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488章 什么鬼的赏赐要在这里领?
    夏叶也觉得一定是有人要阻止她封后,所以下毒害她。但这个人是谁却暂时不知道。

    当务之急是先把她的病治好。夏叶也不是神医,看不出什么名堂,只好取出陌上给她准备的万能解毒药丸喂给她吃:“这个是解毒丸,虽然不造能不能清除你身上的毒,但也会有点效果的,先给你吃两颗。”

    黎沅梨乖乖吃下去,脸上那种死气沉沉的苍白之色终于缓和了一些。

    夏叶松了一口气,又说:“现在黎佑晟就在外面曲江边上,两军对垒着,他忌惮你在祁祤手里,一直不敢动手。”

    “那怎么办?”黎沅梨担心得要死,双手紧紧攥着衣服。

    夏叶道:“我们逃出去?”好像根本不可能。

    这下夏叶也愁了。这要怎么办呢?

    两个人愁眉不展地窝在宫殿里面,毫无办法。

    思考许久,黎沅梨咬牙道:“不然,我就去求求祁祤吧。”

    夏叶连忙否决。黎沅梨对祁祤来说,可是一枚拿来要挟黎佑晟的人质,祁祤怎么可能会放她走?想都不要想。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到底该怎么办?黎沅梨急得快要哭了。

    天上飞的不成,夏叶又想起了那个狗洞,忽然问道:“沅梨,你对皇宫比较熟,这皇宫有没有什么密道之类的?”

    黎沅梨道:“有,不过是在祁祤的寝宫里,也就是祁祤住的地方。”

    那要怎么去祁祤的寝宫?

    黎沅梨现在不过是人质,充其量也不过是有个贵人的头衔,根本没资格进入皇帝的寝宫,夏叶一个方外郎中,更没资格。

    正想不到办法焦头烂额间,一个太监来了,冷着脸问:“皇上派杂家来问问,看病看得怎样了。”

    夏叶连忙给黎沅梨一个安定的眼神后,跟着太监出去了。

    祁祤背着双手站在阳光下,形容有些憔悴,见到夏叶出来,他冷冷地问:“情况如何了?”

    夏叶想了想,说道:“回皇上,梨贵人确实身体有恙,但却不是病的,而是中毒。”

    “什么!中毒?”

    夏叶点头:“是的。”

    祁祤皱眉道:“之前为何那些御医和民间大夫都没有说?”

    也要他们敢说,能说得出来啊!夏叶嘴角轻轻勾了一下,到底没把话说出来。

    祁祤又问:“可有解毒之法?”

    夏叶道:“有。我已经给梨贵人吃了我的独家秘药,毒素很快就能全部清除。但是梨贵人是在这宫里中毒的,要是不找出下毒之人,下一次她可不一定有这么好的运气碰到我了。”

    “下毒之人!”祁祤脸都黑了。他刚刚登基,想要封沅梨为皇后,皇后却在他眼皮底下中了毒,这叫他怎么不愤怒!

    而且现在还是非常时期,外面正是强敌环饲,黎国随时都有灭国的危险,而他身边的人居然还敢对黎沅梨下手!

    黎沅梨要是挂了,他可就没有筹码拿捏黎佑晟了!

    这也是为什么他宁愿对外宣称是自己病了也不敢说是黎沅梨病的原因。要是叫黎佑晟知道了,不得现在就打进来啊!

    祁祤怒了。

    下令彻查皇宫内的所有人。凡是在黎沅梨病了前后跟她有接触的,全部都拎出来严刑拷打。

    但就在这时,前线传来战报,说是在曲江对面的黎佑晟来下战书了。祁祤忙得焦头烂额,就在这时,祁祤的原配夫人站出来道:“皇上只管安心上战场,彻查下毒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做吧。”

    祁祤是很信任她的,于是点点头,把所有权限都交给她。

    这天,夏叶正躲在黎沅梨的寝宫里优哉游哉,自从黎沅梨的病被自己给治好了之后,祁祤对她格外照顾,让她一直留在黎沅梨身边照顾她。

    她坐在院子里乘凉,刚刚把一颗新鲜的葡萄送到嘴边,一个太监领着一群小太监走了过来,“你就是那个,自称仙女下凡的神医?”说话带着一股妖气。

    夏叶一咕噜爬起来。

    这太监白面无须,长得倒是不难看,就是眼神太过冷漠了一些,打量夏叶的时候就像在看一个死人:“跟咱家走一趟吧,我们齐妃娘娘要见你。”

    挖槽了?齐妃什么鬼?

    夏叶跟上去,看着这个拽拽的太监,她忍不住问道:“喂,你为什么这个态度对我啊?”我可是神医啊神医!

    太监白了她一眼,笑得尖锐:“每天都有自称神医的人进宫,不过他们无一例外都没有治好我们贵人的病,全都被我们王后赐死了。”

    夏叶:“挖槽,赐死!……”剧情根本不是这样发展的好么!不是说好赏赐高官厚禄的么?这是什么情况?

    “当然!”那太监傲娇地说:“治不好病,就是庸医,想要来骗取名利的,不赐死留着做什么!”

    “可是我那不是治好了么!”

    “治好了,也可能旧疾复发,或者没有根除,或者……我们说你没治好就是没治好。”太监笑得跟娶了媳妇一样开心。

    夏叶竟无言以对。

    很快就把她带到一处富丽堂皇的宫殿之中,大殿高悬的门楣上端庄大气地三个字:“椒房殿”。

    宫殿正中的凤椅上,坐了一个女人,她穿着一身黑色绣金线百花齐放图案的宫妃盛装,头上戴着沉重繁琐的牡丹头饰,描眉画目,眸光森冷地看着她。

    有人喝道:“见了我们齐妃娘娘,还不下跪?”

    夏叶立即跪下来,“草民夏叶拜见齐妃娘娘。”

    “嗯。”齐妃冷漠地应了一声,道:“是你给梨贵人看病的?”

    “是。”夏叶低着头。

    “既然如此,那就下去领赏吧。”齐妃冷漠地吩咐道。

    立即就有两个太监出来,一左一右地站在夏叶身边,尖锐着嗓子说:“走吧。”

    夏叶老老实实地跟着去了。

    她一路都在想,领赏?什么赏?高官还是厚禄?会给自己多少银子?银子好沉的,换成银票行不行?

    正想着,猛地抬头,忽然发现路似乎越走越偏,越走越荒凉,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连忙拉住太监:“你们要带我去哪里?”

    太监指了下前面不远处,“就快到了。”

    夏叶顺着他所指方向看,前面一处荒凉的院落,连那那扇门都摇摇欲坠随时要塌了一样。

    “什么鬼的赏赐要在这里领?”夏叶吓了一跳,下意识就要逃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