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个简单!”夏叶非常淡定地拿起筷子,夹起一条。

    众人睁大眼睛看着她夹起的东西,白色呈线条型,完全不像是鱼肉。

    所有人都在等着她解释。黎沅梨冷笑地看着她。

    夏叶笑着说:“公主,猜猜看这是鱼身上的哪部分?”

    黎沅梨沉着脸。“少废话!”

    夏叶道:“这是鱼筋。”

    她此话一出,众皆哗然。

    她知道滑族的人和黎国的人都不吃鱼,对鱼的构造也不很清楚,特意让人端上一条活鱼,她挽起袖子,亲自执刀现场示范,轻而易举就从鱼身上抽出一条略透明的新鲜鱼筋。

    夏叶把鱼筋挑到公主面前:“公主,可看清楚了?这盘菜,就是用整整六百条鱼筋做成的。若是怀疑数量不够,你大可找人数数看?”

    “混蛋!”黎沅梨破口大骂:“就算是鱼筋又怎样!这盘鱼筋,你还能把那些死鱼都算在里面?我又没吃那些鱼肉!”

    “那你吃排骨还不吃骨头呢!骨头就不算钱了么?”夏叶立即反驳。搞得黎沅梨哑口无言,人群却爆发出一阵嗤笑。夏叶又道:“如果公主觉得我坑了你,你大可把那些死鱼打包,至于怎么处理,那就是公主你的事了。”

    黎沅梨最终什么话也讲不出来了。气哼哼地瞪了夏叶一眼,推开众人走出去。

    滑族抚子看了一眼情况,也立即跟着跑出去。一边跑还一边叫:“公主等等我……”

    夏叶总算彻底松了一口气,忙叫人把胖子放出来。

    胖子在囚车里窝了一天,整个人都快软成一滩泥了。可恨的是这厮太重,好几个伙计一起抬着都没抬动。最后还是黎佑晟伸手帮忙。

    黎佑晟长身玉立,手摇折扇,怎么看都是一个翩翩佳公子,弱不禁风的样子。

    但他偏偏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中,把胖子整个人举起来,往二楼走去。

    这厮练过!夏叶总算对他有了一点刮目的看法。

    只是过程很完美,结局却不太美了。

    黎佑晟把胖子放下后说:“本宫打算在滑族逗留几天,就暂时下榻在你这了。”

    夏叶:“本店明码标价,平民入住平民价格。贵族入住翻倍,一天十金。”

    黎佑晟掏兜甩金子:“本宫有钱。”

    夏叶:“菜品一道五金。”面不改色狮子大开口。

    黎佑晟掏兜甩金子:“本宫有钱。”

    夏叶:“店小没有屯粮,现在只剩下那些死鱼了。”

    黎佑晟豪气回道:“没事,本宫吃鱼。”

    “……!!!”夏叶呵呵呵:“……好啊,那皇子住在这的几天,就一直吃鱼了!”

    她就不信吃不吐他。

    而更让她头疼的是,沅梨公主跑出去发泄了一通之后,又跑回来说:“我只答应放了那个胖子,可没说要嫁给滑族抚子。”

    滑族抚子就傻眼了。也跟着赖在这不走了。

    夏叶如法炮制,但是这些贵族最特么不缺的就是钱了。

    因为这仨身份高贵的人入住,云来客栈一天的收入抵得过过去一年还多的收入。

    他们也看出来了,他们家宫主是一点也不把这些贵族放在眼里,相反这些贵族却像吃错药了一样巴着他们宫主不放。于是也跟着胆子包天了。一时间所有的店员伙计都像打了鸡血一样热情空前高涨。

    尤其胖子宋潘,简直把夏叶当神一样崇拜——他们家宫主还真是靠谱啊!简直就是万能的了!

    不仅危急关头把他从这些草菅人命的贵族手里救回来,还顺便坑了他们那么多钱,坑的还是他一直看不过眼的黎国和滑族,这感觉简直让他爽翻天。

    他在心里发誓,等自己休息好点了,一定要跟自家宫主学一学这坑门拐骗、啊呸,是赚钱的本事!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云来客栈前所未有的鸡飞狗跳。

    滑族抚子一直缠着沅梨,走到哪跟到哪。

    沅梨却一直追着夏叶,走到哪跟到哪。

    夏叶就到处躲。但躲得过黎沅梨,却躲不过黎佑晟。

    这两尊大佛就跟那鬼影子一样,甩了一个,就会出现另一个。

    黎沅梨缠着她,她还多少知道点原因,可是这个黎佑晟老是缠着她干啥?她现在是女扮男装好咩?

    难道这货有龙阳之癖?

    夏叶头疼,她这几天还在纠结着要去黎国。

    可是明显的,她要去黎国,就不能得罪黎国的这两尊大佛。

    于是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她给这两尊大佛红烧了几条鲤鱼,一直看着他们捏着鼻子吃了几口之后,才乐呵呵地坐下来说道:“两位,我说你们大概也玩够了吧?那么,事情总要解决一下?”

    他们俩一脸懵逼地看着她。

    夏叶扶额:“公主,你到底嫁不嫁给这个珈蓝?”

    黎沅梨:“不嫁。”

    夏叶拍桌:“你特么的不嫁就直说啊!这么婆婆妈妈的是干啥!”

    黎沅梨道:“我想跟你在一起啊。”直接拒绝了,她就没有借口逗留在这了。

    但她不知道的是,夏叶一直想要离开这里,到黎国去找那个巧匠。

    夏叶扶额看黎佑晟:“皇子你的意思呢?”

    黎佑晟道:“如家采石场,必须要留人在这管理。”

    如家采石场虽然是黎沅梨花钱买的,但是他们兄妹俩要是没有个正当的名目留下来,就没法管理了。

    当然如果不嫁,有其他的办法来管理采石场,他也会执行的。

    “难道你们没有其他什么可靠的人来接手管理么?”非得联姻才能留人?

    她想起自家的云宫产业,遍地各国可全都有人在管理呢。这一对兄妹却连一个采石场都搞不定?

    难道这一对兄妹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风光?

    他们难道在黎国是非常不受待见的那种,所以急需自己管理一处能生钱的小金库?

    于是……夏叶头疼地去爬房顶乘凉。

    结果居高临下,叫她看到了一幕不可思议的画面——客栈后院,一对男女人的模样在那里纠缠不清……

    竟然是邱盈彩。就是那个在街头卖簪子结果被夏叶坑了的那一家子的妹妹。

    邱盈彩住在这里之后,就成了夏叶的丫鬟,伺候夏叶的饮食起居。她爹现在病情也稳定了,哥哥的责任经过那日闹市之后也没有人追究了。一家三口就一直在客栈住了下来,她哥哥邱英杰也没有再回到采石场去做工,在客栈当起了打杂的小工。日子过得也是那叫一个滋润。

    可是这厮居然在她的后院跟男人偷偷摸摸的,而这个男人居然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