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白芨问道:“是不是要把战船开过去,把这五万人接出来,再开到上游和黎佑晟汇合,正面硬打?”

    夏叶摇头,思虑了一下,说道:“正面硬打大概是可以,可是却不知要死多少人?而且南靖的人可是马上民族,丢掉战马的情况下,他们的战斗力还能剩下多少?”

    看来正面硬打不行,还是要智取。

    于是在想通了这些战略之后,她指着地图,把分析的结果告诉白芨等人,“如果是翻过祁连山,从黎国背面包抄,和黎佑晟里应外合的话,就再好不过了!黎国一直把祁连山和曲江看成是天然保护屏障,曲江那里都从来不驻扎兵马,祁连山这边更加不会有兵马了。只要想办法绕过祁连山,给黎国背后来个沉重一击,那么黎国就到手了。”

    白芨等人听得激动不已,只觉得自家宫主真正神一样的存在,什么都懂,而且还懂打仗!这战略不仅完美得无懈可击而且非常可行。

    夏叶也非常佩服自己的智商,感觉自己简直就是个天才。

    她很快做了决定:让老杜带着一批人连夜开采石油,把那些战船储存足够的石油资源后,把船开到曲江上游去找黎佑晟,听从黎佑晟的安排和指挥。同时她也写了一封信给黎佑晟,希望黎佑晟保护她的这些人不受到一点点战火的连累。

    陌上还没有制作出炸药,于是表示要留下来等把炸药弄出来了再出去。夏叶表示同意。

    而夏叶自己,则带着白芨和两船的物资前往南靖。她需要用这些物资去换取南靖的友谊,借兵还要借道,从祁连山翻过去,偷袭黎国。

    能容纳五百人的大船全部留给老杜带去找黎佑晟。夏叶他们只是乘了两艘小船,轻舟还是下游行走,只走了大概十天就到了祁连山。

    祁连山山脉一望无际,而南靖人生活的地方也一马平川一望无际,几乎就是个大草原,上面像蒙古包一样搭建了许多的帐篷,许许多多的牛羊马随意散养,在各处悠闲地吃草闲逛。蓝天白云,牧马,仙山,简直就是神仙生活的地方。

    就连夏叶也觉得醉了。

    这样美好的地方,只因为交通不便,便硬生生被与世隔绝,实在是大自然的残忍之处。

    就在夏叶感慨大自然的时候,草原上掀起了一阵狂风浪潮。一大群牛羊马纷纷奔跑起来,像是被什么东西在后面追赶一样,疯狂奔跑。

    夏叶吓了一跳,连忙问白芨:“这是什么情况?”她害怕南靖人以为是外敌入侵,正纠结战力来揍他们。

    白芨非常镇定,笑呵呵地说:“宫主不要紧张,这是南靖欢迎我们的方式。”

    夏叶“哦”了一声,心说这南靖欢迎人的方式也太那啥了点,难道是被封闭太久了,所以见到陌生人来访才会这么激动吧?

    正胡思乱想着,那一大群的马速度渐渐慢了下来,夏叶粗略估算了一下,大概有二百匹马,马上全都是体格健壮的年轻人,他们的打扮和小渠的人差不多,不过衣服颜色是黑色的。脚上穿着草鞋,手里提着马鞭,头发扎在脑后,看起来很利落的样子。

    领头的是个身材非常健壮,脸上有点络腮胡子的青年男子。

    他骑着一匹非常罕见的赤兔马带着大约二百壮汉过来,,将夏叶和白芨给包围了。

    白芨指着男子对夏叶说:“宫主,他就是南靖的君主,连朝。”

    连朝脸色不太好,马鞭指着白芨说:“白芨领主,你怎么带了个外人来,你想干什么?”

    白芨走上前一步,对连朝拱手道:“连朝君王,这位是我们小渠的宫主,我们有事想要与连朝君主商议,请君主下马一叙。”

    白芨这样一说,连朝这才脸色好了点,下了马走过来,那双鹰一样锐利的眼睛在夏叶身上来回打量。夏叶身体站得笔直,她今天又穿回了男装,打扮得和小渠里的男人一样,白色的长衣长裤,脚上一双牛皮靴,头上捆着厚厚的头巾,为了显得男人味一点,她还特意在人中处贴了两撇胡子。

    不过她这外形,和人高马大的粗壮的连朝一比,就太娘了一点。所以夏叶从连朝的眼中,看到了毫不掩饰的鄙夷。

    夏叶心里一咯噔,感觉这非常不利。领导人没有领导人的气势,被对方看轻了,谈判就会变得十分被动。

    果然连朝打量完夏叶之后,就发出爽朗的笑声,这笑声里更多的就是轻视的味道。

    他指着夏叶道:“这男人比女人还娘,你确定你能是小渠的领主?你们小渠是没人了吧?找了这么个货来?”

    夏叶呵呵一笑:“我不是小渠的领主,我是云宫的宫主,小渠只是我们云宫隶属的一部分而已。”

    她不得不把云宫的身份亮出来。不然她就太被动了。

    但是连朝却不知道云宫是什么鬼,露出很迷茫的神色:“云宫是哪里?”

    夏叶扶额,想了想,开始一本正经道:“云宫是一个非常神秘的地方,整个大陆都有我们云宫的联络点,全国各地都有云宫的产业,云宫的财产富可敌国了。”

    连朝看向白芨。白芨和他们做过多次交易,他还是更信任白芨。

    白芨点点头:“我担保。宫主说的都是真的。小渠上下以云宫马首是瞻。如果连朝君主瞧不上我们云宫,那以后也就不要和我们小渠做交易了。”

    不能和小渠再做交易的话,那就亏大了。

    毕竟小渠的物产丰富他们可是看在眼里的。他们现在身上穿的衣服就是拿牛羊和小渠人换来的。

    于是连朝收起轻视的表情,严肃地问:“那么宫主亲自前来,是想跟我们谈什么事情?”

    夏叶开门见山地说:“来和你们借点东西。”

    “什么东西?”

    “人,和路。”

    这倒是稀奇了。头一次听说。连朝露出非常感兴趣的眼神。

    夏叶说道:“我们身后的那两艘船上的物资,你们也看见了吧!都是送给你们的。这些是白送的,不管你们最后是不是与我们达成战略合作协议,这些东西都是你们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