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三叔点亮火把,慢慢靠近。

    哇擦了,现在不跑傻啊?夏叶立即脚底抹油,使出轻功飞快地窜出营帐。

    “快追!”夏叶跑得太快,三叔根本没有正面瞧到她的脸,只觉得好像是一道白色的人影,不太高,挺瘦的样子。这样的体型在南靖根本不多见。他冷不丁就想到难道是此前灰飞烟灭了的小渠族长夏叶?

    不可能!这厮不是都被烧死了么?连尸骨都无存了的!

    这样一想,他立即惊出一身冷汗。

    跟着他一起的几个人似乎也看见一道白色人影一闪,问道:“是什么人?”

    三叔回答不上来,只好胡诌道:“是山神!山神怒了!特意来警告我们,要抓紧时间进行祭奠仪式!不然就要给我们南靖降下灾难!”

    他这样一说,所有人都吓得立即跪倒在地,冲着祁连山叩头,一边念念有词,希望山神看在他们无知的份上高抬贵手。

    夏叶躲在一个营帐的隐秘处,细细思考了一下,也跟着他们望向祁连山脉的方向,灵感突至,她邪性一笑。

    山神嘛……既然你们把山神都给整出来了,那我不多加利用多对不起你们?

    一直到下半夜,草原终于安静下来,夏叶趁着一点微弱的星光摸上祁连山。

    她勘察了几处地形,终于叫她给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地理位置。当年山石坍塌,把原本炸开了的山路重新给掩埋掉了。有很多碎石,也有几块巨大的平整的岩石掉落。

    夏叶找了一块相对平滑的岩石,暗戳戳地嘿嘿笑了。

    第二天还没到正午时分,三叔就迫不及待地押着五花大绑的连朝前往祁连山脉。

    山路不太好走,押着一个人更不好走。连朝对三叔怨气很大,折腾着怒吼:“松开我,我自己会走!”

    哟呵,还挺有骨气的!三叔冷笑,让人放开了他。

    到达目的地,开始按照南靖的风俗举行隆重的祭奠仪式。

    就在这时,忽然有一道听不出男女,妖里妖气的声音飘忽而来:“连岳天,触怒天罚,该当死罪……”

    在场所有人都吓傻了,仰头四处寻找,“什么人!给我滚出来!”

    没有人回答。声音依旧在四处飘忽,忽而南边,忽而北边,而且都是在他们上空。这一处山脉是凹陷进去的,四周除了碎石,就没有其他可以藏身的。他们不知道这声音到底从哪里出来的。

    像鬼一样的声音还在继续:“连岳天,触怒天罚,该当死罪!……”

    这声音响了一阵之后,忽然变得沉重起来,就在大家还在发愣的时候,一阵轰鸣声响起,高耸的山上忽然滚落阵阵碎石。

    “山神怒了!快跑!……”

    “神降天罚!连岳天触怒山神了!……”

    “山神赎罪!我们无心的!求山神赎罪!”

    一阵慌乱的逃窜,像是一场被人围追堵截的大逃亡,每个人的脸上都像是遇到了世界末日一样,绝望之中又期待能找到活的希望。

    推搡踩踏之间,许多人跌倒在地。

    “你们不要慌乱!”三叔见场面控制不住了,立即高声喝止,但效果不大。

    于是他亲自领着一队人马挡住了大家逃回南靖的去路:“你们听我说,连朝才是罪人!山神的指示是让我们加快祭奠仪式,你们不要慌乱!我们立即把连朝绑上赎罪石,敬献给山神,山神就会息怒,不会再给我们南靖带来灾难!你们冷静点,冷静点!”

    慌乱的人群渐渐安定下来,惊魂未定地看着三叔,“君主,山神刚刚的指令,是说您触怒了山神,不是连朝……”

    “混蛋!怎么可能是我!你们听错了,听错了!”三叔气急败坏地怒吼。丫的,那声音到底来自哪里!难道真的是山神?他心虚了,吓得四处寻看,可是找不到声音来源。

    难道是鬼?可是这大白天的?

    难道真的是山神?

    他触怒了山神?

    正胡思乱想间,有一个人突然尖叫起来:“你们看!这块石头上有字!”

    “是什么字?”几个人围上来。查看了许久,却不认识:“不知道这上面写了啥……”

    夏叶躲在暗处,暗戳戳地看着他们,心想你们也是有够笨的,才发现啊……不过还不算晚了,这回她看三叔要如何解释。

    “我看看。”三叔立即跨过来,夺过那块石头,看着看着,他那双眯着的小眼睛渐渐露出惊恐之色。

    其他人急得不行:“三叔,是不是山神留下的什么话?上面写了什么?他想让我们怎么做?”

    却听三叔眼睛闪了闪,正色道:“山神发话了,要在正午时分,要用连朝的血进行祭奠仪式。”

    “噗!”夏叶正兴奋着,猛地被三叔的话给呛到了。她那石头上明明不是这么写的好么!这货怎么可以睁着眼睛说瞎话!

    可是在场的人都听信了三叔的话。因为他们不识字,三叔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这样的话,她不是白折腾了么?夏叶眸光微闪,不行。

    三叔领着人,把连朝五花大绑在一块高耸的巨石上,然后又在他的腹部绑了两包炸药,引线拉出几十米长,手里的火把滋滋冒着火光,在阳光下看得并不真切。

    正午时分到。

    他暗藏下窃喜,咳嗽一声清清嗓子,又开始大义凛然义正言辞地宣誓了一番,大意就是即将遵照山神的旨意进行祭奠仪式。

    然后,他毫不留情地,和那天用火烧死夏叶一样,弯腰去点引线。

    “连岳天违背山神旨意,擅自残害无辜,山神动怒……”

    那奇怪的飘忽的妖冶的声音又响起,飘荡在空旷的山谷之间,这一次比方才的声音更加冷肃而深沉,还带着回音,就在众人心跳加速陷入恐慌之际,山体滑坡滚落几块巨大的石块,带着一种山崩地裂之势,吓得这些人再也顾不得什么山神旨意什么祭奠仪式,逃也似的往回跑去。

    一时间,连朝的死活没人再顾得上,眼看自己号召过来的人顷刻之间就要跑光了,三叔怒了,不顾“山神的旨意”,强行点燃引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