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489章 炸了御书房
    太监把她推进去,笑得阴森森的说:“什么赏赐,进去就知道了。”

    笑声尖锐,搞得夏叶毛骨悚然。那太监从袖子里抽出一把尖刀,一步一步逼近夏叶。

    挖槽了,谋杀!夏叶瞪大眼睛,一步一步后退。

    这只齐妃想谋杀她!

    不过这是为什么!

    她脑子里无数个问题想要问,不过此时都没法问了,还是逃命要紧。

    她一边后退,一边摸向自己腰间,那里有陌上给她准备的保命药丸……

    “砰!”一声不太大的药丸爆炸声,无数粉末飞起,那俩太监中了招,软绵绵地躺到在地,瞪着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夏叶:“你给我们弄了什么!”

    夏叶拍拍手,嘿嘿冷笑:“抱歉了,你们虽然想杀我,但我却不想要你们的命,放心,死不了,只会让你们在这安静地睡一会。”

    说着飞速地离开了这个鬼地方。

    不分东南西北地一阵狂奔。黎国皇宫她第一次来啊,哪是哪,她都找不到。

    稳定了一下心神,她窜到一个偏僻的拐角处,抓住了一个不明所以的小太监,问到了前往黎沅梨所住的月华宫。

    她有预感,齐妃敢把自己支出去并狠下杀手,就一定会对黎沅梨下手。

    她害怕黎沅梨出事。

    果不其然,刚刚走了一半的路,就看见齐妃领着几个嬷嬷丫鬟太监,声势浩荡地往黎沅梨那去了。

    走在齐妃身边的一个嬷嬷手里还端着一个精致盘子,上面放了一个高颈酒瓶和一个高脚夜光杯。

    这是鸩酒?

    齐妃想毒死黎沅梨!

    是不是之前黎沅梨的毒也是她下的?

    夏叶一瞬间明白了所有事,想着自己就这么鲁莽地跑过去阻止,大约还会陪着黎沅梨再死一次。

    怎么办?

    夏叶绞尽脑汁,唯一想到的也只有祁祤了。这个时候,也就只有皇帝能救她了。

    皇帝在哪里?祁祤在哪里?

    两军交战,祁祤还在前线打仗,根本不在皇宫里。

    如果她现在跑前线去找祁祤,估计再回来的时候黎沅梨已经归天了!

    她急得焦头烂额。夏叶打消了往前线找祁祤的打算,灵光一闪,她飞快地往祁祤的御书房跑去。

    御书房门口有两个小太监守着,见到夏叶来,连忙喝问:“什么人!”

    夏叶背着双手,趾高气昂地走过来:“我是夏叶,给你们梨贵人治病的那个,夏神医。”

    “夏神医?”两个小太监似乎有所耳闻,但还是露出狐疑的目光看她:“你不在梨贵人那里照看,跑这来做什么?”

    夏叶道:“梨贵人的药方里需要一种名贵的药材,你们太医院说需要皇上批准才可以,所以我来找你们皇上。”

    小太监说:“皇上不在。”

    夏叶很为难的样子:“可是我现在必须得到皇上的信物,让太医院给我派药,不然的话耽误了梨贵人的救治你们担待得起么?”

    小太监一脸懵逼,耽误了救治跟他们有毛线关系?

    但是被夏叶严肃的口气吓得一时愣住,面面相觑,夏叶很烦躁很紧张的样子道:“你们让开!我进去拿一件皇上的信物到太医院拿药,一会就给你们送回来。”

    “不行!”小太监反应过来,感觉夏叶是个骗子,两个人立即上手要来抓她。

    就这时,“砰!”的一声,烟雾缭绕,两个小太监顿时躺枪,躺在地上晕过去了。

    夏叶拍拍手,小小地得意了一下,就去开御书房的门。

    挖槽了!门上锁了!气得她一脚往门上踹。踹不开。

    说不得只好拿点炸药炸开了。

    还好她当时在祁连山炸山的时候,顺手弄了点炸药粉用小竹筒装了放在身上,她本来是想用来研究制作烟花的,没办法只好拿来当炸药使了,只是不知道好不好使,没办法只好赌一次了。

    她摸出火折子,把小竹筒点着了,放在御书房门口,自己则飞身躲开。

    “砰!”一声,御书房的门炸开了。

    她万分庆幸,连忙跑进去胡乱寻找,可是毛也没找到,挖槽!夏叶忍不住想骂人,她废了这么大劲啊好么,什么都没找到,她拿什么救人?

    也就在这时,外面一大队的御林军跑过来,御书房发生爆炸,当然引起了轰动。“什么人!”一边喝喊一边往这边过来。

    夏叶灵机一动,飞快闪身出去,她的速度本来可以很快,但就在和御林军打照面的时候放慢了速度,让他们可以看见自己逃跑的方向。

    “快追!”御林军立即发现了她,狂追而去。

    夏叶一路往黎沅梨的月华宫而去。

    刚到宫门口,就听见里面齐妃的声音冰冷下令:“给我灌!”

    挖槽了!这是强行要灌毒酒了!这个可恶的女人!

    月华宫的门是关着的,她也不管了,直接就用身体撞了过去,索性这门早已破败不堪,她借着身体惯性的力量撞过去,一下就被她给撞开了,她噗通一声摔了进去,直接往那一堆宫女太监身上撞过去。

    那些宫女太监没有防备,被她撞了个正着,就像骨诺米塔牌一样倒了一片,一时间整个院子里都乱成一团。齐妃阴沉着脸喝问:“怎么回事!”

    夏叶从人堆里抬起头来,往黎沅梨那方向看去。只见黎沅梨被两个粗壮的嬷嬷一左一右架住了身子,一个老嬷嬷手里还端着酒,这几个人离得远,刚刚骨诺米效应的时候没有殃及到他们,但也让他们停下了灌酒的动作。

    夏叶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

    齐妃看清是夏叶,脸色比刚刚更阴沉了几分:“你怎么会在这里!”她明明派人去暗戳戳地杀了她!

    夏叶神色故作轻松地爬起来:“齐妃娘娘真是未老先衰、啊呸说漏嘴了,是贵人多忘事,您忘了我可是皇上钦点的神医,专门照顾梨贵人的?这里是梨贵人住的地方,我不在这里会在哪里?倒是齐妃娘娘纡尊降贵,放着高大上的椒房殿不住,跑到这里来乘凉了哈!”

    齐妃那张涂满了各种化妆品的脸阴沉得能能滴出墨水来,咬牙切齿地说:“既然你没死,还敢送上门来,那么你就和这个贱人一起下地狱去吧!”

    她袖手一挥:“来人,也给这位神医赏一杯鹤顶红,让她到黄泉去伺候梨贵人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