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492章 以自己想要的方式死去
    黎沅梨穿着皇后朝服和凤冠,仪态万千地被搀扶着走上铺满红毯的石阶。石阶尽头正是穿着龙服长身直立的祁祤。他背负着双手,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抹淡笑,看着石阶下的人儿缓缓走向自己。

    黎沅梨的手心都出了汗,握着夏叶的手微微颤抖。

    夏叶回握住她的,给她安定的力量,悄悄说:“不要紧张。”

    黎沅梨深深吸了一口气,在夏叶的陪伴下缓缓走向石阶尽头的男人。

    她的手藏在袖子里,手心握着一把尖刀。她不愿意嫁给祁祤,她想要找个机会杀了他!

    她偷偷看了一眼夏叶,夏叶不知道这事。她知道如果告诉夏叶她的计划,夏叶一定会阻止自己的,所以她没有说。

    不管成与不成,她都要做,反正如果不成功,她的下场也不过是个死。

    距离越来越近,石阶上的男人笑容越发灿烂,眼中的柔光也越发清澈。

    他缓缓走下来,想要从夏叶手中牵过她的。她的手握着刀柄,就要往前送去。

    斜刺里忽然冲出一个人来,重重地将他们撞开。

    黎沅梨冷不防失去平衡,整个身体向下倒去。

    “小心!”夏叶眼疾手快闪电扣住黎沅梨的手腕,将她拉住。

    “齐妃,你疯了!”祁祤气得大吼。他想冲过来到黎沅梨身边,却被那突然冲出来的女人挡住去路。

    竟然是齐妃。

    齐妃此刻很狼狈,再也不是从前容光焕发盛装打扮的样子,身上只着一件白色的中衣,头发只用一根簪子挽着,素颜朝天的就这么冲过来了。

    “我没疯!祁祤!我来,只想要你一句话,就一句。”齐妃的脸上挂满泪珠,那双善睐明眸闪动着不可置信的伤痛:“祁祤,你可曾爱过我,哪怕一瞬间?”

    祁祤眼神阴沉:“疯女人!”

    齐妃进入癫狂状态:“到底有没有,你说啊!”

    祁祤很干脆,不带一丝感情:“没有。”

    齐妃不敢相信,愣愣地看着他。这个男人,她爱了一辈子,从小的时候第一次见面开始就发誓要嫁给他,要站在他身边,陪着他凄风苦雨坐看山河的!

    就连这次他会顺利逼宫,也是她的娘家势力拥戴的,没有她,他不会有今天!

    可是为什么会这样!明明她才是他的原配夫人!她陪伴在他身边整整十年了!为什么到头来,他登基为帝,却要立别的女人为后!

    不!

    “祁祤!你是我的男人!我决不允许别的女人占据我的一切,绝不!”她忽然拔了发间的簪子,疯了一样朝黎沅梨冲去。

    夏叶想要拉开黎沅梨已经来不及了。

    眼睁睁看着那一根如针尖一样的簪子,刺过来。

    画面就此定格。她的簪子在距离黎沅梨眉心三寸处停止,再也无法往前进半分。

    她的眼睛睁得很大,黑白分明间,那种无法言说的疼痛弥漫开来。

    祁祤站在她的身后,他手中的长剑没入她的后背,贯穿她的心脏。

    剑尖带着一串鲜红滴落,她慢慢低头,看着那剑尖的鲜红,勾唇。

    祁祤猛地拔出长剑,齐妃没有了支撑点,身体慢慢倒了下去。祁祤没有躲开,接住了她。

    她缓缓抬手,触摸上祁祤那张英俊的脸,笑得万分凄凉:“真好,我总算没有失去你。我终归还是死在你的怀里。祁祤,谢谢。”

    她举起手里的簪子:“知道吗?这根簪子,是你遇见我的时候,送给我的,我一直珍藏了这么多年,可惜从今以后,再也握不住了……”

    手渐渐松开,簪子掉落,清脆之声响彻空旷的大殿,带着一股刺耳的空洞声,刺痛了每个人的心房。

    “希儿。”祁祤抓着她的手贴上自己的脸,一直冷漠无温的脸上终究是染上了一丝动容的神色。可惜他的动容太迟了。

    “真好,你还记得我的名字。”齐妃悲凉一笑,她的手渐渐无力,缓缓落下,一直蹙着的眉心也缓缓舒展开来,缓缓闭上眼睛,眼角一滴清泪掉落。

    成也萧何败萧何。齐妃爱的太苦了,她终于是用自己的方式永远留住了自己的爱情。

    黎沅梨眼泪绷不住,趴在夏叶怀里呜呜哭了起来。

    齐妃固然可恶,可她又何尝不是个可怜的女人,她的一切罪恶的源头,都是因为爱。

    夏叶四十五度角抬头看天。楚承德,你可知道,我也如齐妃深爱祁祤那样,深爱你?

    只是我同她不一样,她得不到,宁愿毁掉,而我得不到,只好远走,成全你。

    齐妃死了。

    她用自己的方式把自以为的爱情永远留住,却在别人的戏里落了幕。

    祁祤的动容并没有维持很久。他很快让人把齐妃抬走,而封后大典继续进行。

    黎沅梨都惊呆了:“皇上,齐妃她才刚刚……”

    祁祤笑了:“她走了,是她的福气。黎国岌岌可危,我们每个人都随时有可能死去。她用她最想用的方式走,难道不是幸福么?”

    黎沅梨无话可说。她觉得这个男人疯了。

    但是她无计可施。

    手心握着的匕首颤抖着,她在犹豫是不是要现在就冲过去刺死他,即使刺不死他,也能成全她以自己想要的方式死去。

    手蓦地被夏叶握住。夏叶发现了她手心的匕首,连忙握住了她,摇头示意她不可轻举妄动。

    她扶着黎沅梨的手,做了个小动作把沅梨手里的匕首拿走,然后不容沅梨的反抗把她的手交给了祁祤。

    封后大典继续进行。

    气氛顿时没有了之前的欢快隆重,而是变得有些沉重,带着一种像是死亡的哀鸣一般,每个人的心情都不是那么愉快。

    祁祤牵着黎沅梨的手,缓缓走上龙德殿,那是皇帝上朝的地方,最是空旷而大气宏伟。

    他们在龙椅面前停下,面对文武百官。

    夏叶不是百官,不能站在百官之中,只好站到偏僻之处,和几个太监站在一起。

    他们就要行礼了。

    就在这时,殿外忽然传来一阵加急的唱诺:“皇上,不好了!明王攻进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