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478章 姓夏的,你才是人渣啊!
    “白芨!你在哪里?快出来,我有话跟你说!”夏叶骑着马一边跑一边喊。

    但是这扩音效果实在不怎样。而且白芨是有意躲起来的,这茫茫草原外加高耸入云的祁连山,她根本无处可寻。

    连朝也发动整个南靖的人一起找人。一时间整个草原到处可见精壮的男子骑着彪悍的马到处驰骋。纷纷在找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女人。

    大多数人不知道内幕,也不知道这个来自小渠的女人怎么会走着走着就走丢了,还要去找?

    只有少数一些听到了一些风声,纷纷咋舌:“老大太猛了,居然敢把这个母老虎给那啥了……”

    找了几个小时。时间拖得越长,夏叶就越担心。她害怕性子刚烈的白芨会想不开,寻短见之类的,那就真的悲剧了,她会一辈子不能原谅自己。

    心急如焚。

    最后没办法,她想去山上找。

    连朝说:“我去。山上太危险,你不要去。”

    连朝带着几百号精壮的青年直接上山去。夏叶也坚持要跟着。因为人多,还带着火把,和一些防野兽的武器之类,上山去倒没出现什么状况。

    搜山没多久,就听到有人大喊:“在这,在这!找到了!”

    夏叶心一咯噔,连忙跑过去。一看见现场,心顿时凉了半截。

    白芨这货果真想不开,把自己吊到了一棵歪脖树上去了。还好发现得早,被放下来了。

    白芨奄奄一息着,紧闭着的眼睛,脸颊有深深泪痕。

    连朝吓得脸都绿了。直接扑过来:“白芨,你有话好好说啊,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啊……寻死做什么啊!走,咱先回去,你有什么话就说出来,我发誓,不管你说什么,我都答应,行不行啊!”

    夏叶焦头烂额,推开这群围观的男人:“你们都给我滚开,我来给她做急救。”

    围观的立即躲开去,让出一片空地。只有连朝还抱着白芨不放。

    夏叶气死了:“你把白芨给我放下,对,平躺,然后你也给我滚开!”

    连朝着急了:“不行!我得守着!”

    守你爹啊!一把推开他,把白芨平躺放下了。

    夏叶开始做简单的急救措施,按压****。

    但是按压了一会也没什么效果,那就只好……人工呼吸了。

    嗯,还好,我们都是女的。她深吸一口气,低头……

    “喂!你干什么!”连朝一把抓住夏叶,睚眦欲裂:“姓夏的,你才是人渣啊!”

    夏叶:“……什么?”

    连朝怒道:“你没看见白芨都快性命不保了么?你居然还有空想要非礼她!我打死你!”

    一个拳头就挥过来。夏叶一个不防,脸上就中了一拳,挖槽,这货手劲也太特么的大了!

    夏叶也不客气,趁着这货再次攻上来的时候,瞅着机会掏出一颗黑色药丸丢了过去。

    连朝没有防备,直接中招了。

    他顿时捏着喉咙,那张黑脸都涨红了:“你这个卑鄙小人,你给我吃了什么?”

    夏叶嘿嘿笑:“毒药!你丫再不放开白芨,让我救人,你特么的毒死你你信不信!”

    连朝还是非常有骨气的,面对夏叶的威胁毫不妥协:“不行!我死也不让你对白芨做过分的事情!”

    夏叶懒得理他,直接站起来把这货拖到一旁去。此刻的连朝中了毒药,全身软绵绵的没有力气,对夏叶的“心狠手辣”毫无还手之力,只能用那能喷火的眼神进行心灵上的厮杀。

    随着时间的推移,再加上夏叶的努力按压心肺、掐人中,白芨渐渐缓了过来。

    夏叶一见白芨醒了,心灵上的负担这才稍微卸下了一点。

    白芨哭着说:“宫主,我不想活了……”

    夏叶嘴角一抽:“白芨,有话我们回去慢慢说。不管发生什么,我都给你做主。”

    白芨此刻就像一只受伤的小绵羊,夏叶对她来说,就是心灵上的靠山。夏叶这样说,她才点点头。

    夏叶扶着她下山去。

    临走时,白芨看了一眼还瘫倒在地的连朝:“宫主,他怎么了?”

    夏叶瞅了一眼,淡定地说:“没事,被野兽咬了一口。一会会有人来救他。”

    白芨“哦”了一声。乖乖跟着夏叶下山去了。

    留下连朝一个人靠在树干上,瞪着俩人离开的背影,心中无限哀怨:我明明是被你毒了好么,什么叫被野兽给咬了……

    这一天,白芨一直把自己关在自己的营帐里,拒绝见任何人。

    她倒是想见夏叶的,可是夏叶的脸被连朝打肿了,不得已只好窝回自己的营帐去,拿冷水敷脸。

    等她折腾得差不多了,出来要去看白芨的时候,却发现连朝从白芨的营帐里出来,那张脸上的喜色怎么看怎么欠扁。

    夏叶连忙跑过来拦住他:“你刚刚去白芨的营帐干什么去了?”

    连朝挠挠头,不好意思地说:“没干什么啊,我求婚去了……”

    夏叶吃了一惊:“你丫说什么?”

    连朝很无辜:“是你说的啊,窈窕什么,淑女什么……啊呸,怎么说的来着?……什么淑女,君子怎么的?唉不管了,反正就是这个意思,我是跟你学的,我喜欢白芨,我就去追她了,她也同意了。”

    夏叶:“……!!!”

    夏叶说:“俗话说,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知不知道,白芨是我的人啊,你想娶她,得经过我同意?”

    “知道,所以我这不是来问你来了么?”

    夏叶:“……!!!”

    她感觉自己简直是吃了一大口的鱼刺一样,梗得自己快要吐血了:“我特么的带白芨来你们这,不是要把她送给你当老婆的,我们是来跟你谈战略合作的,你还记得不,还记得不啊混蛋!”

    “记得记得!等我们成亲以后,什么都好说!”连朝此刻的态度就像个准女婿对上丈母娘一样,唯命是从,态度非常恭敬。

    夏叶焦头烂额,这本来根本没有的事,怎么就搞成了这样?

    简直是神乌龙了啊好么!这些人的脑子为毛这么复杂?不是说好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么?为什么他们就会顾及这么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