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战斗,真的就要开始了。

    没多久,曲江就迎来了小渠的船只,带来了两船的炸药,全是陌上做出来的。

    白芨没有跟回来,她听从夏叶的吩咐,和陌上一起,坐着大船往黎国去了。

    夏叶便也放下心了。

    现在的问题是,只要把祁连山通往黎国的路炸开,修出一条能够交通的大路,从此他们南靖就不再被封闭在这里不能出去了。

    只是幻想很美好,现实很残酷。

    夏叶和连朝商量过后,打算组织一队先锋部队先去祁连山脉开路。就在炸药全部托上马背,要启程的时候,他们被人拦住了。

    来人身材魁梧,留着络腮胡,五大三粗的样子,微眯着的眼睛有寒光闪烁。他身后跟着大约二百余精壮汉子,手里拿着冷兵器,堵了他们的去路。

    “三叔。”连朝叫着,跳下马背。

    原来是连朝的三叔。夏叶心里咯噔一下,也跟着跳下马来。

    连朝没有直系亲属,三叔算是他最亲近的人了。

    连朝叫得亲热,但三叔却并没有给他什么好脸色,怒问:“你带着这些外来人,想去做什么?”

    三叔的声音粗壮如洪,听的夏叶心里总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连朝实话实说道:“我们带了一种很强大的武器,要去开山修路,把我们南靖和外界打通,以后我们就不用这么封闭地生活了。”

    三叔问道:“什么武器?”

    连朝挠挠头,他不知道,所以看向夏叶。

    夏叶站出来道:“三叔,这个东西叫做炸药。有了这个东西,我们可以把祁连山炸开,这样就能通往外界了。”

    “炸药?”三叔狐疑地看着他们,伸手取了一包放在手里,夏叶尖叫:“三叔!”这货不懂炸药,那手直接就放在引线上了。

    丫的,这要是拉线炸药包,这货估计现在已经挂了。

    三叔说道:“什么样的武器,能够连山都炸开,你倒是示范一下我瞧瞧!”

    夏叶本来不想的,可是三叔开了腔,其他人也虎视眈眈地看着她,包括连朝在内,也小声劝她。

    她不得已,只好找了个空旷的地方,把炸药包放在地上,让大伙退到安全距离之后,她才点燃了引线,随着引线上的火苗滋滋地缩小……“砰!”一声,炸开,硝烟四起,牛羊马惊得四下逃窜,一时间竟有一种战争中混乱的流离失所的感觉。

    夏叶的心不知怎么的,剧烈跳动。她总有一种幻觉,黎国正在内乱,黎佑晟被驱逐到曲江对面,黎沅梨被抓,而她的楚承德此刻也在黎国附近,不知道有没有被卷入战争?

    她目光森然地盯着弥漫在眼前的烟雾,心中越加坚定,一定要去灭了黎国。

    就在此时,不知谁喊了一声:“不好了,触动神灵,天罚降临了!”

    刚开始是牛羊马四下逃窜,现在却是连刚刚纠集好的先锋部队也跟着四下逃窜,夏叶一时看傻了眼。说好一起去炸山开路的啊,怎么回事?

    连朝也有点懵,询问三叔。

    三叔灰头土脸的,刚刚被炸药吓得直接趴地上了,一时间狼狈不堪。

    此刻连朝去扶他,他顺势站起来的同时,怒气冲天:“还以为你们弄来了什么了不得的武器!原来是天罚!你是想要毁了我们南靖不成?”

    连朝和夏叶惊楞,什么鬼?“什么是天罚?”

    三叔指着炸药爆炸的地方道:“那就是天罚!天降神灵,要来毁了我们南靖了!”他说着带头跪了下去,对着炸药爆炸的地方磕头,一副虔诚惶恐的样子,口中还念念有词。

    夏叶离得近,听的不太清楚,但也听出了个大概的意思:“天神赎罪,这俩娃不懂事,触怒了你老人家,求天神看在他们俩无知的份上,放过我们吧……”

    夏叶真正伤脑筋了。

    她知道,古代人对信仰那是万分敬畏的,一旦他们认定了什么天灾人祸都是由神灵引起的,那思想就会根深蒂固,怎样也无法做通思想工作的。

    如今,她当着大伙的面,弄了个炸药爆炸了,在他们眼里就是非常神奇而且无法用语言解释通的,所以就看成了神灵降罪了。

    夏叶焦头烂额地想要解释:“三叔,那个是炸药,是我们云宫的能人发明的一种武器,可以炸开山路,也能用来打仗,它真的只是一种武器而已,不是什么天罚……”

    “闭嘴!”三叔不让她说了,直接用行动证明。他骑上马,让他们俩跟上,三个人在广袤的草原上驰骋,一直到祁连山中段,那处明显矮下来的地段,三叔才停下来,指着山脉说道:“你们试图带着南靖所有人,从这里出去?就是这里么?你打算用炸药炸开这里?”

    夏叶点点头。

    三叔怒了,那双不太大眼睛射出冰寒的眸光,看得夏叶莫名打了个寒颤。三叔冷冷一笑,一步步逼近夏叶:“你可知道,祁连山这样长,这样高,却为什么唯独这里这么矮,以至于让你们产生了可以炸开这里出去的想法?”

    夏叶:“不知道。”

    三叔说道:“二十几年前,曾经有个女人,也来过这里。”

    夏叶睁大了眼:“什么女人?长什么样!是不是很漂亮,喜欢穿白衣,样子大概和我差不多?”

    她第一时间就想到是自己的娘。娘能去过小渠,那么也有可能会来南靖。

    三叔点头:“正是!正是一个穿白衣的女人,我们不知道她是哪里来的,但是她一来就寻找可以出去的路,一直没有找到,最后她不知去了哪里,消失了几天之后,也和你们一样带来了许多奇怪的东西,看准了这个地方。”

    夏叶有点懵。二十几年前,她娘也曾经打算炸开山路,带着南靖人出去么?

    三叔下马,带着他们爬上祁连山。这里是整条祁连山脉最矮的地势,他们爬上半山腰往下看,只见山脉中间蜿蜒往下,有一条非常深而且险的天堑。

    三叔道:“这里,本来不是这样的,这是一整条的祁连山脉,就是那个女人,带着莫名其妙的东西来,把祁连山给炸成了这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