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