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丫的,事实就是这样的!沅梨也是聪明,不知道炸毁御书房是怎么回事,却能在三言两语之间把事情给串联上,不但说出了自己的处境,还把夏叶的危局给解了。

    夏叶松了一口气,盯着皇上看,只盼这货能够明辨是非,还原事情真相。

    祁祤却是生性多疑,谁都不信。沉吟了一会,眼睛在大家身上来回扫视,最后做了个决定:“来人,给我搜。”

    “是!”他带来的几个太监立即在全场搜起来。

    齐妃那边的丫鬟太监开始慌了。他们手里有毒酒来着,如果被搜到毒酒,不就证明了黎沅梨的话是真的了么?

    太监很快就从嬷嬷手里搜到了毒酒的酒瓶,“这是什么?”他刚刚发出疑问,手才要触及那个酒瓶,那个嬷嬷一慌,忽然把瓶子举起来,对着自己的嘴就灌了进去。

    众人一阵错愕。

    那嬷嬷喝干了酒瓶了的酒,摇摇晃晃地跪倒在皇上面前,笑得万分渗人:“皇上,齐妃来这里,是为了看望梨贵人,没有什么毒酒……”

    嘴角溢出鲜血,砰一声倒在地上,悄无声息。

    事实已经不用多说了,一切真相大白了。

    不作死就不会死的实力证明。

    齐妃捂脸,哀嚎自己怎么会有这么蠢的手下?

    “毒妇!是你给沅梨下的毒!”祁祤声音满含杀气,阴测测地开口,他不是问,而就是确定。

    这个齐妃,不仅上次给黎沅梨下毒,这次还想置她于死地!

    齐妃一看事情兜不住了,索性也豁出去承认了。

    “是我给她下的毒又怎样!你忘了她可是黎佑晟的妹妹!黎佑晟现在还在城外,包围了我们,你却要立她为后!我不答应,我决不答应!”齐妃睚眦欲裂,一双明眸怨毒地瞪着黎沅梨。

    “既然如此,你便给朕,住到冷宫去。”祁祤气急,但终究是留了一点余地,没有直接赐死她,而是下令:“来人!伺候齐妃到冷宫居住,没有我的命令,不得擅自出宫。”

    “是!”几个丫鬟太监很快就拖着齐妃离开。齐妃不肯走,一直挣扎着,然并卵,那几个丫鬟太监力气大得很,不一会就拖着她走的没影了。

    终于真相大白了,黎沅梨松了一口气。夏叶却没有这么轻松,新的问题有来了。

    解决掉齐妃这个大威胁,但怎么救出黎沅梨却是个问题。

    “沅梨,没事了,有我在,我会保护你的。”祁祤扶起黎沅梨,满含温情地说,和刚刚对齐妃时的态度判若两人。

    黎沅梨低着头,一副谦卑恭顺的样子:“谢谢皇上救命。”

    她有些脚软,但还是扶着皇上一起进去,坐到床边去。她此刻变得非常柔顺,就像被雨露滋润了的花蕊一样,对祁祤有了一种不由自主的依赖。

    祁祤把黎沅梨扶上床,接着对跪在地上的夏叶道:“起来吧。”

    虽然齐妃确实是要毒死黎沅梨,但他对“夏叶炸毁御书房是为了救梨贵人”的话却不怎么相信。他开始怀疑夏叶真的是黎佑晟那边派来的。

    祁祤阴沉鹰隼般的眼盯着夏叶看,没有个明确的态度。

    夏叶心里发虚,只觉得大热天的,自己冷得发抖。

    黎沅梨也看出情况不妙来,依偎在祁祤身上娇柔地说:“皇上,我头晕……”

    “既然如此。”祁祤这才回过神来,对夏叶道:“便让夏神医给你把把脉。”

    夏叶立即恭顺地进来,给黎沅梨把脉,一番装模作样地出了一张诊断书,胡乱开了一张药方,道:“梨贵人身体本就虚弱,再加上刚刚受了惊吓,所以才会如此,按照草民的药方着水煎服,三天就能好。”

    黎沅梨身上的毒早都解了,这样做都是给祁祤看的。显然祁祤也相信了,立刻让人去给黎沅梨煎药,精心服侍两三天之后,黎沅梨终于“病好了。”

    还好因为前方战事的原因,再加上黎沅梨的刻意讨好,祁祤虽然对夏叶防范,但终归没有再做出什么决定,夏叶一如从前一样留在黎沅梨身边照顾她。他们从之前住的破败月华宫搬到了之前齐妃住的椒房殿,物质水平提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但这几天,他们还是没想到怎么逃离这处宫殿。

    第五天的时候,祁祤又来了。

    他看起来形容憔悴,好像几天没睡觉了。也是,城外强敌环饲,随时都有可能破城,他怎么会睡得着?

    但是他看见黎沅梨的时候,还是微微笑了一下,坐到她身边温柔地握住她的手问:“身体可是全好了?”

    黎沅梨点头:“谢皇上,全好了。”

    对黎沅梨的温柔转变,祁祤显得很受用,立即道:“既然爱妃没事了,那我们择日便举行封后大典。朕要你,成为朕的女人,名正言顺的。”

    黎沅梨一怔:“皇上!我……”

    “怎么?不愿意?”祁祤沉声问。

    “我……”黎沅梨当然是不愿意的。她们时刻想要逃开这座该死的宫殿,哪能这个时候跟祁祤成婚?、

    夏叶此时走进来,听见黎沅梨的回答,祁祤好像动怒了,立即跪倒在地说道:“皇上,梨贵人是太过高兴,立后是至高无上的荣耀,她怎会不愿意,是吧,梨贵人!”她说完还朝黎沅梨挤眉弄眼。

    黎沅梨看懂了她的暗示,不太甘愿地点点头。

    “这就好。”祁祤心情骤好,大手一挥,赏赐一件接一件地送进来,全都是价值连城的东西。但黎沅梨显然对这些东西不怎么感冒,强颜欢笑地谢恩,送走了祁祤,病恹恹地歪在床上看夏叶:“你为什么要替我答应?是不是把我嫁给祁祤,你就能称心如意,和我的佑晟哥哥在一起了?”

    夏叶:“……”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果然掉进爱河的女人脑子都一定程度瓦特掉了。

    夏叶解释道:“你之前可是说过,祁祤的寝宫里有密道啊,可是我们没有办法进去。为今之计,只有你嫁给他,我们才有一丝机会。”

    她这样一说,黎沅梨才恍然大悟。这计划虽然狗血,但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

    封后大典隆重举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