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449章 双拳难敌四手
    “小心!”慕容易踢开那把剑把夏叶又重新拉回了身后。

    毕竟,双拳难敌四手,经过几个回合下来,慕容易已经疲惫起来。

    又加上还要保护夏叶,其中一个看起来比较厉害的黑衣人突然发力,慕容易猝不及防和夏叶两个人双双朝后倒去。

    “噗!我要死了…”

    这下一直躲在慕容易身后的夏叶可惨了,无辜的就被当成了一个人肉垫。

    本来慕容易反应过来后想赶紧起来的,但是黑衣人不依不饶,一剑狠狠朝他们刺来,为了保护夏叶,慕容易只好执剑抵抗,其他黑衣人看到这里也都围了上来。

    就在慕容易和夏叶要玩完的时候,一声哨响,树林里一个男子突然出现,鬼魅如他,黑衣人被瞬间完爆。

    慕容易赶紧起来,然后拉起夏叶。

    突然出现的男子同样也是一身黑色衣服,不过看装备却比那些黑衣人要强很多。

    “你们赶紧走。”男子低沉着声音说完,然后就和黑衣人打了起来。

    “这是你朋友吗?你不是说这次就你一个人押镖吗?”夏叶问。

    “我不认识他,我以为他是你朋友,特意来救你的。”慕容易虽然疑惑,但还是第一时间让夏叶倩倩了马车。

    夏叶皱了下眉头,看着男子的背影,却是有那么一丝熟悉,只是她想不起来是谁。

    “我们快离开这里。”

    上了马车,慕容易一路没有停直接离开了树林。

    “我们要不要回去救那个人?”夏叶突然很担心刚才那个男子能不能对付的了那些人。

    “放心吧,看刚才他出现时的那几招,对付那些黑衣人没问题。”慕容易说完又问道:“叶子认识那些黑衣人吗?我们看的出来那些人明显的是冲着你来的。”

    那些黑衣人…夏叶想起刚才从那个黑衣人身上看到的半块令牌,那令牌的纹路是姜国的,她曾经在唐将军等人的身上见到过,所以…夏叶可以肯定那些黑衣人一定是来自姜国。

    “我也不知道。”想了下,夏叶还是没有告诉慕容易,她不想让事情变的那么复杂。

    “没关系,前面就是吐蕃了,等我们进了吐蕃边境的官道就安全些了。”慕容易也没在意,只是说道。

    夏叶还是有些担心刚才的那个男子,另外她也很好奇那个男子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救她。

    “给你的剑。”慕容易把手里的青剑还给夏叶,然后问:“你怎么会有这么上好的一把青剑?你会武功?”

    问出来慕容易也摇了摇头,不对,好像叶子并不会什么武功。

    接过慕容易手里的剑,擦了擦上面的血迹,然后重新把剑装回剑鞘道:“我不会什么武功,这把青剑是我娘的。”

    “原来是这样,难怪。”慕容易点点头,然后挥了下马鞭,马车又开始疾驰起来。

    马车一直行驶到天黑,总算是安全了。

    听慕容易说,她们已经到了吐蕃,并且快过了吐蕃进到夷蛮的边界了。

    但是天色已晚,慕容易把破旧的马车丢在一个山沟沟里,然后找了间客栈住下。

    “慕容易,你说那个男子不会有事吧?”夏叶还是有些担心的问。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慕容易让夏叶放心,要了两间房间暂时住下。

    回到房间,夏叶怎么也睡不着,窗外印着月光一个小影子一直在晃来晃去。

    起身推开窗子,一只白鸽突然停在窗边。

    “鸽子?”夏叶伸手抓住鸽子,发现鸽子好像并不怕人,鸽子脚边的一个布条更是引起了夏叶的注意。

    拆下布条,夏叶把鸽子放在窗边,是苏景萧的信条,上面写着那个讼师已经被抓住了,并且招供了丁权的所有眼线,丁权的势力也彻底被拔出了赶紧,让她不要再担心。

    人抓到了就好,夏叶送了口气,收回布条却发现鸽子不见了,本来还想炖个鸽子汤的,这下飞了。

    夏叶砸吧砸吧嘴,突然想去找慕容易说说话,因为今天自从他们逃出来后慕容易就一直怪怪的。

    “慕容易,你睡了吗?”

    没有人答应,夏叶愣了三秒然后推门进去。

    “慕容易,你怎么了?”

    刚推开门夏叶就发现慕容易趴在桌子边,桌子上还有一些药。

    此时的慕容易正半露着手臂,手臂上绑着纱布被血迹染红。

    “你受伤了?”看着已经晕过去的慕容易惨白的脸色和额头上的汗珠,赶紧把他扶到床上去休息了。

    这个慕容易,居然受伤了也不说,还自己包扎好了伤口。

    这都是她连累了他,看着昏迷过去的慕容易,夏叶跑出去打来了冷水湿了块毛巾替慕容易擦汗,一只照顾了慕容易大半夜才回房间。

    第二天醒来,夏叶直接去了慕容易房间去看他,却发现他早就醒了,正在楼下和人说着什么。

    “慕容易。”

    夏叶叫了声,然后下楼去找了慕容易。

    “叶子,你醒了?”

    “你没事了吧?”夏叶担心的看着慕容易的手臂问。

    “我没事了,多谢你昨晚照顾我。”慕容易说。

    “说什么谢,你受伤还不都是因为我。”夏叶一脸的自责,然后又转为埋怨道:“只是为什么你受伤了不说,你以为你自己很厉害可以扛得过去吗?”

    “一点小伤而已。”

    “小伤?你知不知道要不是昨晚我去你房间你就被烧死了。”

    “我现在不是没事了吗。”慕容易低着头,脸色有些尴尬:“其实我只是对不起你,觉得自己没有能力,没有能力保护好你,辜负了义父的嘱托,昨天…昨天要不是那位侠士出手,恐怕…”

    原来慕容易是觉得这样所以才没有说他受伤的事,夏叶更生气了,直接道:“你已经拼尽全力保护我了,如今还受了伤,你没有辜负你义父的嘱托,该说对不起和谢谢的人是我。”

    “天色不早了,我们还是赶路吧,我要尽快护送你到滑族,以免路上再有什么变故。”慕容易说完,一个伙计就牵着马车过来了。

    “这是我新跟伙计买的一辆马车,我们赶快启程吧。”

    “好。”

    收拾好包袱,夏叶和慕容易两人又重新上路了。

    半路,慕容易拿出一块黑色的纱布给夏叶,说夷蛮路上多风沙,让她护住脸。

    然后夏叶就把自己的头包成了像少数民族一样只漏出了两只眼睛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