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477章 这乌龙简直不能更狗血了
    夏叶回想了一下,昨天晚上大概是太尽兴了,然后他们都喝多了,一直到后半夜大家都散去之后,他们仨还是没有喝过瘾一样,于是又让人在连朝的营帐里摆了一桌,他们仨继续喝,结果喝到不省人事了,然后她就顺势躺在连朝的床上睡了?

    之后的事情,想不起来了。

    不过这不要紧,自己的衣服好好的穿在自己身上,什么意外都没发生。

    夏叶松了一口气。

    夏叶感慨完了一会,打算起来洗漱一下,结果感觉下身有点不对劲,立刻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连忙抬起身来看一眼,果然又悲剧了,大姨妈这个时候又好巧不巧地来做客了!

    而且更惨的是,殷红的一小撮沾到了连朝的床上,看的这叫一个触目惊心啊……

    夏叶扶额,这该怎么办呢?她现在可是女扮男装,要是叫蠢萌的连朝发现了自己是女的,不造又会生出什么其他的事端来?

    她可没时间在这破地方耗了啊!

    向来有急才的夏叶又开始脑子飞速运转,结果,还是没有想到办法,只好拆了东墙补西墙,先欲盖弥彰一下好了……

    对不起啦,白芨。只能让你先替我丢人了。

    她心里一边愧疚着,一边面不改色地伸手把歪倒在地上醉酒的白芨捞到床上,盖住了那一小撮血迹。

    然后自己则翻出白芨随身携带的物品,翻出了姨妈巾跑到外面的方便之所去换上了。

    “真是舒服啊……”夏叶换好了之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只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在外面溜达了一圈,呼吸了一会新鲜空气,这才挑帘又回到连朝的营帐去。

    才走到营帐门口,里面忽然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惊叫声。

    “啊!……”

    是白芨的惨叫声!

    夏叶吃了一惊,紧接着又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声:“啊……!”这次是连朝的。

    夏叶心一沉,这俩货在里面发生了什么?连忙加快速度跑进去。

    只见白芨一脸恼羞成怒的样子,手里握着匕首指着连朝:“你个混蛋!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而连朝靠在床边上,一脸惊恐地瞪着他面前的人:“白芨,你冷静点,冷静点!我什么都没做啊!”

    正寻思着,白芨发现夏叶进来了,白芨像是找到了安全依靠,一直悬在眼眶的泪水刷的掉下来,扔掉匕首扑倒夏叶怀里:“宫主,这个混蛋他欺负我!”

    夏叶连忙安慰她:“白芨,你慢慢说,有我在,你别怕。”

    白芨呜咽指着连朝控诉:“连朝他!他!……”

    “到底发生了什么?”夏叶拦着白芨,一定要让她把委屈说出来。

    虽然他们是在别人的地盘上,但是夏叶不会允许这些野蛮的南靖人对自己人那怕有一点点欺负。

    白芨在她不在的这一小会就被连朝欺负了,这还得了?

    人和人之间连这点信任都没有了,他们以后还要怎么达成战略合作协议啊!

    她必须得给白芨讨回个公道。

    于是,白芨要走,夏叶就拉着不让走。

    “说!到底怎么回事!”此刻的夏叶霸气侧漏,身材板小,但气势一点都不弱。

    白芨哭红了眼,一句话又说不清楚了,只顾着呜呜哭泣。

    连朝没办法了,只好开口说道:“就是……就是……她说我把她给那啥了……”

    夏叶一听,这还得了!

    眼睛怒瞪,心中怒火熊熊。这厮昨天晚上喝醉了之后就开口说要找媳妇,要女人,敢情这会趁她不在,霸王硬上弓把我们家白芨给欺负了!

    “连朝你丫的就是个禽兽啊禽兽!”夏叶怒骂,也恨不得在连朝身上戳几个大窟窿。

    “可是我什么都没做啊,我什么都不知道……”连朝一个大男人却还窝在床边上,一脸委屈的样子。

    “你还说你什么都没做!那那是什么!”白芨怒了,指着床上道。

    夏叶顺着她手指方向看过去,倏地瞪大了眼。

    正是她早上大姨妈沾了的那一小撮血迹。

    “这个……”夏叶扶额,还在想着要怎么说,白芨已经咬唇哭着道:“你这个混蛋还敢狡辩!你要是没对我做了什么,这床怎么会无缘无故有血的!”

    “那个……”夏叶真是脑袋疼了。

    白芨这个单纯的小姑娘,一辈子都没经历过这些事,醒来忽然发现自己睡在一个男人身边,而自己的身下居然莫名其妙多了一滩血,这直接就联想到自己被人那啥了,然后留下了那个什么第一次。

    这乌龙简直不能更狗血了。

    夏叶在考虑,要不要直接说那是自己的大姨妈,冰释这俩人的误会?可是直接说出来,就等于承认自己是女人了啊……要不找个机会跟白芨说吧?反正白芨知道自己是女的。

    唉,瞧瞧这事叫自己给整的,早知道就干脆点给自己来一刀假装受伤好了,当初是怎么想的会把白芨从地上给弄床上去的……也是怪自己一时没有想到男女有别这个问题,现在不止是害了白芨丢人,而是害白芨以为自己丢了名节和贞操,这事就闹大了。

    连朝不承认,白芨又气又委屈地,再也说不出一个字,忽然推开夏叶,一个人跑出去。

    “白芨!等等我!”夏叶连忙追出去,正盘算着要趁此机会跟白芨说。

    但手腕却被连朝给抓住了。

    “你个混蛋,快放手啊!”夏叶很愤怒,她没时间解释。

    连朝一本正经:“宫主,你放心吧,既然事情都发生了,我就一定会负责到底!大不了我把白芨娶了。”

    夏叶一脚踹过去:“去你丫的,想占我家白芨的便宜,门都没有!”

    飞快地跑出去追白芨去了。

    但是茫茫草原这样宽广,夏叶却愣是没有看见白芨跑哪去了。

    只好到处问,得到了一个细微的线索,好像往祁连山上跑去了。

    哇擦了!祁连山那么高,又陡峭,这丫的跑上山去了,可怎么找啊!

    万一想不开,寻短见什么的,事情就真的无法收场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